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马桶轶事
作者:姚建生  发布日期:2021-06-01 20:51:48  浏览次数:118
分享到:

说起上海旧式马桶,我印象深刻,不但见识过桶,还艳遇桶上坐莲。

1971年7月,我父亲带我回安徽祖籍探亲,路过上海将我留在上海舅公家小住。我舅公是过来人,家有妻妾两室。原配与孩子们住在较远的地方,舅公和小妾住在重庆路的一栋小楼。小楼原本的结构是楼上两睡房,楼下客厅厨房。后来改建,分隔成四单元,楼上两户,楼下两户。舅公拥有楼上的一个单元,实际上是一间十来平方米的睡房。

楼上两户门对门,相隔一两米。连接楼梯的过道昏暗,不开门基本看不清楼梯过道。舅公的房间架了半截阁楼,阁楼是床,地面是厅。阁楼下立不起身,摆张长板凳坐下倒也不妨。所有的空间都被充分利用,犹如精致的鸟笼,可跳上跳下,进退无碍。七月是盛夏,穿个背心都感到热,晚上我睡在那张长板凳上几乎整夜打赤膊。

那时候我舅公他们要上班,一早他们走后,我趁凉快又躺回去睡懒觉,直到内急憋不住才起来。马桶就在墙角,雕花刻字,漆色深沉,看似有一定年代。桶盖边镶着锦缎封条,防沼气外泄,避遗物露馅。

望着这个颇有古风人味的盛遗之桶,还真有点不忍往里拉撒出恭。倒不是因为顾及它的木雕工艺,而是担心锦缎封条驾驭不住咱那大号野味,生怕逃逸出来坏了寓斋氛围。

重庆路位于租界附近,离外滩不远,出门便是店铺商场。这么繁华的地段在广州一般都有公共方便之处。上海文明开发全国之首,总不至于让人三急无门,叩天无路吧?我决定忍住出门,外出找地方撒宝。

开门瞬间,绝景扑面,艳色袭人,一位妙龄女郎正坐在马桶上坠茵落溷,宛如观音坐莲,悠哉悠哉。事后我才知道她是对门上夜班的女工。她知道隔壁这对老人一早上班,干脆把马桶拎到过道处方便,反正过道没人,敞开无妨。她大概也有我那种顾虑,为保持闺室馨香不变,不惜委身门外。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撞上我这个冒失的青头仔。

四目对视,时空停滞,就好像电影里的定格,双方都不知道该干什么。突然,她把手上的书挡在胸前,慌乱中不知护左还是护右。下面挡不挡都无所谓了,反正我脑袋瓜空白,连带眼睛也懵瞎。虽然她裤子退到膝盖,除了白花花的大腿我什么都没看到。

随着她一声尖叫,我顿时清醒,怎么好意思对着衣冠不整的女郎发呆?赶紧退回房间,猛地关上门。这事太突然了,以至我仓皇应召,不知所措。片刻后外面恢复平静,我贴着门,想听听她还在不在,结果听到我自己砰砰心跳。如此心急如焚,原来是忘了出门要办的事,内急攻心呀。现在好了,门不敢出,事却要办,只好学mmexport1601817006740.jpg她一坐尽人事。

别以为你会蹲就会坐,蹲与坐,形态不同,力道有异。蹲有腹压助力,泻注自成。坐则腚眼受阻,力不从愿。况且那不是新式坐垫,狭窄的桶边,行便还得有技巧。从未坐过的我使尽奶力,出货半截香肠,好不容易等到大宗货物出柜,却怕弄出声响,二次骚扰对方。

如此这般,一场出恭大戏让我粉墨登场,几近疯狂,着着实实领略了马桶异彩,坐莲风情。可谓百不一遇,是我十多岁人生第一次拨云见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