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云雾山中绘瑶寨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1-06-04 12:08:12  浏览次数:68
分享到:

在大庙口林场住了一晚,我第二天早早起床整理好画具和行装,准备骑车进山。刚一出门,就见小蒋急匆匆赶来送行了。她披散着头发没作梳理,清秀的脸上透出一丝倦意。我瞧着她的模样,心里感到过意不去,就说自己这次来给她添麻烦了。她听后一笑:“这算什么麻烦啊?如果你不是来这里画画,恐怕请都请不来呦!”她递给我一个塑料袋,说里面有几块热过的糍粑带着路上吃。

小蒋指着远处一座云雾缠绕的山峰告诉我:那就是紫云山。她说去那里路途曲折坎坷,人烟稀少,沿途可得要多注意安全;从这里往前行走三个来小时就会到达“紫云乡”。那里居住的人不多,大多数是瑶民;从紫云乡再往前走一段路程,有一处不大的村子。路旁有一座红砖砌的二层楼是她伯伯家,可以在那住宿,有什么事也方便联系。……见她如此热心叮嘱和对山区格外熟悉,我不禁好奇地问她:你莫不就是瑶家妹子?她爽朗笑道:自己正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瑶家妹子。
  告别小蒋,我骑车沿着崎岖的山路驶向紫云山。山区初春的清晨稍有寒意,四周的山峰、田野和树木都沉浸在灰蒙蒙的雾气里,宛如一幅韵味十足的水墨画。我知道山里人有迟出晚归的习惯,这一阵独自走了四、五里的路程,除了偶尔听见远处村舍传出几声鸡鸣和狗吠,竟然没见到一个行人。此时感觉身上冒汗,肚里也有点饿。我停车脱掉外衣,取出临行前小蒋给的糍粑,边吃边推着车子继续往前走。大约十点来钟的时候,我到达了紫云乡。这是一个位于紫云山中部仅有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子。

我在一个挂有供销社招牌的院子旁停下想休息一会儿,正在打量院门旁供销社牌子的时候,忽然听到院里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不由心里一阵犯疑:这深山老林地方,怎么会有人认识我呢?连忙侧身朝院里望去,只见有个男人正在打量自己。我觉得这人也挺面熟,仔细一瞧,嘿!他竟然是一位老同学!巧合地是他也姓蒋。我快步进院与他握手,惊喜问他:“你怎么会在这儿呢?”他说自己在这里负责供销工作,然后又一脸茫然地问我:“你怎么跑到这来了?”我说到这来写生,打算休息一下再往前走。他挺佩服我的行为,执意要留我住一晚再走。我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说自己返回时再在他这住一晚。见我执意要走,老同学也不再挽留。他告诉我:越往山里走人烟越稀少,即便有村民的话,也多半是瑶民,不便交往。如果要住宿的话,往前方行驶十余里处有一个四、五家的村落可以居住。那里比较安全,而且还有他熟悉的人。 

听他这一说,我将自己昨晚在大庙口林场住宿和今早上小蒋叮嘱的话说了下。他一听就乐了,说自己不但认识林场的小蒋,就连她那个伯伯也都认识。他说小蒋的伯伯人不错,还正想介绍我去他家住呢。与老同学分手时,我问他是否见到过“连香树”?他摇摇头说没见过,也只是听人说说而已。

告别老同学,我推着车子继续往前走。行至一座如同刀削的山峰下方,见路旁一处开阔地间有一个小村落。村庄不大,仅有几幢木板房和红砖瓦房依偎坐落在公路旁的树丛里。村后不远处有一条清澈的小河,哗哗的流水声在寂静的山林间十分悦耳。
  我在村边路旁果然见到了一座红砖二层楼。我停好车正要进屋询问,一位六十来岁模样的老伯迎面走了出来。我一问,他正是小蒋的伯伯。蒋伯知道我的来意后,热情腾出楼上一个房间让我住下。有了落脚点,我心里踏实了许多。吃过午饭,我站在阳台环视四周,只见群山围绕,树木葱郁,气息清新,鸟语花香,好一派紫云山阳春四月景象。

我为山里的秀美景色所吸引,一时顾不上休息,跟蒋伯告知了一下,然后带着相机和速写本,推着单车沿着崎岖山路继续往前方山区行走。

与刚进山的路面相比,这里的道路更为崎岖狭窄,根本无法骑车,只能推车行走。山路两旁悬崖峭壁耸立,树木茂盛,阵阵山风吹过,不由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在一条狭长的沟壑前,我好奇地停下了脚步。只见沟壑后方一座山腰间叠依着许多吊楼,布局规模像是一座不小的山寨。恰巧身旁有位山民路过,我向他打听山寨情况。他说那是一座瑶寨,里面居住的都是瑶民。听他这么一说,我一时兴起,萌发了立即去瑶寨的想法。可往前方一打量,不由犯难了。这通往瑶寨的山间根本无路可行,自己不可能扛着单车跨越沟壑去瑶寨吧?更不可能将自行车搁下独自一人去那里呀?发现这座别有特色的瑶寨对我此次进山太意外了!放弃了这一写生机会岂不遗憾?我将自行车停好,掏出本子对着瑶寨画起了速写。
  山区里天黑较早。约在下午三、四点钟时刻,太阳收敛了光芒。远远望去,此时瑶寨上空正浮着几朵余晖。山脚下缓缓漫起一层宛如纱巾的乳白薄雾,轻柔的向瑶寨上升腾。在山旁不远处,有几个背着背篓的瑶族妇女正赶着牛羊回归瑶寨。……这情景太美了!好一幅“世外桃源”画卷啊! 完成一幅速写后,见天色已黑,我只好恋恋不舍地推着车子返回。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眺望着暮色中的瑶寨,心中酝酿明天步行去那写生的计划 。
  春季山里夜晚格外寂静,时而夹带有几分寒意。深山里住户人家也有电视,可收视讯号不好。电视图像时常模糊,也还能隐约听到点声音。我与蒋伯一家共完晚餐,见他们一家人围着电视机旁看电视,自己便回到楼上房间写日记,随后又整理当天的写生画稿。望着画面上的瑶寨,我眼前又浮现出下午见到的那番情景,愈发坚定了自己明天去瑶寨写生的信心。

正当我欣赏画作和浮想联翩时,屋外电视气象播音员的话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播音员说:湘南一带在今后几天将有大到暴雨来临。……气象员的这一预报令我为之一惊!紫云山地处湘南,海拔较高,气温偏低,一旦暴雨来临,对我的出行写生肯定会有影响,更不要说去寻找什么“连香树”了,恐怕自己只能滞留在蒋家里无处可去了。既然如此,我只能放弃明天去瑶寨的写生计划,趁暴雨来临之前赶紧下山。

我立即下楼将自己明天一早下山的想法跟蒋伯说了。他乍听有些惊讶,以为我住这里不习惯才想着要下山。后来听我说是要赶在下雨前下山,也很赞成我的作法。他说山里下雨,一时半会晴不了,四处都是泥浆路无法行走。一旦山洪泛滥,人更是不好出门,只能待在家中。

我赶紧回到房中收拾行装,完毕上床休息,可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眠。我对即将来临的暴雨天气感到有些丧气,更对自己放弃第二天去瑶寨写生的想法感到懊恼。可一静心思忖,这未尝不是件好事。阳春季节,山区景色固然诱人,但外出写生一定要选择天气,否则事倍功半,徒劳而归。下次再来紫云山,我会选择秋高气爽季节。那时正值漫山红叶簇拥点缀,紫云山的瑶寨肯定也会是另番动人景象。自己不仅能写生拍摄到许多优美画面,兴许还会幸运在山中寻见那棵神奇的“连香树”。如此之行,岂不乐乎?

(于2021年6月改稿)


下一篇:墨尔本纪行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