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燕声呖呖海之南 2020年12月28日—2021年4月15日海南行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6-10 13:03:27  浏览次数:54
分享到: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汉乐府·佚名《有所思》】(译文:我所思念的人,就在大海的南边。我拿什么赠给你呢?这是一支玳瑁簪,上面装饰有珍珠和玉环。)

五峰如指翠相连,撑起炎荒半壁天。夜盥银河摘星斗,朝探碧落弄云烟。雨余玉笋空中现,月出明珠掌上悬。岂是巨灵伸一臂,遥从海外数中原。【明·丘浚《题五指山》】(译文:五指山就像翠绿的的手指一样,却掀起了炎热的海南的半边锅盖,所以海南才不会这么热。但是这双手也需要保养,所以五指山经常在银河里洗手,兴致来的时候还会撩拨撩拨白云和水雾。有时一场小雨过后,五指山又变成了美味的,哦不,青翠欲滴的竹笋,托着皎洁的明月。五指山又像巨灵神的手臂,开始在中原的版图上比划了。)

我想,我对海南的向往,除了在这些古诗词意境中神驰,还有就是天气原因了。

百度介绍:海南是热带岛屿季风性气候区。海南岛地处热带北缘,素来有“天然大温室”的美称,这里长夏无冬,年平均气温22到27摄氏度,最冷的一月份温度仍达17到24摄氏度,光温充足,光合潜力高。海南岛入春早,升温快,日温差大,全年无霜冻,冬季温暖,稻可三熟,菜满四季,是中国南繁育种的理想基地。

在这种近乎于完美的气候下,四季如春的海南双子星三亚海口,美丽渔村西岛、浪漫的蜈支洲岛、潜水胜地东海和天堂森林公园云云,无不时时撩动着我。

于是乎,2020年12月30日上午10.30分,我在重庆江北机场T3航站楼,乘飞机跨越莽莽群山,滔滔海水,于当日下午1.05分到达了三亚凤凰机场。

近3000里(1432公里)路程,仅仅150分钟就一掠而过。

遥想当年包括唐高宗太子冼马兼侍读刘纳言,唐代两朝宰相李德裕,北宋太祖时的宰相卢多逊和大诗人苏东坡等在内的中原杰出人士,犯事被流放于此的长途跋涉之苦,体会到生活在现代,真是幸福。

跨出机舱,漫天阳光扑面而来,自重庆出发时的一身冬装,当即成了包袱。

我从机场取箱后,不顾众多讶然又讪笑的目光,背朝墙壁脱下羽绒服,露出早准备好穿着的衬衣,又淑女般蹲下拉开箱包,把羽绒服装进去,再唰的拉上锁链锁上。起身转身抬头,却禁不住释然一笑。

站着,蹲着或背着脱衣(大多是羽绒服)的男女老少,多的是哦!

然后,哗啦啦!人流和箱包基本上,都是朝着就近的厕所卷去。毕竟,从重庆出发时谁都没一身轻,即便是大老爷们儿,也不好意思当众脱裤(里面都是防寒绒裤)解热的。

哗啦啦!人流和箱包又陆续从厕所涌出,卷向出口,稍会儿,在两个精神抖擞的海南保安面前,被迫停息:因为疫情,所有来海南的乘客,都需出示健康码。


上一篇:墨尔本纪行
下一篇:神舟,神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