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冰川湖畔的野餐
作者:海曙红  发布日期:2021-06-11 16:15:54  浏览次数:1437
分享到:

初秋的一个周末,挪威老师伊恩先生组织全班十二个外国留学生去特隆赫姆市北部的山林野餐。特隆赫姆市是挪威第二大港口城市,整个城市起伏盘踞在斯堪的纳维亚山脉。山中有林,林中有屋,木屋大多漆着红、黄、白各种明丽的色彩,远远看去,那些彩色木屋好象是挂落在青山绿树上的玛瑙宝石。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奔驰,很快掠过了山坡上错落有致的彩色木屋。 

进入林中车道后,汽车开始颠簸起来,眼中景色也随之变得丰富奇妙。车道两旁立着树干挺直枝叶繁茂的欧洲白桦、光叶榆和英国栎,爬满青苔地衣的树根旁长满了丛丛青草,里面夹杂着许多不知名的小野花。透过疏密相间的林叶,一汪汪银亮的清水不时闪现,景色幽然,宁静中夹着几分神秘,好象是格林童话世界里那个白雪公主曾经涉足过的树林。汽车停在林中小道的尽头,我们一个个兴奋地跳下汽车,眼前是一汪青翠浅亮的碧水。伊恩先生告诉我们,这是冰川湖,斯堪的纳维亚山脉中这样大大小小的冰川湖有很多。冰川湖,这名字听上去真够冰凉的,叫人想起冰天雪地的世界,冰川湖莫不是冰雪滞留在大地的产物?

冰川湖边长满了挪威云杉,湖水澄明如镜,清波不兴。飘浮的云朵、高耸的山峰清晰地映在水面上,好象世界万物都凝住了,只有山林的呼吸清晰可辨。我被这风光旖旎的山林湖水迷惑,恍然间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几个来自赤道以南国家的同学惊奇地耸耸肩膀,对着冰川湖吹了个带拐弯的口哨,踢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在石滩上。富于幻想的艾玛跑到湖边大树旁,伸开双臂拥抱树干,欣喜地高喊“我来了”。泰国同学清万在湖岸边找了几块平滑的石片,弓着腰,出手敏捷地把石片刀削般掷向湖面,石片轻快地跳跃向前,击溅起一圈一圈晶莹的水花。这游戏我小时候也曾玩过,记得每逢晴朗的星期天,父母若得空便会带我们姐弟去太湖边游玩,掷飘水石就是父亲教的,学会了就比试,看谁的飘水石点水点得最多、跳水跳得最远。

湖边有一座木屋,显然不如一路上见到的木屋那般多姿多彩,它保持着树木的原色,散发出树木的气味,一切都那么质朴自然。木屋临湖的一角有个带顶棚的阳台,或更象是观景的看台。主人是年过六十的汉森,他走到湖边,微笑着对我们表示欢迎,开口第一句话却是“请保护湖水清洁。”洪亮的嗓音象飘水石一样划过水面荡向远方。据说特隆赫姆市民们的饮用水都直接来自山林间的几个冰川湖,因此,每个到山林来野餐度周末或旅游度假的公民,都把保护湖水清洁看成是自己神圣的义务。汉森之所以常年生活在这远离闹市的山林湖边,就是为了日日夜夜守护湖水,不让秋天的枯枝落叶浮在水面,提醒游人勿在水上泛舟,经常清扫撒落在湖岸边上的鸟粪。他俨然像个冰川湖的守护神,虽说上帝和政府都没派他干这份工作,但人们都很敬重他。

我们来到汉森木屋的看台上,简朴的餐桌上已摆好主人备置的餐具。奇怪的是那些杯盘既不是陶瓷也不是玻璃制品,而是清一色的木头制品。我举起木头杯子与主人攀谈起来,汉森说,冰川湖周围常见有自然朽烂的树木,他平时就爱在山林间转悠,采锯枯朽的木段和树根,取其自然形态进行雕镂琢刻,待杯盘脱落成形,再稍事打磨加工,便制成了这绝妙的手工艺品。大家对汉森的木制餐具赞不绝口,纷纷从野餐大盖篮里取出啤酒、水果、面包、奶酪、熏鱼、香肠,把它们一一盛装在大大小小的木头盘子里。我们一边品味野餐,一边欣赏高山平湖,静静地不出声,谁也不愿打扰眼前宁谧的画面,似乎只有这样,心灵才能完全沉浸在美的享受中,而且惟有这样,才是名符其实的野餐。

冰川湖静静地躺在高傲的山林之中,默默地为树木输送水分,哺育着枝繁叶茂的林木。微风掠过,树林就发出呼呼的声响,在空旷的山谷发出回音,而冰川湖只泛起细细的涟漪,好象微笑时堆起的褶纹,我爱这纯洁谦逊的冰川湖胜过那挺拔高傲的山林。热情的主人给我们端上了一壶咖啡,一壶浓茶,一壶白开水,他是为款待我们这些异国他乡人,特地用冰川湖水烧沏的。大家都一反常态,既不喝咖啡,也不品红茶,连平日里嗜啤酒如命的“啤酒桶”们也把啤酒瓶推得远远的,争着去倒那壶白开水。冰川湖水清香醇美,带着丝丝甜味,在每个啜饮的人之眉心溢出了惬意醉意。水,是大自然神奇而宝贵的资源,是人类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养份。若地球上的水都象这高山冰川湖一样受人爱护,清亮纯净,世界该多么美好。


上一篇:神舟,神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