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10)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7-04 12:22:29  浏览次数:237
分享到:

桂珍双颊由白变红,晃了晃粗糙的右手:“行了,我手粗,别硌着你。你是教钢琴的?怪不得,这手指头要买保险吧!不像我们种地的,大老粗,手伸出来跟猪耙子似的。我知道你,我家男人介绍过你。”

南希一脸狐疑看着苟富贵,他慌忙抄起一瓶葡萄酒遮掩道:“孩子们都饿了,先吃饭,等孩子们离席,有话咱慢慢说。”

“我在飞机上吃过了,晚上减肥不吃饭。狗剩儿出来,我有话说。”菲菲冷冷地对狗剩儿发号施令。

“正好我也不饿,听听你有什么好话。”狗剩儿撸胳膊挽袖子紧跟着她到了院里。

“儿子,记着妈怎么嘱咐你的,别欺负女孩子,有礼貌哈。”桂珍生怕儿子惹祸。

“小孩子们过家家,大人别掺乎,来,咱们吃。”苟富贵捧给南希一杯果汁,递给桂珍一杯葡萄酒。

“来这旮没几天,喝上洋酒了?忘了咱公母俩在家只喝‘大泉源‘高度白酒?”

后院有一棵银杏树,十几米高,金黄色扇贝状的落叶铺满院子。大腿粗的枝干垂下两根粗粗的麻绳,系着一块踏板,微风来时,轻轻晃动。菲菲一时兴起,打起秋千。狗剩儿站在一旁,替她揪心,生怕她一松手,重重摔下来。

“傻站着干嘛?推呀!高点,再高点——”菲菲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秋千荡至高处,周围几家邻居的院落尽收眼底。左边院里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坐在泳池旁喝着咖啡,冲她摆手。右边院里狗窝旁一只又白又肥的阿拉斯加犬,看到一个陌生人在院墙那头起起落落,分明是在窥探自己的领地,于是乎瞪起眼睛,狗头随着她的起伏上下摆动,毫无节制地狂吠。菲菲得意地冲它摆手,阿拉斯加叫得更凶。夕阳斜下,夜幕很快降临。山风袭来,棕榈树叶子沙沙作响,树冠波浪般起伏涌动,菲菲打了几个寒颤。她跳下秋千,把系在腰间的上衣披在身上,鼻尖细微的汗珠闪闪发亮。

“悉尼的秋天真美!”菲菲好像是自言自语。

“跟我在网上看到的照片差不多。”狗剩儿望着夕阳出神。

“好多事儿和我预想的不一样。”

“什么事儿?”

“我设想了无数遍,梦里都想。爸爸妈妈一起来机场接我,我们一家三口抱在一起,我还可能掉几滴眼泪,周围的人一脸艳羡。可能会有一点尴尬,但为了让他们高兴,我豁出去这张脸了。可是爸爸没来,妈妈又——”菲菲一脸的失落。

“是啊!我爸看见我,抱都没抱一下,他都没拿正眼看我妈,就知道忙活做饭。我妈去年做了个手术,一直瞒着他,现在还大把吃药,陪我来是硬撑着。我爸这个态度,我妈今儿晚上又该偷偷哭了。”

“你有没有觉得,你爸和我妈——他们之间,有点古怪?”

“别瞎扯。我爸不是说他们一直合租嘛。”

“我没瞎扯。刚才在我妈的衣柜里,我看到好几件男人的衣服,床上还有两个枕头。”

“我妈说小孩儿别替大人操心,管好自己就行。你刚才说你妈有个外国老公是怎么回事?”

“别人家的隐私,别瞎打听。”

“你开的头。对了,你准备上哪个学校?”

“悉尼音乐学院,我是学钢琴的。”

“厉害!我就羡慕玩儿音乐的。未来的华裔钢琴家,朗朗都排在你后边,要不先给我签个名儿,省得以后排不上号。”

菲菲笑靥如花:“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哎!就怕我的英文过不了关。”

“有志者事竟成,还有我呢,我帮你补习。”

“真的假的?你普通话都说不利索!”

“我在咱们县城的中学,英语年年全年级第一,这回雅思Academic 6.5。”

“你可真行!你将来想学什么?”

“建筑设计。我爸盖了一辈子房子,就是不会设计。前几年出来,也是为了挣钱在老家给我盖房娶媳妇。为了我,他受老罪了。我妈说了,让我长能耐,将来好好孝敬我爸。”

“是,我妈你爸都不容易。所以,我刚才忍着,没冲她发脾气。”

“明天你们准备干什么?”

“不知道。我妈说她明天一天都有课,让我在家休息。”

“你妈如果放心,跟我们走。悉尼歌剧院、悉尼大桥、鱼市场、海德公园、唐人街,我查过自由行攻略,都存在了手机里。”

“好啊好啊,我想去音乐学院看看,这样学英文才有动力。丑话说前头,有事儿你得冲在前面,我一个女孩儿家……” 

月亮出来了,在西南方向,悉尼机场的上空,高过远处的树冠,银白色,又大又圆,周围的建筑树木清晰可见。一架民航客机,闪着红绿白三色夜航灯,像偷吃不死之药升仙的嫦娥,不慌不忙地掠过低空,奔向月宫。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