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十章 陷入困境的许立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07-09 15:12:01  浏览次数:163
分享到:

1.

下午六点,莎莉整理好接诊台上的文件和工作日志,她和诊所里的大多数人马上就要下班了。许立、格雷厄姆医生和瑞德芬医生,将继续工作一个小时。

等待中的病人还有好几位,比起繁忙的白天,傍晚时分的诊所也依旧忙碌。下午一场大雨把几日来的闷热一扫而光,这让莎莉甚感欣慰。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担忧却比上午更深了一些。从下午和格雷厄姆医生一起回来后,许立看起来便有些勉强,很明显他心事重重,却又强打着精神继续忙碌。

莎莉担心官司的麻烦没那么简单,可她却不便询问。然后莎莉又想到了安娜,想到了许立和安娜在圣诞节后旅行的计划,“但愿可以顺利解决,”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临走前的莎莉又看到了圣诞树背面巨大的礼品盒,她皱皱眉头,“Yuki……”她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推开诊所的大门离开了。

时钟在不停地走着,安娜终于打起精神,她草草收拾完厨房,享受了一会儿大雨过后的凉爽。把早上没完成的圣诞树布置的活儿做完,收拾妥当,准备好晚饭,然后开车去接下了舞蹈课的女儿。

艾米有些疲惫,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科学课最后一个论文今天完成交给了老师。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的肚子发酸发坠,这个月的月经提前了两天。艾米的下午在法语课老师的唠唠叨叨中好不容易熬过,身体的不舒服也让晚上的舞蹈排练缺少了应该有的快乐。不过,她已经习以为常,也毫不犹豫地坚持了下来。

安娜一见到艾米,就知道女儿来了月经。母女俩人吃过晚饭,安娜又特意熬了一碗红糖大枣姜汤。吹温了,把在房间里听音乐的女儿叫到花园里,两个人享受着晚间凉爽的微风,轻松地聊着天。

2.

在一个个家庭享用完晚餐,或者放松地散着步,或者催促孩子们洗澡睡觉,又或者夫妻二人边看电视、边随意闲聊的时候,许立刚刚完成一天的工作。

在诊所关门以后,他又和格雷厄姆医生按照惯例开了一个小会,总结了近一周以来的工作。格雷厄姆医生将于十天以后前往欧洲,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度假活动,这是他每年形成的习惯。在和许立的工作会议结束时,格雷厄姆医生表示,案子有任何进展、任何时候需要他出面,他都会提前结束假期,回来支持许立。

话说到这份上,许立倒也颇为感激。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格雷厄姆医生没有一句指责的话,他毫不犹豫地请来了曾经的金牌律师格兰特。虽然他们是朋友,但许立明白,律师费是不会因为友谊而免除的。更何况,案情虽然不至于导致诸如被吊销医师执照、巨额赔偿一类的后果,但未来将面对的一切都飘摇不定,这才是最折磨人的地方。

对于明年的规划,许立和格雷厄姆医生的讨论却不怎么顺利。之前打算和背面的药店一起合作,开办几样健康测评,包括骨密度、肥胖指数等,格雷厄姆医生不置可否,似乎兴趣不大,倒也可以理解为默许。但是,当提到加设牙医诊室时,格雷厄姆医生却坚决否定了,理由是诊所的面积有限。

许立因此而不怎么高兴,如今的市场竞争这么激烈,没有多样化、全方位的医疗服务,诊所的竞争力就会大打折扣。他当然明白,作为专科医生的格雷厄姆,这间诊所只要能够正常运营,钱赚多少并不重要。他认为缩减一间诊室,让一名全科医生离职,来换取一项牙医服务,是一件即不人道、又麻烦费力的事情。

如果是平日,许立定会努力为自己的建议争取机会,但是这一天对他而言,已经够受的了。诊所是格雷厄姆医生出资,自己只是技术入股,负责全面管理。既然他不为所动,自己便也失了斗志。

“Lam,放宽心。首先,你要想清楚即便自己的判断被误导,你已经尽力了。医生不是神,不可能永远正确。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剩下的只能交给上帝。”

“其次,格兰特经验老道,虽然现在我们不便贸然接近原告,但是他会想办法拖住法庭,通过AHPRA的正常程序和法庭交涉。马上就到圣诞节了,没人喜欢打官司。这个案子肯定可以拖到节后,甚至是新年以后。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相信格兰特一定会挖掘出新的有利证据,或者想出制胜的办法,让对方主动放弃。”

“就算最不济,我们不得不面对媒体的炒作,你也不妨考虑休假,干脆回去看看父母和家人,避避风头也是好的。”这是格雷厄姆医生最后的话。

时间已经不知不觉间到了晚上八点多钟,下午早些时间安娜发来的短信早被他抛在脑后,他整个人被工作填得满满当当,被案子搅得心神不宁,这让他觉得精疲力竭。

关上电脑,许立又浏览了一遍第二天的工作日志。他的眉头深锁,无奈地摇摇头。这一天因为官司积压了不少工作,更何况,案子的情况又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3.

除了日常接诊、安排诊所的一应事务,许立还有一项更加艰巨的工作,那就是对每一位员工进行年度综合评估。在第二年的二月份结束之前,要完成年度奖励、工资涨幅评估和实施,还有可能出现的人员更换。

要知道,在澳洲能够成为全科医生的人,都算是相当优秀的。他们有些人会选择在诊所里打工,大多数都将自己的工作时间分配给几家不同的诊所;另外一些医生,与许立一样,不甘于给别人打工,为了将来自己能够开办诊所而积累经验和寻找机会。

作为一间已经在经营中的诊所,保持就诊医生的稳定性相当重要,因为患者大多喜欢长期保持同一位家庭医生,尤其是他们满意的医生。

除此之外,许立最近也有更加头疼的事情。这里不断增加的居民人数,尤其是亚裔移民数量的增长,在带来了巨大商机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仅仅不到半年时间,在周边一公里的范围内,新开张的诊所达到了五家。大家各出奇招,以吸引更多的病人。同时出现的,还有药店、中医诊所等等其它类型的医疗服务机构。

在许立诊所隔壁的物理治疗中心,当年的病人流失率高达30%,原因是新开张的其它理疗中心增加了针灸、推拿按摩和自然疗法,价格低廉,营业时间长,这让传统的西医理疗逊色了不少,市场被迅速抢占。

许立工作的诊所开业已经有七年多的历史,算是这里资格比较老的诊所,拥有一批固定的老客户。许立本人在病人中的威信和口碑很好,另外的几位老资格医生也是诊所的中坚力量,总体而言还算稳定。

但是,许立也发现了诊所的一些欠缺,所以他打算明年一定要找到一位医术精湛的亚裔女医生,虽然难度不小。再有就是聘请心理咨询师,开设更多、更专业的疾病筛查项目,等等。不断给自己设立目标,并一一实现,他喜欢这种成就感,这是单纯做医生感受不到的。

一想到这里,他便有一种无力感。和格雷厄姆医生在诊所发展方向上的分歧已经越来越明显,他虽然不肯承认,却也忍不住心烦。

事情太多,还要保证日常的正常出诊和医疗质量,对于已近天命的许立而言还是有很大的压力。而且,他并不承认自己是崇尚“事业第一”的工作狂,对于家庭、亲人和朋友,他也想尽量抽出时间来陪伴。

看着这周的工作总结,许立只觉得心浮气躁,上星期刚刚处理完一件医疗纠纷投诉,最近诊所的工作很有些不顺。

那是一名患重度哮喘的病人,在就医后被布洛克医生放过,仅仅给予了常规的检查和治疗。虽然没有违反医疗操作的规范,但是,他也没有叮嘱病人需特别注意,避免接触各种有可能引起哮喘发作的过敏源。

结果病人在离开诊所后,前往花卉市场购买花草,而这名病人之前主要的过敏源是虫螨而非花草。

可是这一次,当他在市场里挑选花草的时候,突发哮喘急性发作,幸好他及时用药,并立刻由家人送往急诊。

布洛克医生已经在诊所工作了五年,资历和经验都相当优秀,却发生了这样的医疗纠纷。幸亏病人没有进一步追究责任,只是口头上进行了投诉。

想想才刚几天之前,许立还那么严厉地批评了布洛克医生。如今,他却面临着严重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诉讼。看着就摆在一旁的案件卷宗,他的双手突然轻微地抖动起来。

许立立刻双手紧握,可越是这样,他的手越难以控制。几乎在同时,内心深处竟然有一个声音响起:“就一杯,不碍事的!不用担心,大不了医生不做了……”

他弓下身子,带滑轮的办公椅往身后退去。许立摘掉眼镜,把前额抵在办公桌的边缘处,开始一下一下地往桌子上撞。他用力并不大,但“砰砰”的撞击声还是在空荡荡的诊所里放大出去。没一会儿,他的前额红了一片,几缕头发耷拉下来,盖住了眼睛。

如果此刻有人看到他的样貌,一定不会相信这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医生。不过,谁又说得准,接下来许立还能不能继续做名医生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