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12)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7-10 11:36:10  浏览次数:167
分享到:

太阳出来,洒满客厅,照在沙发上绻缩着的苟富贵的脸,暖暖的,有些刺眼。朦胧中,苟富贵听到街上汽车“哗哗”经过的声响,还有阵阵香气袭来,一只温柔的小手摩挲着自己的面颊。南希打扮停当,蹲在眼前,笑眯眯地看着他。

“大清早起来,穿这么整齐,干哈去?”苟富贵小声问道。

“跟地产经纪约好了,去Parramatta看房,然后谈谈装修的价格,可能晚点回来。”

“开分校?装修还用找人?我给你干。”

“你老婆来了,好好陪陪她。我闺女说今天要和你儿子坐火车进城去玩儿,你和你老婆旧梦重温,小别胜新婚。我给你弹的是莫扎特的小夜曲,你老婆可是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小心你的老腰……”南希嘲讽地指一指桂珍的睡房,转身出门去了。

苟富贵口中干渴艰涩,挣扎着起来喝了一大杯凉水。

 

“爸,您醒啦!昨晚您真没少喝,自己干了一瓶老白干。”狗剩儿和菲菲从门外进来,俩人小脸红扑扑的,透着朝气蓬勃。

“你们干嘛起这么早?坐了一天飞机不累?”

“我们不累,天一亮就醒了。”菲菲冲狗剩儿挤眉弄眼,撺掇着他。

“爸,我妈说今天不想动,歇不过乏来。我和菲菲商量,想一块出去玩。”

“你们刚来,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不能乱跑,等过两天我们带你们出去。”

“网上悉尼旅游攻略我都看过,地图印在脑子里。雅思6.5可不是吹的!我们刚刚遛早已经找到了火车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您让我们锻炼锻炼……” 狗剩儿信心十足,菲菲也一脸的哀求,楚楚动人。

“好吧,千万注意安全,手机开着,别回来太晚,给你们拿点零钱。”

两个孩子欣喜若狂,进屋抓起背包,一路小跑出门游逛去了。

屋里院外悄无声息,只剩下宿酒未醒的苟富贵和一声不响的桂珍。

 

天蒙蒙亮那会儿,桂珍才睡下。

苟富贵不胜酒力,她万万没有料到。这小子过去身体赛牛犊,刚结婚那会儿,一个人整一瓶大泉源,还能接着在炕上跨马扬鞭,驰骋万里。现在或许是上了年纪,或许是在外漂泊多年,风餐露宿,身体落下亏空。为了家和儿子,他也不容易,有些事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世界上哪有猫儿不偷腥。钢琴老师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瞅她细皮嫩肉风情万种的狐媚样,富贵肯定遭了她的毒手。不过今天初来乍到,不是揪他小辫子的时候,等着看他如何向自己坦白。这小子有个犟脾气,不能和他撕破脸,要以柔克刚。看在这些年夫妻的情分和给他生了狗剩儿,他也不至于翻脸无情。狗剩儿呼噜山响,嘴角挂着笑意。这孩子从他爹出国那一刻,就盼着来悉尼找他爹,现在终于如愿以偿。我和富贵经历的艰难和离别,都是为了他能健康成长,前程似锦。只要富贵能为儿子的未来铺路,有些事我也不得不让步。张家山,这狗日的,脚底下抹油跑得倒快,回头老娘再慢慢跟你算账……悉尼的夜真长,“嗡嗡”的汽车轰鸣不时响起,吓得老娘心惊肉跳。瘪犊子玩意儿!难道他们不知道街坊四邻要睡觉?难道他们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不如老家的夜安静。现代人真的了不起!我们早上还在北京,飞呀飞,天刚擦黑,就飞到万里之外的南半球。搁过去,船要走上几个月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那才叫煎熬。早知道这么便利,早就应该带着狗剩儿来找富贵,他也不至于独守空房,和那野女人媾和。不能全怪这傻狍子。当初是我撺掇他出国打工,是我告诉他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是我一次又一次劝他再忍忍,再忍忍。我是哑巴吃黄连,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分开好几年了,现在他应该跪着求欢,可是,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

桂珍迷迷糊糊,渐渐睡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