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1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7-12 11:36:01  浏览次数:119
分享到:

苟富贵蹑手蹑脚进入客房,俯身看着熟睡的桂珍。她瘦了,瘦得皮包骨。结婚那会儿,她大嗓门儿,眼睛顾盼有神,身材凹凸有致,浑身上下透着精气神。自己出国这几年,家里的爹娘儿子拖累了她,她才变成这个样子。床头这堆药瓶怎么回事啊?英文字母,没有中文,治的肯定不是头疼脑热的小病。她得了什么病?一会儿她醒了,先问清楚。

“你酒醒啦!狗剩儿呢?”桂珍慢慢撩起眼皮,说话有气无力,“昨个一天一宿没合眼,撑不住了。什么时候了?”

“该吃晌午饭了。狗剩儿和菲菲一早坐火车进城去玩,别担心。桂珍,你跟我说实话,你得了什么病?”苟富贵坐在床边,摩挲着她枯槁的手背。

“按理说咱们两口子之间不该瞒着,以前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去年底,我觉着无缘无故地消瘦、腹痛,体检查出来,是——淋巴癌。”桂珍尽量语气平缓,富贵还是骇得脸上变色。

“你怎么不早说?”苟富贵如万箭攒心,强忍着泪。

“别一惊一乍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是早期,几次放化疗,吃中药调理,效果挺好的……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别担心。”

苟富贵紧紧握着桂珍的手,良久,两人含泪,相视无言。

“我没有和你商量,着急忙慌地办手续,就是想趁着还能动,把儿子的事提前安排好,“桂珍把丈夫向胸前拉近,”你不会不管儿子了吧?”

“瞧你说的!咱们遭的这些罪,还不都是为了他!”苟富贵抹一把眼泪,“你放心,澳洲医疗条件好,病一定能治好,明天我就带你看医生。”

“甭替我解心宽,这里的情况我都知道。”桂珍替富贵擦了擦眼泪,“你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有心无力。你到现在还没身份,也没全民医保,有个头疼脑热的,得跑到中医诊所穷凑合,对不对?”

“谁告诉你的?”苟富贵头上冒汗。

“张家山把你们的情况都一五一十跟我坦白了。除非你瞒着我和别人办了结婚。”桂珍目光凌厉。

“怎么可能?向毛主席保证,绝对没有。”

“你这些年在悉尼算是白混了,连个像样的女朋友都没有!那个钢琴教师怎么样?没张罗着帮你办身份?我看人家老稀罕你了!”

苟富贵吞吞吐吐,“人家和我是合租的关系——”他不愿在桂珍的伤口撒盐,咬紧牙关隐瞒。

“我看你俩关系不一般!天高皇帝远,一对儿中年男女,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欲火焚身,大半夜的,出事儿正常,没出事儿才不正常。再说,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别装了,你就实话实说,我不怪你……”

苟富贵理屈词穷,脸上变颜变色。

夫妻二人正嬉笑打闹,前院大门“咣当“山响,一个人脚步凌乱,“噔噔噔”冲进客厅。 

苟富贵和桂珍像一对偷情的野鸳鸯,手忙脚乱整理衣襟,外面人“咚咚咚”拼命地敲门。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