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有互因,无互果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1-07-20 11:05:24  浏览次数:57
分享到:

凡事有因果,不必闻其因,只许观其果。这句话,应该是从佛教的经典教义中衍生出来的。看起来很深奥,也很哲学,似乎可以看成是生活中的真理了。

然而,真实地生活却是千变万化的,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地让人眼花潦乱,不知真假。

几天前,我驾车从外面回家,却在小区的大门入口处“摊”上事了。

小区的大门朝北,一条双向十个车道的翡翠大道,自东向西延伸着。我从西向来,入小区,必走右侧车道,便在进入小区的出入口处,右转弯,向大门驶去。我的座驾还在主干道距离出入口几十米的地方,便开始减速慢行,同时打开右侧的方向灯。就在还未到达出入口的地段,我从倒车镜里看到右侧的机动车道上,一辆电瓶车从我的后方驶来,其速如同一阵风似的,迅猛异常。我再次减速,便在向右侧转进的同时踩下刹车,停住了。我一停下,电瓶车却在距离我差不多10米处,因为驾车人猛刹车,横着倒下了。而且,随着一股惯性,继续向前滑去,直到离我车头还有两三米的地方,不动了。

坐在后座上的太太,心脏不太好,看到此一幕,惊吓的心跳加速,呼吸困难。我立马反身回去,拉住她的一只手,用大拇指掐在她的大拇指与食指之间的弧丫处。便解释说:“没事,不要紧的,可能就是摔了一跤吧。”

瞬间,我转过头来,透过挡风玻璃,看一眼倒在地上的电瓶车,以及骑电瓶车的人。那人被车子压着,试图起来,却没能起得来。直到他将电瓶车挪开,才爬了起来。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中等身材,身体很健康。起来后的他,先是看看电瓶车,再看看自己的身上。我发现,他一只胳膊的臂弯处,破皮出血了,倒也不是很严重。

我又转回头,看着我太太。她的情况似乎也有些好转,呼吸比刚才匀称了些。我说:“没事,不要紧的。”

当我再一次转过脸去,看骑电瓶车的人时。他却站在我的车头前,像是怕我跑了。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拿着手机打电话。我明白了,他在报警。

报警是应该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由交警来处理,是最公正,也是最有效的,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没过多久,交警来了,是个年轻人,看胸牌的编号,应是个“辅警”。跟着交警来的,还有一辆“120”救护车。交警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车子是你开的吗?”

我说:“是我开的。”

“是你报的警吗?”交警又问道。

我说:“不是我,是他报的。”我随手指了一下骑电瓶车的人。

“是什么情况?”交警问道。

“噢,是这样的。”我赶紧地陈述了一下“事故”的经过。便说:“这事应该与我无关吧。我打开方向灯、减速,早早地就停车了。他摔倒,是速度太快,急刹车,才弄成这个样子的,我是没有责任的。”

交警既没有看一下我的车,以及电瓶车的行车轨迹,也没有测量一下双方车子的距离。就说:“有没有责任,不是你说了算的,得由我来说。”口气生硬得如同钢铁一般的不容置疑。

接着,又说道:“电瓶车和骑车人伤得怎么样了?”

我说:“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因为,我的车上有一位心脏病患者,我不宜下车。而且,她当时状态也不是太好。”我一边回答交警的话,一边看了一眼骑电瓶车的人,只见“120”的人在帮他包扎胳膊上破皮出血的地方,未见到有其他情况的发生。

此时,依旧坐在车里的我太太说了一句话:“警察同志,我看着他是自己摔倒的,跟我们车无接触,更没有碰撞,应该让我们走了吧。而且,我现在心脏很不舒服,需要回家休息。”

“你是驾驶员吗?”交警像是找到了什么证据似的,有发泄的理由了。继续说:“没你的事,别废话!”

我有些吃惊地看着交警,便说:“怎么说话的,你没看见这是一位老人,身体还不好吗!”

患有心脏疾病的人,都是不能受气的。就交警这么一句话,让我太太立马气得双手发抖,呼吸加速,胸口疼得坐不住了。

见状,我跟交警说道:“我们就住在这个小区里,现在我把车钥匙给你,车子也放在这里。我先将病人送回家休息,回头再来处理事故的事。”

“不行!现在就必须接受处理。”交警根本不听,好像我要逃跑似的。

我真的火了。我说:“是事故大,还是人的生命大。我太太若因此犯了心脏病,出了问题,你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吗?”

交警不理我,也不放我走,我太太的呼吸更加困难了。但是,她自己早就将“速效救心丸”拿在手里。这一刻,她艰难地将药瓶的塞子扭开,将药倒进了嘴里。紧闲着嘴唇,不能说话,右胳膊和右腿像木头似的不能动弹。

“120”的人看见了,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跟交警说:“赶紧送医院,不能耽搁。”

这时,交警不说话了。

由于,药吃得及时,现场气氛也有所缓和,我太太的呼吸才渐趋平稳。只是,依旧用左手压着胸口,一松也不松,感觉很是难受。

我没有再管交警怎么说了,坐进骂驶室,先将行车记录仪上面的磁卡抽出来,给了交警。便说:“这就是证据,我不会逃逸的。”

然后,启动引擎,开车将太太送进了医院。

晚上,我将太太安顿好了,回家拿些住院用的生活用品。一到小区的大门口,保安就拦住了我,说:“下午,我们调了监控视频,看了事故的全过程,你一点责任都没有,根本于你无关。我们怀疑,骑电瓶车的人,是碰瓷的。你要注意!”并且,将当时的视频截下来发到我的手机上了。

我说:“摄像机在哪里?我天天从这里走,根本没注意。”

一位保安抬手一指大门旁边的立柱,说:“这不是吗!”

我虽然没有下车,但看摄像机对应的位置,其焦距及其范围正是整个大门的方向。我从翡翠路进来,所有的举动皆逃不过摄像机的记录。

第二天,有电话找我。一看,是座机号码,我问:“哪里?”

“噢,我是交警队的,你是……”

“是我。”我回答道。

“有空来一下交警队,昨天的事,我们要结案。”对方很客气地说道。不过,从口气与声音里,我听出来了,不是昨天的“辅警”。

我告诉他:“因为昨天的事,我太太的心脏病复发住院了,经过医院的急救,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需要接受治疗。我在医院陪护,走不开。”

“噢,这事我听说了,没有危险就好。”对方说道:“那,这样吧,先治病,待恢复了,出院后,你再来配合我们处理事故的事吧。”

话说得有理、有节,也很人性化,让我说不出还能有什么意见。不过,我还不知道他对这个所谓事故的情形是什么样的看法。应该说,他是看过行车记录仪拍摄的视频。但是,记录仪拍的是车上的角度,而门卫的监控摄像则是全方位的,应该更能说明问题。我说:“不知道你是否看过当时的视频?”

“看了,是你行车记录仪的视频。”对方答道。

我说:“我这里有门卫监控的视频,看得更清楚,更能说明问题。从视频看,我是没有责任的。因为,我提前减速,他摔倒时我已停车了。他倒地时,我们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对方笑了笑,继续说:“你看似无责任,却是有责任的。因为,一切事皆有因果。如果,你的车不在前进,方向灯不提示要向右侧转进,他就不会刹车,也就不会倒下。即便,是他的速度快了,急刹导致的,前提是你的车要转弯呀!你是因,他是果,有因才有果,这是一个因果的关联。怎么能说,你没有责任呢!”

他的话,说得滴水不漏,字字在理,句句真实,好像根本不用判断,我就是责任人,倒让他说得我无言以对了。

忽然,我想起了车上坐着的太太。我说:“按你这么说,他的摔倒是因为我要进小区,车子转弯导致的,我是必然的因。那么,我太太本来没有犯病,好好的。因为,这件事情;因为,辅警的一句话,导致她犯病。好在,药物,以及送医及时,才没有发生极端。我想问一下,这事应该怎么对待?”

“那,不一样!”我还没完,对方就接茬了。并且,毫无保留的拒绝我要讨论的问题。说:“你太太犯病,与事故没有直接的联系。她本来就有病,犯病是随时都有可能的,不可以与事故相联系。”

“怎么不一样呢?”我也及时回道:“因为事故,她才犯病。事故是因,你们的辅警是因,她犯病就是果!你说的有因有果,不就是这样的情况吗!”

“这个,现在不讨论,好吧。”对方继续说:“等你来交警队,我再跟你解释。总之,你太太的事,是间接发生的,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说完,直接将电话挂了。

我的车,与电瓶车及骑电瓶车的人,有因有果,是因果关系。事故的发生,辅警的猛撞,与我太太的犯病,有因无果,是没有因果关系的因果问题。

剩下的,只有不解,只能发愣。我只能在医院将太太陪护好,只能等待着去交警队接受处罚,只能……我都不知道还能干什么了。

                      2021年6月4日写于淝水之滨


上一篇:在大山里寻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