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15)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7-23 12:37:56  浏览次数:240
分享到:

田峰午夜接到前妻的电话,得知女儿菲菲在蓝山走失,便不顾一切彻夜开车赶往悉尼。这些日子,他在新州内陆一个小镇的酒吧驻唱。

房车在公路奔驰。

襁褓中菲菲的样貌历历在目。离家出走那年,这孩子大概五、六岁,七、八岁?记不清了。现在已经不知道她的模样。那时候是自己的人生低谷。团里没演出,靠着和玩流行音乐的几个朋友在酒吧夜总会弹奏混日子,生活拮据,菲菲的奶粉钱都成问题。前妻整天蓬头垢面沉迷于柴米油盐酱醋茶,超凡脱俗轻盈温柔只有《胡桃夹子》中花之圆舞曲雪花之舞 能够烘托的“克拉拉”,变成与歌舞团大院里开小卖部的农村大婶神肖酷似,这哪还有一个搞艺术家庭的样子?岳父退休的前歌舞团书记,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并将女儿终身相托的不苟言笑的老头,对于我政治上的落后、业务的稀松和生活上的放浪鄙夷不屑。他对女婿的训教,更像是豢养花大价钱买来的一条宠物狗。老两口背后嚼舌根子,直接导致了我们婚姻关系的分崩离析。尼采说:世界弥漫著焦躁不安的气息,因为每一个人都急于从自己的枷锁中解放出来真正的男人只需要两件事:危险和游戏。

 小心,减速,转弯!前方的路忽然变窄,道路安全标识牌提示:野生动物出没。野兔、袋鼠、鸸鹋、袋熊、考拉以及塔斯马尼亚恶魔(学名袋獾,是一种食肉有袋动物)无意间会穿越公路。沉沉夜幕中两条明晃晃的光柱,指引前进的道路。这条路上,尼采走了,恶魔还在,不知何时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来。

 天色微明,田峰实在困倦,不得不把车停在休息区闭目养神。两罐运动饮料也不足以撑开眼皮,他呼呼睡去。没过多久,就被手机的铃声叫醒。

 “你在哪里?菲菲找到了。”南希的语气如释重负。

“孩子还好吗?没受伤吧?”田峰揉了揉眼睛,适应斜刺的朝阳。

“没事,就是有点体温过低。现在睡着了。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把地址发给你,你直接到家里来。”

“我的房车很大,门口有停车位吗?我都是住在车里。”

 “我们的车道很宽,可以停房车。到家了,你不用住在车里。”南希瞟了一眼富贵。

 “好,我一个小时后到。”

在车上,菲菲和狗剩儿一杯热牛奶几片面包下肚,重新生龙活虎,似乎忘记了昨夜的凶险,互相开着玩笑,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苟富贵聚精会神地开车。南希和田峰的对话,他听得真切。桂珍在旁,他没有任何理由反对,假意热情,点头答应。

接下来的半个月,两家人很少碰面。苟富贵忙着上班,狗剩儿陪着桂珍四处游玩儿。南希忙着学校的教学,田峰带着菲菲胡吃海塞,试图弥补多年来父爱给与的缺失。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