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28)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7-29 00:26:06  浏览次数:326
分享到:

这天,午休时间,苟富贵和罗西在堆满建筑材料的工地席而地坐。罗西从身旁的便携式冰盒拿出一瓶运动饮料和三明治,递给苟富贵。

“我老婆从中国来了,每天晚上给我做饭。我吃不惯你们那个三明治,还是猪肉炖粉条来劲!” 苟富贵笑着,打开饭盒比划着炫耀。

罗西笑笑,并不勉强,打开三明治的塑封,囫囵吞枣塞进嘴里。然后他打开手机的谷歌翻译器,输入一行字,拿到苟富贵眼前。苟富贵看了一眼中文翻译,五花肉从张大的嘴巴里掉出来。

“我要走了,回意大利,这是咱们最后几天在一起工作。”

“为什么?出了什么事?这里不是挺好的吗?” 苟富贵拿着手机如法炮制。

“不同的人对同一个城市感受不同。”

“你有老婆孩子,有公司能挣钱,还不满足?和我比比……”

“每个人对生活的追求不同。我来悉尼的时候二十岁,经过十几年打拼,生活基本有了保障。可是,这里——“罗西指了指心窝,”不快乐。”

“怎么不快乐?人在哪里都是活着。你回去能干什么?“

“不用为了赚钱强迫自己每天五点钟起床;不用整天面对一摞摞的账单;不用听周围土得掉渣的澳洲口音的英语;不用听广播里Allen Jones充满种族歧视的洗脑;不用忍受印度客户为了几个小钱吐沫星子四溅的斤斤计较。我受够了!去他妈的土澳!我要去Uffizi文艺复兴美术馆、Novecento展厅和hanger Bicocca的当代艺术馆看拉斐尔的巡展;我要带着孩子们开车到欧洲小镇喝咖啡、吃冰淇淋和真正的那不勒斯披萨;我要给老婆买一束刚刚从花圃采摘的鲜花;我要带着我的祖母去听音乐会;我要和发小们踢足球,我的任意球全镇闻名;我要约会身材劲爆慵懒随性来闲逛的巴黎女郎……这才是人间的日子!” 罗西的眼眸放射出光芒。

苟富贵频频点头,打心眼儿里羡慕,又为自己平庸而枯燥的生活感到自卑。

“你们是为了自己活着,我们——”苟富贵嗫嚅着,“不能光为了自己活着。”

“在我们见上帝之前,生活不能留有遗憾。那样对自己不公平!”

“每个社会每个家庭,总要有人多付出一些。”

“他们隐藏在幕后,设计了这个社会系统,而你必须按照他们给与的模式活着,接受他们的教育理念,为他们打工。欠了信用卡,借了银行房贷,从此着了他们的道!他们要你为他们工作到67岁,从翩翩少年到形容枯槁,生活账单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不能停歇,直至榨干你的骨髓,你还要傻乎乎地对资本、政府和 ‘生活’感恩戴德。你的理想和天性呢?你的爱呢?你表达诉求的权力呢?你可否自由选择呢?当你忙得手脚朝天浑浑噩噩的时候,你就会忘了这些。这是他们乐于看到的。睁眼看看周围的人!虚荣,贪婪,纵欲,倾轧,互相攀比送孩子进哪个私校,炫耀名牌、豪车、大房子,对弱势群体不屑的鄙夷,一幅幅市侩嘴脸让我感到恶心。” 运动饮料发挥着作用,罗西心跳加速。

“你我来到这个城市的追求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想通过劳动多挣钱,为家人争取更好的生活。但我们最终不能被这个系统和金钱控制。你知道吗?内心里的‘我’每天都和行尸走肉的我在抗争。以后我的孩子们可能回来,但我不想再回来,以后——也许——,谁知道呢!”

“你的这个装修公司怎么办?我们的工作怎么办?”苟富贵只关心自己的前途命运。

“我把公司卖给了一个英国佬,他下周一就来接管公司。你们愿意留下就留下,但他说需要重新核实每个人的工作许可,他不愿意担任何风险。因为咱们是好朋友,我提前通知你,早做安排。” 苟富贵心凉了半截,脸色铁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