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0 苟富贵的幸福生活(3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08-03 12:14:12  浏览次数:292
分享到:

“现在你儿子来了,读书拿身份成家立业,今后的路还长,很多年都需要你照顾。你老婆有病,你老娘在农村,这么多负担,你能承诺万一孩子出生有毛病,你照顾他一辈子?即使你有心,恐怕也无力,况且我们都要死在他前面,咱们在悉尼也没个三亲六故的,孩子将来无依无靠可怎么办?”

苟富贵张了张嘴,实在无话可说。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把儿子做掉,我不但心痛,身体也疼——”南希泪如涌泉,仿佛一切已然发生,不可挽回。

苟富贵心里阵阵绞痛。母子连心父子天性。自己的懦弱无能使刚刚萌发了意识和血肉之躯的孩子被虐杀在子宫里不能得见天日,惨绝人寰,天地不容啊!他想告诉南希,桂珍走了,脚下没了绊脚石。可这话说不出口,不像个男人,况且桂珍是唯一的羁绊吗?南希的担忧正是自己不能挺身而出的原因。黑民的生活有太多的不确定,谁知道明天的太阳能不能照常升起?苟富贵犹豫,辗转,踌躇,反复。自己不应该死乞白咧赖在她身上。瞧瞧眼前的幸福一家人,人家才是青梅竹马原配的夫妻,自己纯粹是在南希人生低谷的时刻落井下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悉尼这地方挺邪门儿,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能走到一起,走着走着,忽然打来一个浪,又能被轻易冲散。

“妈——我听见你说什么要把孩子做了?别介!我自己这么些年太孤单,甭管是弟弟还是妹妹,能跟我作伴儿就行。你们没时间管,我管。求求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爸,你劝劝我妈……”菲菲在南希身边软磨硬泡。

“菲菲,大人的事你不懂,先去车上等我们。”南希把脸一板,菲菲无可奈何地拉着行李一边朝大门口走去,一边回头说:“叔叔,麻烦告诉狗剩儿哥,微信联系!”

“你们这是要搬家?”苟富贵连忙追问。

“这里太乱,不利于她休息,我们准备在新校址那边买个房子,离菲菲的学校也近。”田峰站起身,进屋收拾行李去了。

“求你再想想。你这么大岁数,这辈子就这最后一次机会了,以后不可能再怀上。”苟富贵央告南希。

“生活要向前看,好好照顾你老婆吧,她挺不容易。”南希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田峰,把我的行李也拿出来。”南希说着,头也不回的去了。

 

清晨,雾气昭昭,晨光、林木、建筑和不远处的公交站统统笼罩在奶白色的雾气中,空气潮湿得能挤出水滴来。一片虚幻的白茫茫中,不时响起由远及近由近及远的汽车轰鸣声。凤冠鹦鹉和笑翠鸟在高空盘旋,奋力地扇动翅膀,撕扯白雾,试图透过微薄的缝隙寻找熟悉的地标。

寂静中,一辆装满搭建脚手架材料的卡车,停在一座百年历史的哥特式天主教堂外。教堂砂岩外墙斑驳,彩色玻璃窗支离破碎,几只红腰鹦鹉呼啸着穿梭进出,钢制的一人高的十字架失去水平,摇摇欲坠。

几个亚洲工人,身形利落跳下卡车,开始搭建维修工人所需的落地式外脚手架。一层,两层,三层,有条不紊,像搭积木。

苟富贵站在高处,小心翼翼地铺设脚手板。脚手板湿滑冰凉沉重,至少对于此刻的他,非常吃力。他的腰隐隐作痛,还是要不停地拉伸负重。下层那位高大健壮的爱尔兰青年,不停地把脚手板一块块托举上来,苟富贵呼哧带喘地应接不暇。这活儿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爱尔兰人偷懒,脚手板托举高度不够,苟富贵探身前倾,试着抓住脚手板,脑袋一懵……


他的肉身轻飘飘的,不再有病痛。隐隐约约一个身形圆圆五官清晰的婴儿摇摇晃晃蹒跚而来。苟富贵一眼认出,正是南希肚子里的孩子。那孩子走得不明不白,是来理论的。杀人偿命,天道轮回。苟富贵把心一横,正要跟他了结,又发现桂珍搀着老娘站在远处的河对岸,向他招手。苟富贵身不由己,直愣愣朝她们飞去。行至半路,被一阵琴声打断。南希身穿红色旗袍,发髻高挽,优雅地坐在钢琴前弹奏,舞台下坐着的托马斯和鬼佬们拼命地鼓掌,田峰捧着一束鲜花上台。一曲终了,狗剩儿戴着博士帽,领着菲菲抢步上前,拉着自己和桂珍照全家福。身边教堂里圣坛上方十字架上耶稣的身影愈来愈高大,阳光透过彩画玻璃窗柔和安详地洒向四方,与肩负生老病死爱恨情仇的人们逐渐融为一体。

 

一年后,佛光山南天寺灵山塔公墓。

菲菲推着一辆婴儿车,走到大悲殿下面的“滴水坊”,在长条桌旁坐下,一边喝饮料,一边把奶瓶塞进弟弟嘴里。

南希衣着朴素,和狗剩儿每人手里握着一柱香,在地藏菩萨的雕像前跪拜。

 

“剩儿,快放假了,有什么打算?”南希扶着他的肩膀,拾级而下。

“阿姨,这阵子我总做梦,我爸一个劲儿地问‘什么时候送我回老家?’所以,我想假期回趟东北,帮爸妈在祖坟合葬,也算完成一件心事。”

“好孩子,有孝心。我把学校的事安排安排,到时候陪你一起去。”

“谢谢阿姨。”狗剩儿不敢看南希的眼睛,侧目远眺群山。

“最近我学校教学忙,自己还有演出,你和菲菲多受累,多照顾你弟弟。”

“行,我每天放学就回家。”

 

“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杰克又吃又拉又哭又闹,没一会儿消停,我真是受够了!”菲菲一脸的委屈。

“这才哪儿到哪儿?你就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再说,他多大你多大?你当姐姐的不应该照顾弟弟吃喝拉撒?”南希劈头盖脸的训斥道。

“是谁说的,‘别结果了他,生下来跟我作伴儿,你们没时间管,我管……’”狗剩儿笑着敲边鼓。

“他不是你弟弟?你凭什么当甩手掌柜的?你知道我每天得练多少曲子? 贝多芬田园、Mozart协奏曲、舒伯特流浪者、肖邦协奏曲……”菲菲小嘴儿像迫击炮。

“别喊了,杰克都睡着了,你看——”狗剩儿蹲下来,指了指婴儿车里的杰克。

“哥,你看杰克长得像谁?”

“咱们家这些人,他都像。”

“哥,你说他长大了能干什么?”

“那还用问,他那双眼睛,滴哩咕噜乱转,透着聪明智慧,又是男孩子,跟我学建筑设计呗。等他长大了,把我爸给我盖的那三间大瓦房重新装修,传给他娶媳妇。”

“你什么眼神儿?瞅他手指——多长,将来肯定跟我学钢琴,咱们可是音乐之家……”

落日的余晖,映照着南天寺的黄瓦黄墙,散发出勃勃生机和无限的生命力。 

   2021年8月1日 于悉尼

­­­­­­­­­­—————————

南天寺Nan Tien Temple)位于澳大利亚悉尼以南80公里的卧龙岗市,占地约22公顷,建筑面积11000平方米,是南半球最大的佛教寺庙。由台湾星云法师筹款所建,1992年开工,1995年竣工。南天寺采用中国宫殿式建筑,汇集东西方文化之精华,取名“南天”,寓意成为南半球的天堂,促进多种文化交流。   


下一篇:鲁迅的风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