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灵魂的翅膀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1-08-22 09:50:54  浏览次数:132
分享到:

无意间拉开存放杂物的橱柜的门,映入眼帘的是许多各类纸巾,就像是不期的遇到了曾经共过患难的老友,一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袭上了心头,这些纸巾都还是在第一波疫情爆发时“抢购”来做储备的。在那惊慌失措的疫情初期,随波逐流地跑到超市抢购卫生纸,是我在朋友面前羞于启齿的一桩丑事,过后也就很少再去想它,久而久之竟然把这些卫生纸遗忘了。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心中再一次慨叹光阴的飞逝,看着安详地摆放在那里的纸巾,恍忽间仿佛刚刚从梦中醒来。

如今悉尼新的一轮疫情再次猖獗,又封城了!反反复复宅家的日子过了这么久,有时候觉得自己好比是院子里的一堆行将燃尽的篝火,刚被点燃时的兴奋和熊熊燃烧时的热情全没有了,随着分分秒秒的消磨,逐渐地变得心灰意冷起来。禁不住开始疑惑,总这样下去,生命的意义何在?

       长期的封城,倒是几乎可以有机会静下心来理一理人生了。肉身只是灵魂寄存的场所,这一次不妨将他留下来,让灵魂独自启程。

人都是渴望自由和新奇的,所以大多喜欢出游,因为陌生的环境或人物,更能触动情愫,引发遐想。宅在家里,整天面对熟悉的事物,所见都是功能性的摆设,了无新意。或许是因为心中深切地期翼着那诗意的远方的缘故,有时候说不清因为身边出现了什么样的动静,抑或是看到某幅画面,某个场景,忽然就怔怔地呆在那里出神,似乎在那一刹那灵魂已脱离了与周围事物间的时空关系和限制,得到了升华,在一束纯净之光的沐浴下进入了超然的永恒状态,那是一种忘掉了现实的我的神秘体验,前世今生,俱在此时。莫非这才是那个脱离了柴米油盐的捆绑的人的本来面目?平时所说的灵感,也便是在艺术和生活间的切换时情感升华的那一刻吧。创作的过程就好比在剧场里看电影,周围是黑暗的,只有屏幕上演着鲜活的剧目,整个身心都沉浸在被艺术化了的情节之中。当演出结束走出剧院那一瞬间,蓦然回到了真实世界,周围的熙熙攘攘,芸芸众生,生活的烦闷、逐利的苦恼,令人怅然而生出无限的伤感,被迫的从艺术的幻境中走了出来。

佛语里有个术语叫涅槃,又称如来、入灭等,是將世間所有一切法的自性都灭尽的状态,永远沒有生命中的种种烦恼和痛苦,不再有下一世的六道轮回。喧嚣的尘世里,人们都是在无奈地为生计或者名利而忙碌着,内心充满了现实带来的苦闷。只有在某些时刻,比如听到一曲摄人心魄的音乐,或是看到一幅美妙绝伦的画作,那时,全身心陶醉于纯粹的艺术境界,灵魂似被唤醒,时空不复存在,地、水、火、风,四大皆空,这时便达到了真切无我的自由状态 - 涅槃!

遗憾的是,那样的奇妙感觉通常总是转瞬即逝,当灵魂的羽翼从那朦胧而美丽的天外飞回到现实生活中来,便不由得惆怅满心扉。

现在还有谁在怀疑当懂得了鲜花这样的无用之物的妙用时,我们便从动物进步到了人。人生的意义本应是停驻在那种精神升华的状态里的,可是现实中多少原本志趣高雅的人被生活磨灭了原有的情怀,无奈中浮世间那个俗不可耐的假我逐渐地占据了每一个人的身貌,使得那个情志高洁的真我越发的被埋没起来,虽几经挣扎,但重回本心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我们都怀念童年的美好,就是因为那时的自己了无挂碍,如天外飞来的精灵,有的只是冰清玉洁的纯真。

冥想之余,从抽屉中取出了一个口罩,走出家门去散步。

干净的街道上行人稀少,不时地看到路边正在施工中的建房工地,因为封城的缘故所有工程都暂停了,工地上空无一人。大概因为有政府补贴的刺激的缘故,当下悉尼人正风行装修房屋,更多人家则把原来的房子推倒重盖,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同样的一块地上,原先破旧的暗红色砖房或是暗黄色木板房,焕然建成了一座风格时尚的新式洋房,宛若那房子经过几个月的修炼之后便脱胎成了仙一般。在常人看来,这是破旧房屋升级而成了豪宅,可在佛家眼里,那里不过是经过了一番因缘和合的重组,本质上并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这样想着,觉得那些表面上的翻新和因此而带来的愉悦是多么的荒唐,这前后几个月工巧的变化真的有什么意义吗?修行的过程可以如此的简单吗?

 远处的蓝天下,一大群看不出是什么品类的鸟儿在盘旋,牠们组成了一团,在空中翻飞往来,扇动的翅膀时明时暗地变幻着,久久不肯停歇。牠们此时一定是在享受着这样的翱翔,不再只是为了啄食才奔命的鸟类,牠们在天上描摹出幻化的图案,自己也正在陶醉其中。此时的天空也不一样了,清澈的蔚蓝变得浓郁,几乎将这群翻飞的鸟儿镶嵌在了普照的阳光之下,牠们物我两忘,生命已不再属于自己,灵魂的羽翼因得到滋养而振翅高飞。

忽然,远处草地上又飞起一群鸽子,其中的一两只带着风哨,悦耳的哨声划破了因封城而带来的长时间的宁静。鸽子们从一个地方起飞,很快又降下来落到了另一片草地上,重新低下头咕咕地啄起食来。在鸽子头顶的上空,除了空灵澄明的蓝天,还有那群已经不能自拔的小鸟们,依然兀自在空中辗转盘旋,那富有节奏的明暗交替的翅膀的细影,永远地融入了太阳的光晕之中。


上一篇:猫的往事逸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