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越南老西贡沧桑(2)
作者:李南方  发布日期:2021-08-22 16:03:59  浏览次数:224
分享到:

越南老西贡沧桑(2)

       本篇先说笔者最熟悉的西贡第一郡和原第二郡的唐人区,如前文所叙,它包括三个小区--滨城市场区,翁岭桥区和旧街市区。

先说滨城市场区:

当年滨城市场区坐落西贡市中心第二郡(现行政上被拨入第一郡)是一个华人稠密居住的区,它的市场钟楼建筑有东西南北四个门,是西贡市最著名的招牌地标之一,明信片和邮票上都能见到,它又称西贡新街市,是旅游购物必临的一个大市场。它被黎圣宗街Lê Thánh Tôn,潘珠帧街Phan Chu Trinh和潘佩珠街Phan Bội Châu所环抱,面向广场和西贡公交车总站,由此可通向西贡的其它郡区,可说是西贡市中心的交通枢纽。

这个市场的建筑和它四周街道的二层楼宇和在黎莱Lê Lai街的西贡火车站是当年西贡城市建设的一个配套,欧亚建筑风格,落成于上个世纪的十年代,是西贡的一个建筑‘遗产’。除了市场的建筑和火车站,整个滨城街区四周街道楼宇民居80%是当年闽南人黄仲训家族的产业。黄家坐落在广场5分钟远的傅德政街Phó Đức Chính的大别墅现被政府征用为‘西贡艺术馆’,它古色古香的建筑为西贡地标之一。越南人都称显赫的黄家‘黄叔’。

当年笔者的家就在西贡火车站的正对面,从家里二楼可以看到火车站和整个滨城广场。笔者的祖父和父亲于上个世纪的十年代,是属于首先定居在这条热闹街区的华人居民,之后,笔者也出生在这里,一直住到离越出走。

1900年笔者的祖父离开中国福建,作为‘新客’定居越南,就在滨城街区逐步安顿了下来。那时正是中国清朝末年的战乱时期,据祖父说乘船来到西贡码头(距市中心街区步行25分钟)的新客都知道法殖民者的海关人员常说的一句话‘ Chinois beaucoup!中国人很多!’。

 1975年之前,这个街区居住着众多的华人,有的街道数十间的商铺和住家都是华人的产业。当年火车站所在的黎莱街大半住着闽南人,号称‘华人一条街’,这条街后面的阮安宁街Nguyễn An Ninh 和相邻的张公定街Trương Công Định,黎圣宗街,潘珠帧街及其巷弄也都住着众多的闽南人,广东人,海南人,潮州人和客家人。

父亲曾提起家对面的火车站曾受过战争的洗礼,1945年二战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前夕,盘踞在这个火车站的日军曾被盟军的空军轰炸,没有炸中,其中一颗炸弹却落在我家后面的楼房,两间房子被炸塌了,我家二楼的墙壁都震裂了,附近的几座房子也同时中弹倒塌。

笔者记得少年时和小朋友常跑到火车站前面的空地玩耍的情景,车站的保安员警认识我们,没车进站或出发时,都不来管我们。稍长时,常在家里楼上观望火车站里火车来来往往,神往一游越南南北;笔者还见证了1954年‘日内瓦条约’签订南北越分割,越南局势动荡,通向河内的南北班车断航前一部分北越民众乘火车向南越迁徙的忙乱喧嚣脏乱的场景。这个火车站也促成了当年滨城市场唐人区的繁荣。

笔者也清晰地记得,1975年4月30日早上,越共部队势如破竹横扫西贡,西贡火车站前门街道空地上丢满了南越军人脱下的军服,军鞋,枪支,吉普,军车等,附近一带的华越民众见证了南越政权崩溃,西贡变天一个军队溃逃的历史一幕。很多人说越战终于结束,和平终于降临。1975年,越南统一后,这个火车站被拆掉迁往它处,原站址建成了一个市区中心公园,这个滨城市场的重要‘拍档’就从此消失了。笔者定居澳洲之后曾再访西贡,而新的公园对面的‘华人一条街’也只剩下三家华人没有出走。  

 笔者对这个街区还有一个记忆,笔者念高小的那两年,父亲的一个印度裔交情很好的朋友 Mr Louel Samin,他是一个拍卖行的书记,一个独身汉,每周有三个晚饭时间就来我家‘蹭饭’,母亲准备好晚餐,我们一家都不介意他像家人一样和我们用晚餐;晚餐后,有两个钟头的时间他给我辅导法语和英语,他则坚持要我教他闽南话,他说这儿那么多闽南人;他的笔记本都写满了用拉丁字母录下的闽南话日常用语,他喜欢用闽南话和我家的邻居交谈,我常取笑他说闽南话的发音。笔者还记得他重病的时候,我带着盒餐到距这个‘华人一条街’不远处的一个印度人公寓给他送饭的情景,后来,西贡的印度人社区给他安排了后事。这是笔者在华校念高小时课外时光的一个街区记忆。

越战时期,滨城广场常被新闻聚焦,举凡春节新年马路年货市集摆摊,大学生的反越战集会和佛教徒反压迫示威游行都在广场周围进行,枪毙经济罪犯和政治犯的法场沙包也设在广场的一角。这个广场曾被命名郭氏庄广场,纪念越战时期南越军警镇压示威中身亡的大学生郭氏庄。作为此街区的居民,笔者经历过街区的节庆市集的热闹,见证过军警镇压示威的枪声和催泪弹的烟雾,商铺关门和法场周围军警巡逻戒严等事件。街区的华人民众和越南人一样也都习惯了这种‘风风雨雨’,把它当做家常便饭。

现在来说一说滨城市场,它是这个街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里面的布局分东西南北和中央五个部分,依不同行业和日常衣食住行所需货色等摊位各就各位,各自在划定的范围营业。市场里边的越南人的摊档主要经营海鲜河鲜家禽水果和越南餐小吃等,华人则主要经营土产茶叶咖啡虾米河鲜干货糖果糕饼手工艺品小五金和成衣服装等。这样的的商业分类和族群分工的传统从那个时候起就一直延续下来直到现在,改朝换代了都不变,据悉一些还留在那儿的华人后裔今天还经营着前人熟悉的行业。由于市场内的布局摊位狭小挤迫,空气潮湿而闷热,空调又不佳,在市场内购物浏览对游客来说是一个挑战,不免汗流浃背,回到宾馆酒店肯定要来一个痛快的‘冲凉’,要不然就受不了。

这街市周围的几条街道是名副其实的唐人街,规模虽比不上第五郡洋洋洒洒的‘西贡堤岸唐人区大市Chợ Lớn’的唐人区一大片,但,华人住家商铺林立,鳞次栉比,举凡大的中药铺(万生和,德和堂),茶楼餐馆(宜春楼,福利茶餐厅,汉海茶餐厅),海南人经营的西餐馆(洞一餐馆,海滨餐馆,金山餐馆,云景舞厅),照相馆(西班牙照相馆),当铺(振美),酱油栈(汇园酱醋腐乳皮蛋等,此店的一个后人定居澳洲,笔者曾在悉尼和她巧遇,见过一面),洋酒杂货(义和隆,笔者的岳父郭火甲是股东之一),牙医所(陈白钢),义齿制造(双发制牙),电器(平香电器,老板陈先生也定居澳洲,有缘和我在澳洲再做邻居),冰箱,二手电冰箱,西餐炉灶,古董家私(父亲的商铺永盛和来丰),二手卫生间用具(协成),洋杂货(茂兴,顺利),缝衣机,自行车/摩托车,饼铺(广东人谢先生两兄弟的新新并家),金铺(金城),茶叶咖啡出入口(咖啡王闽南人陈天赐的永生行),裁缝店(进美),各行货色批发零沽等应有尽有。

这街区还有一个现在成为‘食街’的叫首科勋(Thủ Khoa Huân)的小街,那儿曾有陈姓的闽南人开的大米铺(陈先生的女儿是笔者初中的同学),古董家私店,自行车摩托车行,小饭店和杂货店等;它的一条巷子里住着50家左右以闽南人为主的华人,笔者的好几个同学都住于此巷,他们大多数现都已散落在天涯海角。

海南人的三民(育秀)小学就在这个小区外围的不远处的阮游街(Nguyển Du)西贡骚坛(Tao Đàn)植物园对面。当年街区里的海南子弟小学都在此校就读,现已不再是一个华校了。

滨城市场区的几条主道可以说曾是名副其实的唐人区。

2021年6月凭记忆整理资料,写于澳洲阿德莱德


上一篇:灵魂的翅膀


评论专区

威民2021-08-27发表
此文描述難得的西貢區華人的歷史 ,資料豐富。令人回憶無窮。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