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悉尼书信--直击新冠病毒检测中心
作者:萧蔚  发布日期:2021-08-23 20:25:12  浏览次数:205
分享到:

樊辛冠兄:您好,

收到微信,谢谢关心!

澳洲和悉尼的新冠防疫的确像您所了解的那样,一直堪称是全球的楷模。不过自从今年6月中旬,悉尼的东区的一场聚会发现有德尔塔疫情,又由于发现之后一周的时间里政府犹豫不决没能果断封城,眼见着疫情以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向全悉尼,全省,以及外省扩散开来。这可真的是 “一粒耗子屎,坏了一锅汤” 啊!

从去年全世界的疫情开始之后,新冠病毒检测中心成了灾难时期最火爆的生意之一。今年这波疫情开始之后,我们公司干脆关掉一些化验诊所,把人马分派到总部实验室和新冠病毒检测中心帮忙。

老板先是叫我去实验室帮忙。那里有人专门负责往电脑里输入个人信息:姓名、生日、地址和电话等等,而我则是校对这些信息和贴条码。这活,技术含量不高,但责任重大,需要高度精神集中,下班的时候非蒙圈不可了。实验室里差不多都是大学生临时工,我是那里屈指可数的老妈级别。

我们公司在悉尼和其他省建立的新冠病毒检测中心星罗棋布。这波疫情之前主要是做回国学生上飞机之前的“双阴”检测,还有其他国家的游客返回本国之前的核酸棉签式子。但是这波疫情爆发之后情况完全不同了。凡是去过感染区的人都被称为“亲密接触者”,即便是自己并不知道曾经和哪一位带毒者“亲密接触”过。政府发通知,所有去过某购物中心,某店铺的人必须做核酸检测,排查阳性带毒者。这下做检测的人可就海了去了,若大的悉尼,每天有十几万人排队检测,工作量之大,难以想象。

病毒检测站缺人,老板又喊我去帮忙。开始的时候我是碍着面子,不好意思说个“不”字。当初说的好好的是“帮忙”,可来了就回不去了,之后变成了受命和必须滴。干了整整两周,我就干不动了。每日多至十几个小时,一周七天,马不停蹄地给大家做检测,感觉穿越回到三十多年前刚来澳洲那会儿“捋起袖子加油干”的年代!

东区是这波疫情最先爆发的区域,老板先是让我去东区的检测中心帮忙,那边一直是一个日本姑娘顶着。东区排队等检测的人呜涌呜涌的,但都安安静静,秩序井然。那个日本女孩几乎不讲话,工作非常勤恳,就是速度慢。我干三个,她干不了一个人,排队的人要等候两个多小时。很快,她也学着我的办法,让排队的人自己填写表格和写瓶子上的名字,并且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放到顺手的地方,省去走路的时间。这样,速度一下提升一倍。我俩一天干了四百多人,有效时间里平均每两分钟一个人。            

那天早上,老板来短信要我到CBD的检测中心帮忙。那里也是一个日本姑娘,她见到我好高兴。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日本女孩,我问她你认识东区的那谁吗?她说是找到这个工作之后才认识的。她比比划划,那意思是这么多天都是她一个人顶着,每天干十个小时。不停来人,一天只能去一次厕所,不敢喝水。说着说着她就要哭了。厕所在中央火车站那边,来回十五分钟。她说,有一次,刚锁上门准备去厕所,又来一个人,说要赶着去上班,如果不立即给他做,就去投诉。这个女孩说英格利氏的能力有限,无法抗争,也不能解释清楚,只能又打开门给那人做,但之后就是一直不断地来人,也就一直不能去厕所。我为那女孩气愤不平,一直在照看着她。谁敢再欺负她,只要我在,一定会狗血喷头,骂惨了他!

我经常劝我女儿悠着劲地干工作,别那么玩命,这女孩比我女儿还小。我告诉她:你必须得喝水上厕所,否则身体会出问题,并且一定要和老板讲讲这情况,这里不能只是你一个人!她哭了,说她在电话里不能表达清楚。我说,你以后不用怕,任何人因为你上厕所而投诉是无理的。该锁门去厕所就去,就是那人闲得没事干想告,也绝对告不倒你!你可以和他们讲,愿意等就等,等不了就走五分钟去离这里二百米那边政府医院建的一个检测站。那里做同样的工作,安排了六个人。那两天我和她一起工作的十个小时里,她都去四五次厕所。可怜的孩子,大概她的膀胱已经出现一些问题。

德尔塔病毒旋风般地被刮到悉尼的南区,老板又喊我到南区帮忙。这里一直是由一位从哥伦比亚来的男护士扛着,给开车来的人做检测。自从疫情,澳洲把海外学生工作20小时的时间限制取消,现在可以随意工作,于是他找到这份全日工作,下班之后念公共卫生研究生。说到这里,和您提一下,澳洲法定工作时间是每周38个小时,现在到处缺干活的人,工会也就不再追究这事了。看排班表,现在我们公司还真的有好几个人每周干七十个小时的新冠检测,不仅如此,他们还经常被拖班。

几个地区做下来,总体感受悉尼东区人的整体素质高多了。在那边干活,没有遇到一个找茬和刁难人的。每天下班前十几分钟就齐刷刷地没有人再来添乱。在东区干的时候,几次听到有人说:“干得好!”“你们工作得非常好!”…… 在前线拼命地干,如果能够换回一句赞赏的话,多累心里也是高兴的,干着也带劲!而在南区,哥伦比亚的学生说,几乎没有一天能够按时下班,就有那种自以为精明的人准时准点在临下班前的两分钟,别人都不来的时候他们来,不给做的话就甩出一句:“我要投诉你”。这些人不想想,人家已经干了十个小时,还不能按时下班。就算是上辈子欠了他们的,和这辈子有毛关系?!

就拿做检测这事来说,我遇到一些人粗野的人。有一些领着政府救济金的人整天无所事事,闲得不做事,看自己看别人,看谁都不顺眼。他们等的时间长一点就骂骂咧咧地找茬,嫌填表没有桌椅,抱怨这,抱怨那,把对新冠病毒,对封城,以及自己家里猫死了,狗病了……什么乱七八糟破事的怨气都撒出来。也有华人同胞搞事情的,有直言嫌弃填表格的笔脏。实际我们每一个人用完都会用酒精棉擦拭,还嫌笔脏应该自己带。还有说表格的纸脏,非要用一沓纸下面的那张。有的说没钱买口罩的……有一位收不到检测结果的跑来问情况,前一分钟还嘿嘿嘿地和“外国”同事赔笑,转过头来跟我乱喊乱叫。有话好好说,我一定会尽力帮忙,可看到想碰瓷儿的摔倒了,谁敢扶一把?不好意思,我是来帮忙的,不了解情况,还是找那外国帅哥说去吧。

大家应该明白一个道理,现在是处于灾难封城时期,政府为了鼓励大家猫在家里,大把地撒钱给本地居民,有谁还愿意出来工作?难道就没有一分良心感谢那些在疫情最前线冲锋陷阵的人吗?!最起码是尊重,对不对?!

年龄不饶人,很快我的体力透支,加上我绝对不愿意在这种得不到尊重的工作环境之中拼命,不值得!我告知老板:不干加班,只在恳思的化验所做我原来的半天班。他试着苦求:“普利斯,普利斯,我真的没人顶上去了,你就帮帮我。”

我说: “抱歉,不行!俺比你娘的年纪都大,你就这么狠心往死里使唤吗?!你缺人,招去啊,现在不是省钱的时候!” 他缺不缺人不关我一毛钱的事。我不能再客气了,直接点到他的软肋。政府医院里的医护人手缺乏有情可原,因为他们必须招聘受过训的专业人士,并且必须雇用澳洲居民或者海外医护学生。我们公司是一个私人公司,这个病毒检测工作不需要有任何医护专业背景,也没有什么英文考试四个A的门槛,只要会说“噎死”,多菜都没关系。不管是海外学生或者签证过期,任何人,只要能像机器人那样干活就行。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耗子就行!我们公司从来都是处于“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状态,没有一个多余的替班。就算这么多天都过去了,还是一直都是缺人,老板是故意不和上级老板开口招人,是在最大限度地使用现有人手!

樊辛冠兄,您说得对,我这时的“躺平”并不是那种传说中的“可耻逃兵”,既然已经到了该退休的年龄,实在不应该再去疫情的前线拼命。的确,是时候把打理这个世界的重担交给年轻人了。 “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 。干不了不能硬撑着,何况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老板是在用大家,压根就没有考虑职工的死活!TMD!

自从7月到现在,在经过两个连续的自我隔离之后,我一直没去上班。恳思那条街成为悉尼这波新冠疫情的热点地区之一之后,公司的市场经理嗅到商机,在我们这个化验中心加了两个病毒检测人员。普通化验怎么能和新冠病毒检测在一个屋檐之下?!这是什么节奏?我觉着哈,这个意思就好比是设计师在厨房里安装一个厕所。这边厢有茅坑可以拉Shi放Pi,那边厢有炉灶可以煮饭煲汤。怎么能够这样创新?我和市场经理商量:恳思的确需要一个新冠病毒检测站,但不是在这间不透风的房间里。咱们可以在离这里步行几分钟的公园里搭一个四处通风的大棚,那样的话比较安全。可他仍然固执己见把病毒检测中心放在这里。那我就不和他们玩了,回家猫着去吧!

现在我过得充实愉快,读读书、学做饭、整理家务,每天都去享受政府规定的“每次一个小时,五公里范围之内”的户外活动,骑车行步。澳洲的春天快要来临,太阳变得暖暖的,我可有时间慢慢地观赏那些含苞欲放的小花小朵了,好美啊!尽管悉尼的疫情越来越风声鹤唳,血雨腥风,但是心情还是爽爽滴!嗫嗫嗫!

有消息说,说有近四千例检测阳性的人找不出源头,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感染的。我知道——至少病毒检测中心就是其中的一个“源头”!我们公司的一些检测中心是在房间里,有的连窗户都没有,更谈不上通风。反正打死我也不会去这种地方检测!您想啊,排队等待检测的人中难免不混入带毒者,其前后的人则自然处于危险之中。大家检测之后各奔东西,过了潜伏期,这些人发现被感染,又如何能够找到谁是“源头”呢?!我记得您曾经跟我科普过关于“病毒载量”,或说“病毒量”的问题,是指在单位体积中所含的病毒数量。带毒者涉足过的没有空气流动的地方“病毒量”最高,对不对?!所以,需要检测的话还是开着车子到那种大空场,通风的地方去吧!

另外一个漏洞,我看到不论是我们公司还是其他公司,所有做检测人员甚至医院里的一线护士,大家穿的所谓的PPE,也就是防护服,虽然好过没有,但还是如同“皇帝的新装”!我们国内的那种白色连裤连帽的防护服在这里小摊上卖三百多澳元一件,但是你想穿,自己掏钱买,恐怕公司还不让,嫌你和别人不一样,个色。不穿有效的防护服,如同玩直流电的人明明知道触电可以死人,却偏偏不戴绝缘手套!

看一看这个女孩,她的头发上不知道会沾上多少病毒啊!

那天收到一封我们公司的电邮说:到目前为止,公司里的职工没有一例被病毒感染的,话说回来,公司从来没有要求检测人员做核酸检测。我想,检测人员不可能没有“亲密地”与阳性带毒者擦肩而过,估计已经“群体免疫”,刀枪不入了。实在是为这些孩子们感到可喜可贺,愿上天继续保佑他们!

樊辛冠兄,能否再聊另外一个话题:人群普查检测的目的是什么?目前只是用作诊断和排查。那么就算结果是阳性又该如何?还不是大部分的症状轻者自我隔离,重者进医院,甚至进ICU,上呼吸机。然而似乎除2.jpg此之外,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是帮助政府搜集统计学大数据,为了第二天省长和卫生官在新闻里播报有十几万人做过检测,有几百人(很快过千人)是阳性。我感觉,目前的鼓励和强迫大家去检测,似乎多少存在着大而无当和走形式的倾向。我不是在乱讲。

那次在我进入有疫情的购物中心之后,成为“密切接触者”。卫生厅根据我扫描二维码留下的手机号发来短信,要求我自我隔离两周,期间需要做两次核酸检测:一次是立即,第二次是在解除隔离时。短信里有这样一句警告:“如不照办,将移交警察备案”。好吓人啊!就是说,我啥症状都没有,也必须立即去做检测。巴特,我这“假如”哈,假如当时我是一个所谓的“无症状的带毒者”,我又去的是1.jpg那种不通风的室内检查站检测排查,检测之后,去旁边的菜站去买仨瓜俩枣,顺带再去肉铺溜达一下。就算遇到警察叔叔,我也有充足的理由:出来检测病毒呀!那样的话,我的这次检测真的不知道要传播多少病毒的种子啊!

据说政府安民告示:给等待检测结果的人派发三百澳元的“等待金”。这么好的事情?那不是要天天等待检测,天天领“等待金”了?!如果每天十几万需要和不需要的人都一窝蜂地去做检查,那岂不是相当于妇女做子宫颈检查也把男人拉过来作为基数,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吧!肯定是政府把大家带偏了,就不怕在做检测的时候,指不定前后左右有一个带毒的人?!

樊辛冠兄,不知您看到没,最近在大家讨论一个敏感话题:“人类准备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大家为了关照个别的脑袋让驴踢了,一根筋的人,还得把这话这样说:“人类已经做好准备,迎战那些死皮赖脸,非要与我们长期共存的新冠病毒”。这样虽然非常绕口,显着更有忽悠力!澳洲是一个孤立的大岛,从理论上讲,完全可以做到飞鸟不入,百虫不侵,巴特,实际上不可能与其他国家永远老死不相往来,故此不可能保证澳洲永远“出淤泥而不染”。澳洲政府为了大家能够在有新冠病毒的情况之下正常地生活,正在开足马力地做着准备。

既然病毒非要与人类共存,我认为,今后比排查和搜罗大数据更有意义的核酸检测应该是预防性的检测。比如,在参加大型聚会、看电影、观看比赛,听音乐会等等活动之前,所有都人必须检测结果为阴性。商业及服务行业,比如卖鱼卖肉的、超市的,医院的医护人员……凡是接触众多人的行业,必须经常做检测。

这种检测采集标本没什么可难的,猴子都会做,大家也一定会自己做的。那么就可以建立一套新的流程:提前在网上填表申请。病理公司收到讯息之后,把印出的表格,带有名字和条码的棉签式子邮寄给所需要的人,大家采集好之后再邮寄给公司。目前澳洲的老年直肠癌普查就是卫生部门邮寄给被普查者,自己在家里采集完大便之后再邮寄回去的。通过邮寄标本的流程可以减轻检测中心的负荷量,以及与带毒者交叉感染的机会。这样发动大家自己填写个人信息,第一可以减少差错;第二缩短检测时间。标本到实验室之后,不必等待资料输入员输入个人信息,即可直接送去化验,缩短时间。很快我将会把这套流程的建议草案呈递给省卫生厅。

听说最近有的化验公司利用手机微信扫描,在自己手机上填写个人信息之后发到检测公司的微信里。大大缩短等待时间,检测结果不到十二小时便发到每个人的手机了。这就进步了许多!

樊辛冠兄,暂且到此。说了这么多,肯定有不对的地方,尽管批评指正,不过最近我忙于猫在家里享受生活,没有时间应战与您辩论。当然如果赞同我上面说的,就请您点个赞吧!

   大家多保重!

   晚安

玫瑰园的格格 21年8月21夜


下一篇:夏日拾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