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夏日拾趣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1-08-31 10:37:27  浏览次数:119
分享到:

傍晚时分,蜗了差不多一天的二宝,眼瞅着远处楼面上的光线暗淡些了,叫道:“爷爷,我们出门吧!”

炎炎夏日,何时不热!不过,太阳即将落山,温度走低,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准备好平衡车,倒满一壶水,又拿上两根香蕉,拟……

就在出门的一瞬间,二宝又跑回客厅。我问:“干嘛呀?”

“爷爷,我要带个玩具呢。”二宝笑嬉嬉地拿上一个小汽车,高高地举在手上,似乎没有这个东西相伴,出去便毫无意义了。

翡翠湖的儿童乐园,是孩子们的天堂。二宝来了,首选是荡秋千。这秋千,是一个白色的塑料大圆环,吊在四根钢管支起来的架子上,荡悠的幅度大,还非常的稳定。但是,来玩的人太多了,几乎没有空闲。想荡,就得排队,还要排很长的时间。当然,孩子都是由家长引领着的,在秋千上荡多长时间,也基本上都是家长们掌握着主动权。大多数家长都是通情达理的,看到有人来排队,都会劝孩子少玩些时间,不能让别人等得太久。然而,也有一些家长特殊,仿佛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家的,只要他占上了,想玩多久就多久,根本不理会公共设施,应该由大家分享的道理。

嗬嗬,我家的二宝总是有好运。每次排队,排得时间都不会很长。只是二宝还太小,他自己荡秋千,有些害怕,风险系数较高。因此,由奶奶抱着他一起荡,其时间也会控制得恰到好处,既要让二宝过瘾,也不能让后面的人着急。二宝在秋千上,一边荡着,一边和奶奶聊着,仿佛那阵阵的轻风,让那久已聚集的梦想得到了开发,其兴奋,其快乐,其……无以言表。

离开秋千,便直奔滑滑梯。正循梯而上呢,又下来了,跑到我的跟前,急急忙忙的,说:“爷爷,我的小汽车呢?我要小汽车!”

“在包里。”我答道,便掏了出来,递给他。只见他一手拿着车,一手抓住阶梯的扶手,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登上了滑滑梯的平台。再看,就如同泥鳅似的,一两个转身,便闪到了滑板的道口上了。

蹲在道口的边沿处,不是自己往下滑,却让手中的小汽车先“滑”下去。看着小汽车急速地滑行,开心得小脸像绽开着的小朵鲜花。就在小汽车滑落到板底的一瞬间,他也顺顺蹓蹓地滑下来了。

然后,抓起小汽车……

这样的“滑行”,乐此不疲,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至少有十次之多。若不是我叫他:“你看你哟,满头都是汗。不干了,玩别的吧!”恐怕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呢!

这样的玩,虽然快乐,却也非常的消耗体力。回程时,他踏上平衡车,说道:“爷爷,给我力量吧!”那意思是让我推着他的后背,他掌握着方向,“驾车”前进了。

才走出儿童乐园,迎面碰上一个同样骑着平衡车的小男孩。他们一进一出,因为人多,方向控制又不如成年人稳健,差不多算是撞车了。

立马,我伸手控制住方向,将二宝拉到一边,继续往前走,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想不到的是,那个小男孩不去儿童乐园,居然骑着车飞快地追赶起二宝来了。

二宝没回头,凭感觉,知道有“对手”前来挑战,挪开我的手,双脚交叉踏地,车子呼呼地向前冲去。

我们常说的: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可能,就是这么一种境况吧。

二宝冲出去了,那个小男孩岂肯落后,挺直了稚嫩的身板,奋起直追!

湖边大道,本来是很宽的。赶在人们乘凉散步、晚练的当口上,脚步如流水般的密集急促,几乎无法给两位“运动健将”提供比拼的空隙。

勇者无惧,又何况是两个混沌未开的“愣宝宝”呢!他们俩,就在人们的脚步留出来的“小巷”中穿梭,一往无前。闪坏了多少人的腰身,看花了多少人的眼睛,已无法计算。最大的问题,是惊呆了我和他奶奶,还有那个小男孩的妈妈。我们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叫着:“停下!停下!”

已经迟了,仿佛是耳旁的风,一闪便没了。逼得我们,只能加快步伐,紧紧地追了上去。

看来,不服老真的不行。尽管我的身体还可以,没跑几十米的距离,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腿肚子都发软了。他奶奶心脏不好,这样的跑,肯定不行。我稍停片刻,将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交给她,叫她慢慢走,我又一次地撒开双腿追了上去。有点累,甚至有点头晕。但是,必须跑,一定要追上他。这一路的人,有千万只眼睛,有万千颗心,谁是怎么看的?谁是怎么想的?似乎没有结论。更要命的是,迎面而来的还有很多踏板车、平衡车、自行车……稍有不慎,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两个小家伙在前面跑着,即便人多,挡住了我的视线,看不见他们在哪里。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们就在某一段,某一处的人丛之中,心里还是安定的。

忽然,一个弯曲处,我的视线成为一片盲区,只有人影,不见了……瞬间,我浑身所有的毛孔都在冒冷汗,几乎要虚脱了。可是,心中的惊愕,却无由地增加了力量:冲,只要没倒下,就必须往前冲!

终于,快追上两个小家伙了,就在几步之遥。只不过,那个小男孩摔倒了,爬了起来,正在拍手呢。

二宝,好样子,车停着,还侧身回头来看着那个小男孩,满脸通红,满头滴汗,却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停下!”我大声地叫道。二宝看着我,快乐地点着头。那个小男孩的妈妈必定年轻,早已追上了,抚摸着孩子的前胸后背,又递过水壶,叫孩子喝水。

终于,奶奶也赶上了。奶奶问孩子的妈妈:“多大了?”

“三岁,太调皮!”她说道。

奶奶也说道:“我家的大一点,三岁半。”

大人们的交谈,根本不关孩子的事。他们急急地,又要跑了。我一把拽住二宝的车,控制着车把,他只能随我慢慢地走着。我问二宝:“跑这么快,不累呀?”

“我不跑,就输了呀!”二宝不说累不累,却记着“比赛”不能落后。

夜幕已悄悄地降临,人流依然密集。这人流中,有老人,有中年人,也有小孩,仿佛就是一锅大杂烩的汤,正沸腾着。

顿时,我心生感慨,这世间万物本来就是在较着劲地生长与发展之中。而且,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谁也改变不了!

二宝与那个小男孩的比拼,不过是自然中的自然,无需多虑,不足为怪,一趣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