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敦煌,我虔诚地走进你
作者:李玉真  发布日期:2021-08-31 13:47:42  浏览次数:202
分享到:

还是懵懂着青春的20世纪70年代初,热血之浪让我越千里河西,第一次走进你。那是落脚即绽开尘花的小街,是与尘土一色的土屋群。我本想了却对莫高窟的暗恋,是一种因缘让我必经一段心灵之路。

那天我看见了传说中只有敦煌才有的李广杏,满满的装在柳条筐里,金黄如宝。筐旁有一位中年男子,他有尘土一样的皮肤,那神情就像在等待丢失宝物的主人。我与几位同路人走了过去。才两角钱一斤。太便宜了,于心不忍。有人问,一斤两角五分行不行。那人说不行啊,你们先尝尝,好吃再买嘛。几人尝着,一个又一个,满脸陶醉。我凝视着卖杏人的悦色,没有品尝,我由衷地捍卫那尘土般的质朴与善良。我付了款,小心地捧起金黄之宝,道声谢谢。

几次回望。难舍那个神情。走进敦煌,我寻找她的心灵。

上古瓜州的羌戎,把尊土地水草为神圣的游牧心性留给了子孙。从初民到大迁徙,到张骞出使西域开通丝绸之路,再到你有了敦煌这个名字,开始了“咽喉之地”的兴衰之旅,你一直在等待灵魂的落脚处。

莫高窟,第一次走近你,我想起了山顶洞人,一个上古时期原始人集体宗教祭祀的场景在阳光与阴影的闪动中隐现。山洞离天近,他们祭祀心中的神,神在天上。面对九层楼,我想起苏泊尔人的古城中名叫齐古拉特的梯形塔,那是用来祭拜神灵的,塔离天近。千佛洞的建造,有浓郁的宗教意味。

石窟……饿鹰在追捕一只鸽子,为了拯救鸽子,尸毗王割下自己身上的肉去喂老鹰。太子萨陲见母虎和七个小虎饥饿难耐,他担心母虎饿极吞食小虎,就舍身饲虎,因而成佛。这是令人揪心的最为彻底的慈善。佛教经变故事教化的力度直刺观者的灵魂。我无言以对。

带着女性慈善面容的佛像似乎在告诉我,慈善是千年掘洞人的寄托,也是敦煌民众的心灵依附。“禅定消长夜,心中不觉寒”,我仿佛听见参悟诗的低吟。寺庙僧人讲论,民间禅音绕梁,静修至德的崇尚在空气里,与氧气一样为人所需,延续不断。

丝绸之路,在必经的土地上播撒着新的种子和雨露。敦煌,你原本就是生命繁衍的土壤。当外来文化与你的地气相接,你就像莫高窟壁画和藏经洞的收藏一样,图景纵横,内容丰繁。我抚摸着古城的形状,是“向往美好、从善如流”宛若阳光四射,让我透视你的内里。

我循着敦煌曲子词遥远的吟诵之声,仿佛看见夕照下飞扬的尘土里折射出男女束装上阵的身影:“大丈夫汉,为国莫隐身。单枪匹马盘阵。”“女人束装有何妨?装束出来似神王。” 

行商 “无数铃声摇过碛”, 坐贾“要者相问不须过,交关市易任平章”。来往的不仅有诗意的驼铃声,还有商家对买者相问的不厌其烦,更有交易平等不欺诈的民风。

敦煌,那是民众守卫家乡的博大情怀和飒爽英姿;那是街上商家的遗传基因。唔,李广杏金黄如宝,那是爱国将士盔甲的金光,那是闪着金光的纯朴之心。卖杏人是自然的传承人。传承已是敦煌民众自然而然的习俗。

千佛洞、白马塔、西云观、阳关烽燧残丘……任性的岁月摧毁她想摧毁的一切,所剩无几的是岁月的恩赐。但见文学艺术和民风习俗携带着敦煌的厚德载物,无视风暴、自强不息,跨过岁月的高岭深壑,行走不停。

从青丝到白发,我时而来看你。阅读你。阅读石窟艺术无名画师的心胸和艺术表达;阅读从第一任敦煌研究所所长、著名画家常书鸿开始,几代艺术家对石窟艺术的挚爱;阅读变得繁华却依然从善如流积极进取的古城;阅读从张议潮归义军时期的文坛领袖、名僧悟真到当下敦煌诗人的诗赋歌辞;阅读新一代画家雕塑家的风格与新意……

真可谓浩如烟海。只能大海里捞针,捞上一针也是喜。尤喜于我阅读的喜。读不尽的敦煌,我又走向你。此时,心里的浮尘向外飘落,世间的噪音八方消散。

在莫高窟、博物馆、图书馆、书店、寺庙,我感觉自己的肉身如此渺小,而精气神被强风鼓动。在鸣沙山下月牙泉边,我问自己是否真正的爱着,永不枯竭,永不放弃。站立在阳关千年不倒的烽燧残丘旁,我羞愧于不曾有持之以恒的伟岸的孤独。面对莫高窟无名画师无私的魂灵,我暗问自己是否在乎虚荣的名份。走进画室倾倒于新的敦煌艺术,我禁不住催促自身空白的填补。我寻找着卖杏人。我对每一个商贩以及所有本地人都带着敬意。

一位叫非我的朋友对我说:一步一禅。我惊讶地发现,这就是我感知的莫高窟,感知的敦煌古城。莫高窟,你从公元四世纪开掘第一个洞窟开始,就坚守禅的艺术、艺术的禅,千年不变。敦煌,上古时你还在孕育中就开始积蓄这个禅意了。你在沧桑巨变中动形而静心,虔诚的子子孙孙总是与你牵着手,走着修炼之路,一步一禅。

一步一禅,这是我不惑以后企望的人生之旅。原本我以为我的天地已经辽远雄阔。我胸怀帕米尔高原和塔克拉玛干沙漠组合的雄浑西部,蒙古草原和瀚海戈壁铺就的辽阔北部,横断山脉和云贵高原精雕的绿色南部,青藏高原世界屋脊和喜马拉雅傲立于世的西南部。敦煌,是你的禅音在我的心里回旋成充满善与美的无垠的圆,越过大地。我感觉那就是你的心胸,是你的灵魂搁放的地方。

人生不过百年,能行走于博大而纯净的心胸里,最是幸运。敦煌,我虔诚地走进你,继续阅读,沐浴心灵,为静心前行,一步一禅,如你。


上一篇:夏日拾趣
下一篇:爱好,梦想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