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三十三章 情窦初开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09-03 13:35:37  浏览次数:87
分享到:

1.

“我还是想买下那间物业,开办一家属于我们自己的诊所。”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气温终于降到了20度。晚饭之后,安娜把早些时间从衣柜里翻找出来的薄毛衫外套递给了许立。许立谢过之后,招呼安娜坐下,打算再次说服。

沉默片刻,安娜并没有接下许立的话头,而是站起身来,从许立身侧的书柜里取出一个信封。许立看到了,心里一惊,他记得自己特意塞进了一个文具盒里,怎么会被安娜发现?

打开信封,安娜把里面的一摞纸张拿了出来,最上面的一张是一封正式的信函,通篇都是打印的字,只在最下面有一个手写的签名,“格兰特·威斯顿律师”。

许立张了张嘴,像是要解释什么,但安娜抬手阻止了他,于是,他费力地咽了口唾沫,神情显得有些慌乱。

安娜放下最上面的那张信函和后面几页显然是来自律师的文件,再拿起的一封信却是手写的,笔迹相当稚嫩,一看就出自孩童。信的内容不多,还没有占满一整页纸,最下面的落款是“爱丽莎”。

“书柜里积了不少灰尘,我打扫的时候,文具盒上面的扣子脱开,这个信封掉了出来。”安娜慢条斯理地说着,语气平淡,不带任何感情。

许立深吸了一口气,却没有急着吐出。他突然有一种疲累,像是走了很久的路,终于看到了终点。

“圣诞节前的那段时间,你一直心绪不宁,还时常出神,我当时便觉得有些蹊跷,你不说,我也问不出什么。原来是这件官司闹的。”

不久前,黄玉可又去见了一次许立,她带了一些爱丽莎父女两人在营地种植的蔬菜,还有一封爱丽莎写给许立的信。自从那个晚上见过许立,爱丽莎便暗下决心,一方面她要帮助父亲,更好地管理他们的家;另一方面,她也打算好好对待自己,在新的环境中,开始新的生活。

给许立写信,就像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在铅笔接触纸面的时候,她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对未来的渴望,更希望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获得许立的认可。

给爱丽莎回完信之后,许立便将和那个官司有关的东西都带回了家,不知道是不是下意识的,他开始整理诊所里属于自己的物品,似乎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玉可帮了你那么多,难怪你把她当作了好朋友。”安娜继续说着,语气比刚才柔和了一些,在看完了信封里所有的信件之后,安娜也大致上勾勒出整个事件的始末。想到丽贝卡提及的黄玉可的学业和拿到的CSYW的工作机会,以及信件里格兰特·威斯顿律师和爱丽莎提到的一些细节,安娜推测,官司最终以撤诉而终结,十有八九是黄玉可的功劳。

“安娜,”许立终于开口,他其实仍旧不知道要怎么向她解释,但看到安娜态度平和,心里轻松了很多。“是的,那段时间十分艰难,你明白那种感觉吗?就是很想用力,却无处着力的感觉。对爱丽莎,我其实心里有愧,更对因此可能带给诊所的麻烦,感到烦闷。我不想你跟着着急。”

许立没有提及黄玉可,他希望安娜不要在这件事情上纠缠。现如今,他更不愿意因为黄玉可,影响了他接下来要和安娜谈到的大事。小心翼翼的,许立生怕一不小心,重演那天晚上的过程。

“开诊所的事情,我支持你。”看许立没有继续谈论官司的意思,安娜索性改变话题。这么多年了,他们对彼此的性格太过了解,很多事情,如果一方不打算深谈,另一方再费尽力气,也是不欢而散。

许立瞪大了眼睛,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安娜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有些结巴,“啊……真……真的?”

“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工作中的不愉快,我所知甚少。这个家既然有你、有我、有女儿,就不应该把所有的压力都推到你身上。女儿已经大了,她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我的身体也没什么大碍,总呆在家里,还不如去帮你。”

安娜停顿了一下,让许立有时间消化她说的话,然后继续说道:“买下那间物业,只是生意的第一步,还要装修、购置家具和诊疗器材,注册诊所、招聘医生……如果你的决心已定,后面要忙的事情会很多,我至少能帮你分担一些日常管理的琐碎事情,也可以省下请人的费用。”

许立点着头,他听得很认真,对于安娜的提议,他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欣慰。

“安娜,谢谢你这么替我着想。其实,这个生意我们要不要做,我也还没有最后决定。如今的状况,其实也不错了。”

安娜笑了,她把椅子朝着许立移近了一些,伸手握住了许立的双手。“你都已经向格雷厄姆医生提出来了,怎么说还没有决定?”

许立一愣,紧接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你听谁说的?我只是把这个生意机会告诉了他,其实也是想听听他的意见。”

“他怎么说?”

“他有些吃惊,这是我想到的。不过,他很坦诚,虽然委婉地指出,这个生意的投资不小,但也表示,如果运营得好,是不错的机会。”

安娜“嗯”了一声,“老许,格雷厄姆医生对你有恩,这一点你一定要记在心里。当然了,我理解你想要有一番作为的心,也终于明白与再亲近的人合作,都不是一件易事。如果你想清楚了,我的建议是尽早把决定告诉他,当然了,要足够真诚。”

“你放心!我会把握好说话的分寸。你说得对,没有格雷厄姆医生,哪有如今的我们!”

2.

那天晚上,许立没有像最近一段时间那样在书房里忙到深夜,而是早早上床休息。安娜察觉到了许立的心思,在收拾完家务、确定睡着了的女儿身上搭着凉被之后,也熄灯躺下。

窗帘没有完全合拢,微开着的窗户送进柔和的夜风,偶尔吹动窗帘,悄悄地摇摆一下。

天空中依旧堆积着厚厚的云层,月光十分微弱,屋子里几乎没有任何光线。安娜才躺下,便感受到许立炙热的呼吸,她心头一阵悸动,有些羞涩地迎上了对方渴望的嘴唇。虽然黑暗笼罩着他们,安娜还是清楚地看到了许立眼中的感动,她明白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等安娜冲澡回来,许立已经沉入梦乡。风更紧了,窗帘被吹得飘荡起伏,卧室里一度升高的温度,已经再次降低。她走到窗边,把窗户的缝隙关得更小,只留出细细的一条。发梢被吹动,遮挡住安娜的视线。夜空竟然晴朗了起来,一弯明月从云层后面露出了若隐若现的光芒。

床上的许立翻了个身,呼吸急促了一下,嘴里嘟哝出一句呓语,像个孩子似的蜷缩在大床的中央,睡得香甜。

安娜回身望着,眼里含着笑,像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和她比起来,许立睡觉时从不老实,这曾经让安娜甚是烦恼。可相处的时间久了,她才发现自己并不在乎许立翻身时的诸般骚扰,反而怕他躲在床边,和自己之间保持距离。

看到关于那场官司的信件,安娜在震惊之余,居然有一阵强烈的惧怕。怕许立陷入麻烦只是最表面的一层,她真正惧怕的,是自己竟然对许立在家门之外的生活知之甚少。从他们结婚到现在,安娜明白早年间的聚少离多,让他们习惯了各自面对生活,即便是后来在澳洲团聚,他们似乎也没有学会对彼此敞开心扉。

一会儿的功夫,月亮再次躲到了云层后面,窗外远处的街角,一辆汽车驶过。路边的大树枝叶繁茂,安娜只看到一闪而过的汽车尾灯。她侧头张望了一下,大树似乎已经融入了背景,只留下一大片深浅不一的墨色。

安娜突然就想到在丽贝卡家的那个傍晚,想到在那棵白千层大树下的两个身影。和当时心头涌起的疑惑不同,此刻的安娜已经不再怀疑许立和黄玉可之间可能有的暧昧,刚好相反,她觉得羞愧。

毫无疑问,黄玉可的坦荡是真实的,她对许立的帮助也是真实的。安娜努力回忆着,在她与许立共同的生活中,像那天傍晚许立放松的笑容,究竟在什么时候,不再出现?安娜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既定的生活轨道上太久,久到几乎自以为是了。

她双手环抱胳膊,用力抚平被夜风激起的鸡皮疙瘩,听着许立舒缓沉稳的呼吸声,一阵倦意袭来。安娜悄悄走回床边,抬起许立的腿,轻轻把他推回床的一侧,再躺平自己的身体,把头靠在许立的肩膀上。

终于,也沉沉睡去。

3.

“早啊!艾米!”火车站的站台上,听到身后有人呼唤,艾米立刻回身。四周人来人往,不断有向她挥手的同学路过,在人群中,艾米一眼就看到了史蒂芬,她咧嘴一笑,回了句“早安”。

一同往学校走去,艾米只觉得那段爬坡的小路变得轻松了很多。开学至今,他们似乎时常会偶遇,然后,便有说有笑地一同走入校门。

一个夏天不见,艾米又长个了,史蒂芬惊讶地发现,艾米不仅仅个子高了,似乎也不像之前那么单薄了。当然,她依旧苗条,只是白色校服上装的竖条纹显得曲折了一些。

他以为自己在面对艾米时,会紧张,会语无伦次。他确实紧张,以至于宽边校帽下面的头发总是湿漉漉的。但他倒没有语无伦次,恰恰相反,在最开始几天绞尽脑汁寻找话题之后,他开始恢复正常,甚至于健谈到让自己惊讶的地步。

和史蒂芬对自己的这一番折磨相比,艾米要从容得多,这或许得益于她多年当众表现训练出来的自信,再就是那些同龄女孩子乐此不疲中相互间传授的“恋爱技巧”。

艾米早就把史蒂芬假想成心目中的男朋友,甚至在女友一再的追问下,默许了她们的猜测。其实,她虽然心里充满期待,却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毕竟,她还搞不懂恋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好在她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反感史蒂芬,他故意装出来的成熟和幽默,在艾米看来是友好的表现。他也很绅士,至少他们已经这样结伴上学很多天,史蒂芬并没有像莉莉和吉雅说的那样,会对她动手动脚。他们聊了很多东西,当发现自己都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父母都是在他们年幼的时候移民澳洲,两个人读的书都相同时,除了开心,还是开心。

下午放学之后,艾米舞蹈队训练的两天,偶尔也会遇到史蒂芬。后者在学校弦乐队里拉小提琴,按照史蒂芬自己的介绍,虽然算不上最优秀的琴手,倒也不赖。

艾米小学的时候,学过几年钢琴,可她对那些模样相同的黑白键没有任何好感,手指头似乎也永远找不到正确的琴键。在安娜多次批评之后,她用无声的眼泪表示抗议,终于逃脱了练琴的苦恼。

但是如今,看到史蒂芬舞动小提琴时的优雅,艾米难免有些后悔。

“来,你试试。”乐队训练结束,故意落在后面的史蒂芬扬了扬眉毛,对艾米说道。

“我?行吗?”艾米眼睛连着眨了好几下,然后耸耸肩,做了个鬼脸。

史蒂芬忙不迭地点头,帮安娜架好琴身,再有模有样地调整好她胳膊的位置。“握好琴弓,像这样。”他从艾米身侧,扶住她的右手,缓缓用力,将琴弓划过琴弦,小提琴发出了轻柔的声音,居然十分悦耳。

艾米扬起了头,她的目光中有晶莹一闪一闪,她笑着,却并没有发出声音。史蒂芬像是突然间发现,女孩子的脸离自己很近,近到他觉得有光芒映照,还有一股清新的味道,让他想不顾一切地寻觅。

“然后呢?重新再拉吗?”艾米的话响起,就在耳边,却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史蒂芬心里一颤,连忙收敛起心神,快速点了点头,依旧扶着艾米的右手,重新舞动琴弓,拉出更多的弦音。

艾米小心配合着,不经意间,她看穿了史蒂芬的陶醉,“那是因为自己吗?”她在心里轻声问着,扭转到另一侧的脸颊,泛起红晕。

“唉,要是我小时候好好学钢琴,说不定现在也会学小提琴,也会在乐队里了。”试完了琴,艾米看着史蒂芬收拾的功夫,很有些遗憾地嘟哝着。

“现在也不晚啊!我教你。”史蒂芬脱口而出,又觉得唐突了,傻笑了一声,“不过你跳舞也挺占时间的……”

“说定了,你教我。”史蒂芬不过是脱口而出,却没想到艾米竟蹲下身来,凑到他的面前,十分认真地说道。

有那么一个瞬间,史蒂芬很想抓住艾米的肩膀,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把她揽在怀里,然后做出他酝酿了无数次的那个动作。

他甚至已经伸出了手,却突然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问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史蒂芬差点儿尖叫起来,身前的艾米却一下子站了起来。“哈里森先生,您好!我们这就离开。”她说得急促,史蒂芬看到了她微微抖动的双腿,他觉得有些懊恼,他们什么都没做,怎么哈里森先生的问话像是充满了指责。

好不容易站起身来,史蒂芬手里拿着装小提琴的盒子,他附和着艾米的回答,神情严肃地表示,他们刚才正在练习和交流,如今正打算离开。

哈里森先生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看向艾米的目光有些许惊讶。“你也在学习小提琴吗?欢迎你参加乐队的选拔。”说完,并没等艾米回答,转身走了。

过了好一会儿,史蒂芬和艾米才缓过气来,不知是谁先开始低声地笑起来,两个人很快笑弯了腰。然后,抓起扔在一侧的书包,他们朝着学校大门口走去。

“艾米,”走上通往地铁站的小路时,史蒂芬突然问道:“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他并没有看向艾米,那样子似乎在说着什么无所谓的事情。

艾米的脚步一顿,在史蒂芬也停下脚步后,她突然抬腿跑过,像是一阵风。风里传来一个羞涩的声音,“我不知道……也许……可以。”

看着艾米跑下山坡,一溜烟消失在转弯处,史蒂芬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剧烈,他用力呼吸,吐出一大口气,才突然发力,朝着艾米追去。一边跑,他一边无声地大笑起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