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三十五章 艾米的抗拒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09-07 10:57:55  浏览次数:70
分享到:

1.

“两位,请再仔细阅读一下合同的条款,有需要我解释的地方尽管提出来。合同是昆州房地产管理机构的标准合同,这方面你们不用担心。”在房地产公司里,许立和安娜凑在一起,一条条地仔细阅读着放在他们面前的购买商业物业合同,桌子另一侧的商业地产代理耐心地解释着。

“这里是开发商的信息,这是你们两位的,也麻烦再核对一下。付款的方式和时限是经过你们同意的,对吧?这里是违约条款,包括开发商逾期交付物业,以及你们的还款。首付10%,这个月底前需要支付,记得提前做好准备。”

安娜看向代理特意指出的地方,“六万元,”她心里默念着,这些年来他们的积蓄只比这个数字多一点点,看着白纸上的黑字,她觉得压力突然变得真切了许多。

“明白,我们会准备好的。”许立回答的同时,瞥了安娜一眼。安娜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头看着,抱以肯定。

“好,物业的交付期限是四个月,也就是今年的7月31日。如果开发商违约,将需要支付每个月购房全款6.5%的利息,违约超过两个月,你们可以要求终止买卖,除了首付款全额退还,刚才提及的利息,对方还需要支付一次性五千元的违约金。此外,我还为你们争取到了从物业交付、验收合格之日起,一年期的免费户外广告位,具体的面积和位置在附件里有说明。一般而言,开发商只赠送六个月的,这也算是我为你们额外获取的一点儿优惠。”

许立点点头,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安娜望向眼前的中年男人,从他略显得意的面容上,读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如释重负。安娜也微笑了一下,心里却想,这单买卖真的像他所言,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不过到了此时此刻,安娜也不打算深究这个疑问。商业物业多以出租为主,能够买下来经营,也是难得的机会。她暗自叹了口气,如果自己更早介入,或许可以争取更大的优惠。许立不行,他的愿望清清楚楚写在脸上,房地产代理原本就是精明至极的人物,看出了他的渴望,自然不会在价格上松口。

签署完合同,两个人礼貌地告辞,代理将他们送到门口,又再次叮嘱,银行贷款需要在合同规定的期限内完成,许立再次谢过,和安娜离开。

“贷款方面,银行那边还没有回复吗?”往停车场走着的途中,安娜问道。

“就这一两天吧,凯尼在等我们住宅的评估,银行比较保守,丽贝卡说,她有信心卖个好价钱。”

“嗯,我已经约了莎莉,这周末过来,把她喜欢的蔬菜和花拿走,我觉得如果一时半会儿在布里斯班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我们就先租一个小单元,这样的话,经济上的压力会小一些。”

“嗯,倒也可以。”许立伸手遮挡着阳光,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不过,让你们跟着受委屈了。”

安娜愣了一下,再度看向许立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责备。“一家人,不要说那么生分的话。我们如今的条件,比刚来的时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老许,这个生意是大事,我们可不能太过于自信。你我都是学医出身,虽说这些年你管理着诊所,但毕竟不是出资人。如今,这也算是我们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生意,万事开头难,一切都要慎重。”

许立抿着嘴,不再说话,他牵起安娜的手,用力握住,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所有的情感。安娜任由他牵着,心里也踏实了很多。

“对了,艾米上学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车子开出停车场不久,刚好路过一所学校,许立这才想起艾米,立刻问道。

“我已经看了好几所学校,还没有特别满意的。这个区是新区,附近两所公立中学都不尽人意。好些的私校,都在城区,离得比较远。而且,我比较倾向的那所私校,是女校,不知道艾米能不能接受。老陈的两个女儿都是从那所学校毕业的,成绩非常好,两个孩子的品行也相当出众。”

“另外,诊所的物业如果在七月份交付,我们后期装修、验证资质、购置设备等等事情做下来,也要差不多九、十月份了吧?我想着即便是房子卖了,倒也可以让艾米坚持完这个学年。她刚好读完初中,明年初换学校是不是更容易适应?”

“你这么打算,倒也合理,只是布里斯班开车过去,可少说也有八十公里,每天往返,会不会太辛苦了?”

安娜叹了口气,“是啊,我也有些犹豫。”

“我看尽早询问一下艾米的意思,你看好的学校,也尽快联系参观,记得带上艾米一道。她如今不是小孩子了,我们也得尊重她的意见。”

2.

“你怎么了?有心事?听说海伦小姐就要退休了,你们舞蹈队新来的辅导老师怎么样?好像没什么笑脸。”等到艾米舞蹈排练结束,和她相约坐在图书馆外面阴凉处的史蒂芬看出了艾米心不在焉的样子,以为她是为更换老师的事情烦恼。

艾米摇了摇头,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还好吧,她是比较严厉,但其实海伦小姐训练我们的时候,也是一丝不苟的。”

“那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一次,艾米终于抬了下头,神情犹疑着,像是有难以名状的心思。史蒂芬静静等着,他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即便看出艾米有心事,但并没有一个劲儿地追问。

“我不知道怎么说,星期日的时候,我们全家去了趟山里,那个地方叫明顿,你知道吗?”

史蒂芬摇了摇头,他和父母去过不少地方,却没有听说过明顿。

“就在黄金海岸内陆的山区,离得也不算远。那里有一处在山坡上的墓地……”艾米抬眼望向远方,从他们坐的地方,可以眺望到学校外面低矮处的火车站和一大片住宅区。当然了,一直向远方眺望,在天际边,依稀可以看到高低起伏的山脉,那里的某一处正是明顿山墓地。

听艾米缓缓说出两个弟弟在母亲体内遭遇意外而未能出世的往事,史蒂芬也是惊诧不已。他们之前曾经聊过,自己的父母都只有一个孩子,史蒂芬清楚地记得,艾米还曾经自嘲,说小时候每每提起,父亲总是插科打诨,强调要把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有艾米便足矣。

如今看来,真实的情况要残酷得多。

“那天,我妈妈哭得很惨,不是那种嚎啕大哭,连声音都没有,可眼泪一直不停地流着,她还说了好多后悔的话,说对不起我两个弟弟。我爸爸倒是没有哭,可脸色特别吓人,人也好像丢了魂儿似的。”

艾米战栗了一下,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抹过脸庞,看得出来,她被父母的模样吓到了,不仅仅是当时,之后也始终无法释怀。

“史蒂芬,我大概记起了一点点小时候的事情,我记得妈妈的确肚子大大的,那时候我们还住在一个联体屋里,我特别喜欢爬楼梯。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过两个弟弟的墓,回到家我就总做同一个梦,在梦里,我的父母在争吵,四周乱糟糟的,然后我就从楼梯滚了下去,耳边是我妈妈的惊呼,那声音特别吓人,就好像我摔死了。”说到这里,艾米的双臂颓然垂下,她等待着那每每将她从噩梦中唤醒的悲伤涌起,却总是发现,这一切的源头无处可寻。

史蒂芬听到艾米轻声的叹息,那声音很小很轻,却蕴含着他不曾体会过的痛苦。眼前的女孩子面容憔悴,不过几日功夫,竟有黑眼圈生出,虽然令人心疼,却平添了从不曾有的柔弱和凄美。

他想都没想,便把艾米揽在怀里,这个时间的校园,绝大多数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离去,偶然发现的这一处隐秘角落,有遮阳的天棚和四周高大浓密的植被,如果不特意经过,是很难从外面看仔细的。

艾米把头靠在史蒂芬的怀里,她并没想要哭泣,对于那墓碑上两个陌生的名字,她甚至无法和两个生命联系在一起,更无法想象,他们竟是自己的同胞。父母的哀伤,她很难感同身受,只是觉得可怕。

当终于弄明白这个家里不可触及的话题,艾米本以为自己会释怀,也会体谅父母对自己长久以来的隐瞒,可她总觉得一切并非那么简单,她没有把自己所有的梦境都告诉史蒂芬,在梦里,她的确滚下楼梯,似乎真的因此而丧命,但除此之外,还有她的妈妈,也同她一起坠落,而这一切的发生,是因为她的爸爸,是他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推下楼梯的。

“史蒂芬,你知道吗?当我妈妈站在那墓地最高的山坡,眺望远方时,我突然想,如果能让我代替两个弟弟死去,她能不能好过一些?会不会不要那么痛苦?”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史蒂芬心头顿时一震,震出一道透明的裂痕,随着那裂痕猛然扩散开去,疼痛才向他袭来。

几乎没有犹豫,史蒂芬一下子捧起了艾米布满泪痕的脸,她的眼睛一片朦胧,被泪水遮挡,那本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悲痛笼罩着她。史蒂芬将双唇压在艾米的嘴唇上,咸涩的泪水渗进他的嘴里,他闭上了双眼。

时间停驻,连空气都不再流动,艾米一阵头晕目眩,像是在幽闭的暗室里困顿已久,突然间走进阳光,走进清风,她的整个人都被从未体会过的强烈感受所震撼,头脑已是一片空白,唯一留存在天地之间的,只有那热烈的唇和无限温柔。

很久,却也仿佛是一瞬间,心脏终于恢复搏动,牙齿被对方不小心碰到,嘴唇也跟着痛了一下,艾米这才推开史蒂芬,却舍不得他的怀抱,两个人凝望着对方的眼睛,羞涩爬上脸颊。

一只飞鸟欢叫着从他们面前掠过,艾米像是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突然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和刚刚那一番慌乱相比,此时的她内心里升腾出从未有过的汹涌波涛,“他吻了我!”一个声音不断重复着,像是宣读着艾米从不敢轻易期盼的特权,对爱情的奢望,在这一刻清晰而有力,却也令她手足无措。

一大滴眼泪涌出,却不再是因为刚才的悲伤,艾米哽咽着,任凭史蒂芬拿开她捂着脸的双手,再度吻住她的嘴唇。

3.

带着凯文在海里玩了一下午,艾米也觉得无比尽兴。沙滩不远的地方,许立和迈克闲聊着什么,海浪一股股拂过他们坐着的地方,凯文乐此不疲,跑过去把迈克往海里推,再躲开父亲的“回击”,连蹦带跳地逃回海里,和艾米继续游泳。

莎莉和安娜没跟着来,大家吃过午饭之后,安娜便带着莎莉在后院里忙碌着,她把已经提前移植到花盆里的花花草草指给莎莉,一边介绍,一边帮她搬到前门,堆在大树的阴影里。

丽贝卡在前几天特意过来,和他们签署了委托售房的协议,提了一些如何布置房间,以供有意买房者参观的建议,在后院的时候,丽贝卡好一番吃惊,这才发现自己当日对花园的得意,实在是井底之蛙。

不过,安娜的蔬菜园和花园几乎占掉了后院的大半,让整个空间显得狭小了许多。虽然也有很多人热衷园艺,但这样一来,可能会吸引到的买家必然会少了许多。丽贝卡建议把丝瓜、扁豆这一类的藤生蔬菜全部去除掉,把横跨了整个后院的蔬菜架子也尽可能拆掉,至于说沿着围墙的一大片菜地,倒是可以保留。

安娜记下了丽贝卡的建议,虽然心里不舍,但她还是照着吩咐都打理了出来。莎莉不认识丝瓜,只对扁豆感兴趣,她还要了西红柿、南瓜等蔬菜的秧苗,再就是各色花卉和黄玉可制作的那个稻草人。

下午四点多,从海边嬉戏回来的迈克帮莎莉把花草菜蔬等物品放进了后备箱,他们催促着还在和艾米看电视的凯文上车,再次感谢后,礼貌地离开了。

回到屋中,安娜忙着收拾客人走后厨房里的狼藉,许立也累了,便进了卧室打算小歇一会儿。他才躺下,艾米便鬼鬼祟祟地溜了进来。

“妈妈怎么回事,为什么把稻草人还给莎莉了?”艾米一脸狐疑,那份担心的样子,和安娜如出一辙。

许立一惊,他并没有注意到,艾米一说,便立刻望向后院的菜园,果不其然,稻草人已经没有了踪影。心里一沉,许立却没在艾米面前表现出来。圣诞节的时候,许立并没有解释稻草人的来源,艾米始终以为那是来自莎莉的礼物。

“是这样的,为了能让我们的房子卖个好价钱,后院的菜地要好好整理一下,这些蔬菜大多数也准备除掉了。莎莉愿意接受一些,我倒也安心很多。”说话的却是刚刚走进卧室的安娜,这番话像是为了回答艾米的问题,却是向着许立说的。

“我没意见,你开心就好。还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你别一个人累着了,下个周末我们一起弄。”许立态度坦然,稻草人送给莎莉,对他来说,也像是卸下了一个包袱,虽然他突然想到黄玉可,已经有一段时日没有联系。

“等等,什么卖房子?为什么要卖房子?”艾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脸紧张,还有难以掩饰的错愕。

“你爸爸要在布里斯班开诊所,上个星期四下午接你的时候,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这一次轮到安娜吃惊,那天回来的路上,安娜把许立工作上的安排都告诉了艾米,可她哪曾想到,当时的艾米完全沉浸在收获初吻的意外和惊喜中,妈妈的话,她只顾得上囫囵吞枣装进脑袋里,根本没听清楚。

“您只说爸爸要去布里斯班工作,可没说要卖房子啊!”

“我提到我们可能会搬去布里斯班啊,毕竟离得太远了,如果一直住在这里,你爸爸每天上下班太辛苦了。”

“搬去布里斯班?那我怎么上学?”

“我正在联系那边的学校,正要和你商量呢。”

“商量?你们什么事情都决定了,才想起来和我商量?怎么商量?我的意见有用吗?我不离开这里,更不要转学。”艾米陡然提高了音量,她觉得无法再控制自己,面前的两个人突然变得陌生,变得不可理喻。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还有没有起码的礼貌?莎莉全家过来吃午饭,你妈妈一早起来忙到现在,一刻都不曾休息。”

“那是我的错吗?”许立略显严厉的话语犹如火上浇油,不仅没能缓和气氛,更是瞬间让艾米失控。“搬去布里斯班开诊所,不是你的主意吗?我们一家人原本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就因为你想要这样做,我和妈妈就得迁就你!这一点儿都不公平。”

“艾米,”眼看着许立的脸色骤变,怒火从他的双眼冒出,安娜连忙走上前去,挡在了许立的面前。“你听我说,这件事也才刚刚决定,我们真的没有把你排除在外的想法,毕竟你还是一个孩子,你爸爸这样的决定,也是为了我们将来生活得更好。”

“我不稀罕,我绝不搬家,绝不转学。”

“你还敢说!”安娜身后的许立一声咆哮,安娜连忙摆手。

“我知道你喜欢现在的学校,也没打算立刻让你转学。我们可以先搬到不太远的地方,等你今年完成初中的课程,明年再选一所好中学,开始高中的学业。”

“明年我也不转学,我就在这里。”艾米依旧是一脸怒容,在安娜说话的过程中,眼泪汹涌而出,她一边哽咽着,一边倔强地昂着头。

安娜呆立在原地,在她心里,艾米虽然偶尔顶撞许立,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乖巧懂事的,像现在这般执拗和不通情理,从未有过。

“你一个小孩子,这些事情得听家长的,你妈妈已经为你考虑得足够周全,你别蹬鼻子上脸。”许立指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女儿,心里乱成了一团,嘴里却不肯放下家长的架子。

“对,我是个小孩子,我什么都得听你们的,这个家,我从来没有地位,什么事情都是最后一个知道,我根本就是你们的附属品,别说决策权,连参与的权力都没有。对啊!你们不是一直都把很多事情隐瞒,就像我两个弟弟的事情。其实,你们压根就不该告诉我。我什么都不算!我也什么都不在乎!”

最后的这段话,艾米几乎是吼叫着说完的,她的眼泪飙飞,她也没顾上擦掉。一口气把所有的怨气发泄完,艾米转身冲出房间,紧接着,她的房门“砰”一声狠狠撞上。

安娜被这声巨响惊得哆嗦了一下,手足无措间,只能一动不动地站着。她的身后,许立一声长叹,跌坐在床上。

“这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安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过了好一会儿,看到安娜终于也缓缓坐下,许立长吁短叹,也是同样的无可奈何。

“叛逆期的孩子,我们都疏忽了。老许,她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小女孩。都怪我,这些天光顾着接下来的安排,却没能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早点儿告诉她,也的确应该征求她的意见。现在,可怎么办?”

许立半天没有回话,女儿的这一番抱怨固然言辞过于偏激,但他心里清楚,他们的确向艾米隐瞒了很多事情,这一次也的确没有考虑艾米。只是,他有些纳闷,去年底艾米学校演出那晚,他因为迟到惴惴不安,在开车回家的途中,还特意向女儿道歉,他记得清清楚楚,提到过上班的辛苦。而艾米则轻描淡写地说过,他们应该搬到离英格比更近些的地方。

当时,许立曾提过,那样一来,离艾米上学的地方就远了,而她毫不犹豫说,可以换到离得近的学校。这才不过转过年,没几个月,她怎么会如此抗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