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就算不可思议
作者:林木  发布日期:2021-09-12 14:52:02  浏览次数:76
分享到:

蜜蜂或蚂蚁

勤奋的蜜蜂正展开一场春梦

没有经过任何仪式,也不考虑梦的质感和色彩

蜂巢下的蚂蚁,作为搬运工

早已不搬运具体的词,但偶尔会携带字面的意义

世人皆知,任何梦都有自己的味道

但不见得会超越忙碌的蚂蚁

蚂蚁的工作和人类类似,急功近利,不关心写诗

不管灵魂会不会被掏空

口含食物,不停说些废话,重复着财富 

偶尔脑供血不足。蜜蜂不同 

它们和繁星相近,就连梦也有甜蜜的光泽

在黑白交叉的时刻,甚至给人宇宙的感觉 

所作所为已超越词语的字面意义

像那些远古的鸟群,它们飞来飞去的不是翅膀

它们会在最后一刻飞出自己的身体

 

木塑之身

一只鸟飞过头顶,重复着我

童年的声音。河水更没有忘记我

带着我漂流。我这木塑之身  

走过许多树林和水域 

现在索性让我沉入河底。那里没有你  

在秋天之外,你正用年轻的月亮歌唱

比始祖鸟更远古的旋律

 

就算不可思议

阳光照见二木不成林

三木不成森。树上爆裂的花朵

花瓣正吸吮阳光,发出婴儿般的声音

真实的叶子和虚构的叶子在风中一起翻动

叶子背后有一片稻田在荡秋千

稻田背后忧郁的村庄摇摇欲坠

一条不值得信任的河流绕过村庄 

从树木和稻田之间流过

我伸手触摸河流,毫无感觉

它比我的想象更抽象,要知道我的想象已有实影

我身不由己向下做个不可思议的手势

 

河流

从云端开始,那最神秘的地方

以自己的方式流淌,奔腾,冲撞,跌落

经过高山,丛林,平原

以自己的声音说着自己,说着过去

不论兴奋或平静。即使没人听见

不被忆起。流淌  

还是流淌。即使没有水坝和浇灌

没有两岸猿声和鸟鸣。不为未来

不为寻找自身之外的意义

也许是最初,也许是最后一条河

一条形而上的河,向下流去


上一篇:大象记
下一篇:诗性的太极图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