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徜徉在紫蓬山下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1-09-15 18:39:46  浏览次数:131
分享到:

紫蓬山,被称为合肥的后花园,更是安徽享誉在外的一处风景名胜。为何?

其一,源于自然。紫蓬山位于合肥西南,距城区约18公里。山脉东西绵延25公里,大小山峰100余座,主峰海拔188.7米。山上已知的植物多达109科478种,百年以上的古树1000余株,其中古银杏和龙须古榆已有500多年。还有孔雀树、石板树、巨型紫薇等名稀植物470余种。栖息各种鸟120多类,仅鹭鸟就有10万余只,资源丰富,风光秀丽。

其二,源于李典。三国魏将李典镇守庐州时,为了祭祀其七世祖李陵,在山顶上建了一座寺庙。庙,便是后来的西庐寺。山,也得名李陵山。

大明万历年间,西庐寺前建了一座玄武殿,悬挂的匾额为“福地紫蓬”,寓“迎紫气,赴蓬莱”之意。故,李陵山又称紫蓬山。

大清同治年间,太平天国将领袁宏谟解甲归田,入西庐寺为僧,重修了庙宇。岂料,光绪年间,西庐寺迭遭毁坏,连同八卦亭、通公塔、钟鼓楼、望湖楼以及清皇钦赐的如意、古鼎,慈禧太后御赐的《龙藏全经》和大明宣德炉等稀世之宝皆荡然无存。

公元2006年,人民政府斥资600余万元,重建西庐寺及其附属设施,才使得紫蓬山重现了昔日的辉煌。

其三,源于淮军。大清朝后期,为了剿灭太平天国,先后由曾国藩、李鸿章组建起了湘军、淮军两支以汉人为主体的军事集团。尤其是淮军,独领风骚40年,成为支撑大清江山的重要国防力量。

淮军,就诞生于紫蓬山区。紫蓬山,为天下苍生,为民族福祉,贡献了难以计数的虎贲儿郎。刘铭传、张树声、周盛波、刘秉章、潘鼎新、唐殿魁等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如今的紫蓬山,既是一方有着千百年历史文化沉淀的胜地,又是一处可以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休闲娱乐的园林。不仅有西庐寺、五百罗汉雕塑、周瑜读书处、洗砚池、文昌阁、李典墓,还有首任台湾巡抚刘铭传故居等众多古迹。

我的祖籍地,是丘陵上无山的一个小村子,恰好处在紫蓬山与合肥之间。站在村头,夕阳西下时向东看,大蜀山的山腰以上部分清晰可辨。而紫蓬山呢?就在村子西边。嗬嗬,本地人依旧称其为李陵山。可能是紫蓬山的海拔比大蜀山低了100多米的缘故吧,无论站在村子哪一处,也无论在什么时候,就是看不见紫蓬山。

我父亲曾在紫蓬山区的人民公社做过党委书记,我去过他的居所。可惜的是,面对着郁郁葱葱,似乎就在眼前的山峦,却没有机会登上去,一直念念不忘。

20世纪70年代初,我们村子家家户户都将过去的老屋子拆了重建,我家自然也没有落后。然而,我家的屋子与全村不同,屋顶上用的不是稻草,是从紫蓬山里割来的茅草。茅草是黑色的,比稻草长,也比稻草宽,更比稻草厚实,铺在屋顶上就如同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毯子,既保暖又耐久。因此,我对紫蓬山又多了一份仰慕。

成年以后,因为工作关系,我也多次到紫蓬山地区的一些部门、企事业单位走动。不知为什么,总是匆匆地来,急急地去,没有机会上山,心底里总感觉有一丝遗憾。

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九日,便是紫蓬山的庙会,方圆百里的许多人,都喜欢扶老携幼地去赶庙会。当然,庙会的主题便是到西庐寺进香、朝拜。我不能说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却也是不信佛,不信鬼神的。对庙会这样的事,一怕人多杂乱,二担心我这糊涂人扰了洞地佛地的清静。所以,没有赶过庙会,也就错过了可以多次上山的机会。

进入21世纪,紫蓬山成为国家森林公园,迎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机遇。我们几个朋友,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瞄向了紫蓬山,想在此开辟一个休闲养生基地。

谁都知道,紫蓬山主峰及其周边的土地比黄金还贵,是不能考虑的。经过考察,我们相中了紫蓬山西北侧,靠近圆通山的一个山坳处。这里两山对峙,一坳平坦,有一大片靠山傍路的开阔地。而且,一条清溪从山腰流向山脚,又潺潺而去。最理想的,是谷口正对着东南方,清晨的太阳照遍满目青山,绿接天地,云生脚底,仿佛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不由分说,此项目被命名为:紫云谷。随即与当地的行政机构联系洽谈,便顺利地签订了相关协议。一切的一切,似乎指日可待。岂知,我们几个人都是“水中月、镜中花”,囊中羞涩。真的应了那句话: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尽管,我们想了很多点子,找了很多机构,求了很多人,还是无疾而终。于他人,不过就是玩玩而已。于我,好似心中的寄托再一次落空了。

2019年的初春时节,应一个文化机构的邀约,我又来到了紫蓬山。这是一次采风活动,偏偏赶上阴雨连绵,冷风萧瑟,乍暖还寒。既定的路线是从唐五房圩到小井庄,再到刘铭传故居。最后,登紫蓬山,参拜西庐寺。

到达紫蓬山时,气温降到了入春后的最低点,人们却穿着很单薄的衣服,难抵寒冷的侵袭。故,主办方取消了登山的行程。

大巴在山门外的广场上停下了,人们大都双手抱胸,蜷缩在座位上,望山兴叹。

不上山,总不能不下车吧!稍停,人们还是陆续下车,在广场上走几步,看两眼,算是“到此一游”了。

站在广场中央,任由风吹,任凭雨淋,如同漂浮在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但是,我依旧抬起头,仰望着横亘在半山腰上的山门。

这是一座典型的宫殿式建筑,三栏四门,宝顶飞檐,巍峨挺拔,异常壮观。尤其是门头上的匾额:庐阳第一名山。几个镏金的草书大字,黄灿灿的,即便没有朝阳的照射,一样散发着燎人的光,令人振奋。

门柱上的楹联有三副,一联曰:紫气东来丛林千古毓锦绣,蓬山西去大众十方仰福缘。一联曰:娱目骋怀看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凝神静气听杏雨松风梵呗钟声。一联曰:淮军故里风云际会,林海奇观璀璨明珠。既深邃,又空灵。既幽远,又厚重。把紫蓬山的历史文化、地域特色等均表达得淋漓尽致。

人在山门之外,却有置身其中的感觉,仿佛那东方扑来的紫气已然穿透了我的胸膛,让浑身躁动起来,倒不冷了。

没有登上山去,固然不美。可是,我有幸在紫蓬山的山脚下久久地徜徉,或许是赶巧了,或许……能够在沉静中思考与畅想,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2021年9月2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