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偶感录_圖書館二三事
作者:萧虹  发布日期:2021-09-26 12:04:12  浏览次数:109
分享到:

我移民之初,在悉尼大学的東方圖書館任職。東方圖書館為該校的東方學系而設,那時只有中文和日文書,多年以後才加了韓文書。

我看到東方圖書館規模小,又沒有什麼發展的前途,對我來說,無異於雞肋。同時我始終暗藏讀博士的願望,這時就不顧一切辭職去讀博士學位。因此我在圖書館的時間不長就離開了。

多年以後的今天,還有一些圖書館的事。偶爾還會想起。

我的博士導師對中日兩國的文化都有深切的認識,他也是控制東方圖書館買書大權的人,我對他某些看法不無遺憾,但基本上他是一個真正的學者。解放初期他到北京,在琉璃廠買了不少有價值的線裝書,使得悉尼大學的東方圖書館成為澳洲除國家圖書館和國立大學圖書館以外中文藏書最豐富的圖書館。在某些方面可能還是最優的。

有一次他告訴我悉尼有一位收藏家把一批明代插圖本色情小說捐給圖書館,收藏在珍本藏書部裡,沒有編目,不讓人看。我當時好奇,以館員身分取出翻了一翻,不便多看,大致了解了一下,就還回去,心中想這可能是海內外孤本,有一天應該把它們好好編目,公諸於世,對研究版本和俗文學的人都是難得的資料。可惜我後來離開了圖書館,忙於寫論文,之後又一方面擔任教職,一方面做自己的研究,一直沒有顧及這件事,總覺得將來還有時間。

但是,等到我退休多年以後想起這事,向當時的東方圖書館館長提起,跟她一起去珍本藏書部找時已經連影子都找不到了,而且一點紀錄也沒有。這也難怪,原來就是怕有人因為它們的色情內容和插圖而索取觀看,故意不編目和留下任何紀錄。時間一久,珍本藏書部內人員幾經換過,何時被人偷去賣了也沒人知道。

我在這件事上雖說沒有什麼責任,珍本藏書部不歸東方圖書館管,我在圖書館任職時無權過問,離開之後,更沒有理由去管這閒事。然而,後來知道這些書的價值的人只有我,而我卻沒有去關心它們的狀況,以至於被人竊去。但是,思及“人亡弓,人得之”的哲學理念,就感覺好過一點:也許這個偷的人是對版本學或俗文學,甚至明代的插圖印刷有研究興趣的人,退一萬步說,偷書人為的是把它們賣個好價錢,但買書的人可能是一位收藏家,他或她慷慨地讓以上各種專家利用,最後不還是達到我理想中的目的了嗎?這個想法雖然有點阿Q精神,但能讓我良心上好過一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