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龙梭三娘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1-09-30 10:26:40  浏览次数:94
分享到:

(一)

元代末期,海陵有一人名叫江天石,是当地的一名巨富。他有一个儿子叫江璧,字玉人。江璧刚刚成年,江天石就用钱财巴结拉拢关系让他获得了乡试第一名。可他秉性并不聪明,文采更不是自己的长处,只是相貌长得还算是文雅俊秀。他学书以王羲之和王献之书法为范本,但也是仅仅学到皮毛而已。江天石对儿子的作为很是失望。这时他自己也上了年纪,成了一位举人老爷。

有一天,江天石当着来家作客人们的面,望着儿子江璧忧虑地说:“我中年丧妻,虽是满腹学问,可是现在苦于没有后代能继承自己的事业,这可怎么办啊?”在座的客人听了,一时都勉励奉承地说着好听的话。有个人说:“公子既然能乡试获得第一名,那不一瞬眼就能考上了状元吗?那时有了‘走马看长安十里红’的气派,这怎么能有愧作父亲的培养呢?”江翁对江璧获得乡试第一名之事心知肚明,听了客人这番赞扬话语后,叹息说道:“唉!我江天石的儿子,只不过是豚犬罢了!”

江翁家人中有一位特别擅于讨好奉迎主子的人。这时他揣摸到了江翁心思,就花巨金从江北购得一位逃难女子。她名叫作龙梭三娘,不仅相貌艳丽,也很年青。那位家人亲自将龙梭三娘送到了江府。她着穿刺绣短袄,乘坐油壁车,随她而来还有个小丫鬟。江翁一见大喜,当日就安排布置洞房和设婚宴,邀请一些亲朋好友,赋写新婚致辞,策划结婚仪式等。一时张罗忙碌的不可开交。

直至夜半时分,两行画烛引着江翁和三娘一起入了洞房。他高兴地掀须微笑,去掉扇巾盖头想与三娘调情。可却见她一副愁眉泪睫,妆饰浸润模样。江翁以为三娘对新婚洞房之夜恐惧,就稍微对她柔声细语想去搂她,不料三娘扭转身子,哭状更为凄惨。新婚之夜,新娘如此模样令江翁十分扫兴。他生气地说:“小妮子!难道嫌弃我老夫年迈了吗?我家又不缺吃缺穿,若能再给我生育一个儿子,你一转眼不就成了太母和太夫人了吗?为什么还这样忧伤呢?”三娘哀伤地凑近江翁,拜伏膝下,径直说出了自己的经历遭遇。她一边述说一边伤心落泪。
    原来这三娘是蒙古人,自幼跟随父亲鲁不花达赤达泥来到中国。父亲曾担任淮西行省平章政事。母亲在生她时,梦见天上织女投梭化龙而生下了她,所以就给她取名为“龙梭三娘”。她一直没有兄弟,常恨自己缺乏亲情关爱。父亲行事一向性格刚直严厉,与一位御史莽吉兔积怨不能相处。有一次,父亲偶为顽僮小张无礼一事生气,酒后用鞭子抽打他的背。之后小张为此怀恨在心,逃至莽吉兔家中,以蜚语挑拨离间,致使三娘父亲背负贪污罪名被革职。皇上又下诏书将他收刑狱论斩,后病死于监狱。皇上为此仍不罢休,下令没收了三娘家的财产。三娘又被自己的恶叔骗出,盗卖此地。她小时曾被父亲许配与一位叶姓同僚的儿子叶子荷。他的父亲不幸也去世。之后,这位叶生因家境贫困,不得已流落到了福建。听说是在一个刺史那作幕僚,但与三娘久无联系。三娘将自己经历述说完毕,又对江翁说道:“‘罗敷本有夫女也’,乞求翁怜惜我的身世处境”。
    江翁听完三娘一番述说后,刚才那股蛮横气势一下就消失了,反倒惊的汗如雨流。他感慨地对三娘说:“老夫不才,有个儿子虽说是一名乡贡士。可我哪敢依仗这家伙的面子而随便抢他人媳妇呢?女公子请安心在这暂住。老夫我自有办法,为圆你夫妻乐昌破镜心愿!”说完就想去自己旧卧室独眠。三娘扯着他的衣服还是悲哀哭泣。江翁奇怪地问她怎么回事?三娘说:“您是长辈,能不能将我收为干女儿?不然,总避免不了瓜李之嫌。”江翁想了一下,“好吧!”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当晚,江翁还专门派了可靠的奴婢陪伴三娘睡觉休息。

   (二)

 第二天清晨,江翁早早从旧卧室起来外出散步。购买三娘的那位家人见了特别好奇,就问新婚洞房之夜为何不与新娘共枕同眠?他对那人谎称:“她的父亲曾与我有交往。她就是我的干女儿。怎能忍心玷污她?”回到房中,他随后就用信封装好一些金银,派遣了一位特别能行走,办事利索的家人去福建寻找叶子荷。他大约寻找了一个来月,终于将叶生带了回来。江翁见叶生一幅翩翩儒生模样,虽然穷困寒酸,可才华却胜过自己儿子万倍。只可惜他的学业已荒废了。江翁当日设筵宴,将叶生招为女婿入赘,并与他约定:婚后仍旧去学馆或是军营住宿,但每天得上交一篇合格文章作业,才允许回来团聚一次。叶生对此恭敬承诺。

一次回来团聚,晚间叶生到三娘卧室想与她亲热。三娘不同意,对他说:“郎君难道不知道江翁对我们恩重如山吗?如果还不发奋励志,怎么能报答他的大恩大德呀!”叶生听了很是惭愧,转身就走了。从那以后,就是叫他回来进屋,他也不入,只是埋头苦读。经过一年时间的攻读,叶生将以前学过的知识全复习完毕,而且更全面扎实。江翁见了满意地说:“行了!”就赠送银两给叶生,让他进京赶考。临行前,三娘哭着对叶生叮嘱道:“一旦错失这次机会,就不必回来见我!”

叶生通过礼部会试,初试锋芒,一举告捷,随即被录取委任为会稽太守一职。他轻车简行赴职,审理判决案件明智如神。江翁听了此事,很是喜悦赞赏。他亲自为三娘打点行装,派仆人奴婢送她去叶生任职的地方,并写了封信让信使专程送给叶生:

    得知女婿高升,特别高兴!可不能舍了眷属去任职啊?虽然为公而忘家,做的不错。但我的干女儿三娘也是一位有文采的女子。她作为了你的贤内助,一定会使你善政可观。何况你们伉俪二人,患难离合,婚姻非同寻常。哪有丈夫已是太守,还不谋求和妻子在一起的道理呢?至于我现在的近况可向干女儿询问得知。林泉杳寂,车马音稀。只是备好笔墨随时为贤婿纪录丰功伟绩。

珍重!珍重!不尽欲言。

叶生收到江翁的书信,恭敬将自己双手洗了后才拆开念读。他读后极为感激,流着泪对信使再三拜谢,而后专门以莲花装饰的车子迎接三娘。之后还打算寻觅浙江一带上等土产和奇珍异宝用来回报江翁。三娘阻止他这样作。她说:“不要这样。受人大恩,怎么用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回报呢?回复一封短信就行了。”从此夫妇二人才朝夕相处,安静和美,如同奏琴瑟,情感十分融洽。
    照理说,三娘和叶生二人团圆相聚应该是跨风乘鸾,比翼双飞。可是三娘来了后,叶生见她总是郁闷不乐,像似有什么心事。问她怎么回事也不说。有时她还独自一人悄悄泪流如珠。叶生就想法令三娘开心。他见三娘生性喜好种植花草,就派人去浙江各地收集一些奇花异草。三娘领着仆人奴婢种植花草,将衙内宅院美化的好似画图一样漂亮。她又喜好购买金线和孔雀羽毛等物,镜匣、竹筐和茶几上堆积满满的。三娘闲暇时还和奴婢们一起采集花掰上的露水用来酿酒,封存于瓮中。她对自己酿的酒,一点都不饮。她又指使奴婢用金线编织孔雀羽毛,制成女子佩穿的漂亮衣甲。上面雕绘刻画,穷极鬼工。衣甲制作完毕,也没见三娘着装披穿过。

(三)

第二年,江翁的儿子江璧因羡慕叶生富贵显赫,就私下盗取库藏金银数万两,奔走京城,处处贿赂有权有势之人。即便是宫中女官和有权势的太监,全都收到了他送的银两。开考之日,又雇请高手代笔参考,竟然一战告捷。金殿唱名传呼:江璧中状元头名!此时莽吉的公子哈哈木榷也参加了这次殿试,但因应试作弊被罢免除名。莽吉为之特别愤慨。这时恰好有一位江璧的仆人晚间出行游荡,不慎进入皇宫禁地,被禁军捉拿严审。审讯中,这位仆人竟道出了江璧通过贿赂获取头名状元的大概内情。莽吉公子得知此事,就罗织罪名,上疏弹劾江璧。皇上因江璧科场舞弊,下旨将他捉拿入狱,判处闹市执行死刑。

江翁听到这一消息,大为震惊。他悲哀地说:“我不曾想自己到了暮年,竟然见的是儿子遭受断头的惨状!”他急忙写信将情况告知叶生。三娘得知后勃然起身对叶生说道:“你安心忙你的公务。这件事由给我去办!一旦办妥了,就是一举两得!”当天深夜,三娘急忙更换装束,带着两个贴身奴婢,携带酿酒和编织的衣甲,快马加鞭飞奔而去。叶生恐怕这件事传出去,遭受非议,告知家人保守秘密,切不可对外宣扬。
    三娘和奴婢策马急匆匆来到关外。她知道皇上的姑姑四公主名叫伊拉布,下嫁于锦兰国王。这位公主平素不仅好喝酒,而且特别喜欢打猎。三娘和奴婢就选择躲藏在长城下公主经常到往之处。她们怀揣干粮,伏在草丛林间耐心等候。随行的俩奴婢都是南方姑娘,见了关外黄沙秃岭一片荒凉景象,极为扫兴,时常心烦意乱埋怨。三娘也不理会她俩的怨言,只是翘首期盼,耐心等待公主到来。

    有一天,三娘突然听到过往行人在相互提示告诫:“今日王妃将要来这里出行打猎,千万不要放养牛羊,以免惊了王妃车驾”。三娘听见他们这番转告,心中大悦,心想机会终于来了!赶紧叫俩奴婢做好准备,随机行事。

不一会,果然就见有数十个皇宫卫士健儿,手持兵器骑马冲驰过去。随后就有数十个艳妆宫女,乘着骏马,舞剑挥戟跟着过来。之后又来了数十个挎着弓箭,手持兵器的侍卫。队伍的后面锦旗如云。只见一位裹着黄衣的美人,年约三十来岁,骑着一匹紫骝马,扣紧马的缰绳缓缓而行。三娘一见那位女子,料定就是公主。她和两位奴婢一直像兔子样潜伏着,见公主的马匹慢慢行近时,仨人突然像鹘样跃起,向公主马匹奔去。公主身旁的侍卫和宫女们赶紧将她们一下逮住,抛到公主马前,并将刀剑架在她们仨人脖子上。

公主见擒拿的是三位女子,以为她们是刺客,就想亲自审问。可当一看她们长相漂亮,尤其见了三娘娇小模样,相貌又特别婉柔美丽,就不忍心杀了她们。公主含笑问三娘:“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三娘原本就通晓蒙古语言,此时见公主一幅温和模样在盘问自己,便知道已无险情。于是就神情镇静,整理好衣襟跪下对公主说:“小女子深受娘娘庇护,只恨自己无法报答,谨以葵花向日的真诚情意,亲手酿制千娇百媚酒和手织金翠如意通心甲,奉献娘娘,但愿您永远长寿!”说完就将酒和衣甲呈上。公主一听是三娘亲手酿的酒,赶紧品尝。喝了感觉香沁心脾,满嘴甘甜,不由赞赏道:“这酒的味道酿的真美!”随后又披上那件金翠衣甲,就觉得身段符合,光彩烛云霄。周围那些宫女见了,齐声呼喊千岁,还都说:“这衣甲编织的太美了!”公主由此特别喜欢三娘,就将她和奴婢携回后宫。让她们教宫女酿酒和编织技术。

(四)

 三娘和俩奴婢在公主后宫一起教宫女们传酿酒和编织衣甲。公主也时常过来观看,与三娘聊天。三娘日渐与公主交往成熟,公主对三娘也喜欢的不得了。有一天,三娘突然哭着请求公主,说自己的家在中原,因思念家乡,想要回去。公主听了惊诧地说:“孩儿啊!闹了半天,你竟然是一个中国人啊?那又为何远程跋涉,为我这尽这番孝心呢?小娃儿为何不明说出事因?我这作长辈的也好会为你尽力啊!”

三娘伏在地上向公主连连叩头数十下,再三称自己是死罪之人,然后又向公主详细诉述了自己的家世和苦难经历。她谎称江璧是自己哥哥,遭受莽侍御父子的冤枉陷害,请求公主伸出援手,免除哥哥死刑和牢狱之灾。公主听后感慨地说:“我道是什么大事呢,就这么小小的事,还值得你这样费心作难吗?”她马上传懿旨,亲自率领队伍进关去救江状元,并命三娘自己带着奴婢先回家听候消息。

没过几天,公主的车队将抵达京城。皇上得知这一消息后特别畏惧,亲自出城准备迎接。因为公主原先在宫中时,皇上还处在幼年,宫内有些人就总是谗言诽谤他。他也是依赖公主的时常呵护相助,才坐上了皇位。公主虽然貌美心慈,但性格刚烈。回皇宫若有什么要求不遂心如意,必将发脾气骂人得到满意才停止,所以皇上都惧她三分。此时公主进了皇宫,就板着脸问皇上:“陛下也应该知道新状元江璧这个人了吧?他是我的养子,你知道吗?为什么要断绝香火之情!还忍心将他这位鳌头佳士关进监狱?”皇上被公主一时质问的沉默无言。公主立即求得皇上下令让江璧出狱,并让皇上当面测试他是否具备真才实学。

这时皇上左右的人都已暗中奉了公主懿旨,偷偷为江璧事先找了高手代笔做好试题。一切暗中操作毫无破绽。江璧当面完成试卷,条理精确详密,文采辞句瑰丽。皇上审阅后拍手称赞道:“自古到现在原本就没什么空腹状元,这莽吉奴是个什么东西,竟敢胆大妄为胡说八道!”于是降圣旨令江璧官复原职,予以家人三代封号,又授以他出任两江监察道廉访使一职。这时,皇上手下又有人告发莽吉子哈哈木榷考场作弊一事。皇上听了极为震怒,下令没收他家财产,收缴银两巨万。将莽吉发配充军云南,竟然死于途中。又判决哈哈木榷斩首于街市。见皇上将这些事判断完毕,公主才放心离京返回。
    自打三娘走后,叶生一人在家独居,他时常担心三娘,盼着她早点回来。一天晚上,他关门点灯坐下,正思念着三娘,突然听见院内传来一阵匆忙细碎的脚步声。他赶紧起身开门去察看,三娘已和俩奴婢女进入了屋内。三娘握着他的手笑道:“郎君,这向分别后一切都还好吗?我回来啦!”叶生一见,顿时喜出望外,一把将她抱入怀中,惊讶问她:“你是飞仙啊还是剑侠?不然怎么会去回如神呢?”三娘笑着说:“都不是啊!只是怕失去这次机会,实在无法可以报答恩德和洗雪怨恨罢了。”

江翁听说自己儿子江璧绝处逢生,一时还不知为何得以皇上宽大处理的缘故,只道是皇恩浩荡,自家祖上积德报应所致。众人得知这一消息,接踵而至前来祝贺道喜。前一向原本冷寂凄凉的江府立即门庭若市,宾客满室。江翁欣喜若狂,只是为了庆贺儿子官复原职,高升授命整日大摆筵席,忙的不亦乐乎。忽然间,就见三娘身着华丽装束跃马而来。她下马后先是对江翁恭敬祝贺,然后跪拜行礼。起身神色凝重地对江翁说:“人贵在知足。”江翁听了三娘这句话,马上明白了话里的玄机,于是就说:“对!这话有道理!”三娘见他明白了事因,便告辞策马而去。江翁当日就命江璧立即上疏皇上称病辞去了官职。后承皇上恩准,江璧得以回归田园。江翁之后闭门谢客,对任何人再也不提儿子江璧中状元之事,直至临终。


上一篇:王大姑
下一篇:改建风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