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而今寂寞问蓝天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1-10-05 22:37:49  浏览次数:87
分享到:


而今寂寞问蓝天,何故匆匆未领先。留念前程难瘦马,贪求翰墨罪婵娟。平生羸弱皆因醉,一味痴迷只为烟。别道商山非四皓,听风赏月赛神仙。

这是一首七言律诗,乃梦中所得。嗬嗬,已经很多年不写诗了,岂非怪事?

闹腾了几十年的舞台,不再属于曾经的主人,且渐行渐远,一种失落的感觉油然而生。看天,仿佛矮了许多,云彩也变得迟钝与混浊。看地,到处都是灰尘夹杂着落叶,一派萧瑟的景象。

本是一个思想独立,个性强悍,做事雷厉风行,说话直来直去,勇于承担责任,敢为弱者呼号的人。忽然……还真的不敢说是什么样的一种心境。

蜗在家里,没有多少事可做,尤其是没有了目标与压力,心中少缺了某种支撑,似乎一身的皮肉都要垮塌了。

家里自有家里的事,锅碗瓢盆,油盐醤醋,洗洗涮涮,擦擦扫扫,也是需要时间与精力的。可是,怎么能把这些琐琐碎碎、杂七杂八,完全是保姆干的事情……

尘世间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冷漠与残酷。回到家里,就如同漂浮的飞叶,必须落定,归于沉静,方是最终的结局。

世上万事都难,最难的则是沉静、安定、收心!

当一种环境被另一种环境替代时,人的精神面貌也会在不经意中被改变,就好似纯白的绵丝换成了棉花,颜色与重量差不多,质感与精度却是天壤之别。

每天,置身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围着锅台转,丈量着楼上楼下的阶梯,琢磨着一两油二斤米的日进日出。岂知?那潜藏着的,磨炼了几十年的“情商、智商”,何以消弭,何以释放,何以……

身体原本是健康的,即便不像年轻时似钢若铁,也一样运转自如,主要零部件不曾受损受伤。谁能说得清呢?就在此时,无事可做了,轻闲了,倒平添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毛病。

心中无由的焦躁、烦闷,看什么人都不顺眼,干什么事也都无精打采。整天困顿不堪,庸庸懒懒,哈欠连连,仿佛几个世纪都没有睡过一个踏实的觉了。怪吧,到了晚上,又比什么时候都清醒,躺在床上,脑子里循环往复地思考着旧事新闻,眼前流逝着天南地北乱七八糟的过往。甚至,根本就不存在的千奇百怪也能控制着身心与思维。

睡不着觉,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带来的是一系列的恶性循环。血压、血糖、血脂“三高”等疾患,不间断地开始了突击。肺、肝、胆等,要么出现结节,要么产生结石,仿佛固守的阵地有被突破的危险。

记忆力减退,令人心里发毛。说话颠三倒四,做事忘东忘西,更加叫人惊悸。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去超市买菜,竟能不缴钱就大摇大摆地出门了。

看起来事情不大,却后怕得不敢想,不愿提,不能说。因为,种种迹象表明,这就是老年痴呆的前兆。

老年痴呆,学术名叫阿尔茨海默病,是老年前期和老年的中枢神经退行性病变。主要症状是认知功能退化,记忆减退,神经衰弱等。随着疾病的发展,记忆障碍逐渐恶化,其他症状也会不断地出现。此病,无法医治,愈发严重,直至……

发病的原因,暂时还不清楚。据医学专家们的研究表明,主要根源应该是遗传与环境恶化造成的。

一旦“记忆减退”,就会往“病”的方向联想。一联想,问题就愈大,精神就会高度紧张,甚至要崩溃。无病,也能成病。

不过,倒也坦然。祖宗几代,百十年来,从未听说有此病的,没有遗传的基因嘛。难道,天上真的会掉下一个“林妹妹”?

似乎有一阵轻风吹到了耳边,缭乱了发梢,给人一种舒畅的感觉。忽然,脑子不再那么沉闷,眼前也有了一丝光亮。心里头想:是不是有些“犯二”、充傻!过去的,早已过去了。再艰难的,再风光的;最不能忘的,最需要放开的,不都是过眼烟云了吗!还有多少是自己的,还有谁能记住一个退出历史舞台的过客呢!

百无聊赖之际,倒捡起了年轻时就倾心的书法,或许可以消磨这难耐的时光。一点一横的,从柳公权写起。在赵孟頫的意境中,重新认识世界的直线与斜角。触摸王羲之的神韵,再一次地搜索着人生的支点与坐标。

一天天的描画,一月月的勾勒,看起来是在写字,又似乎是在练气,倒让浮躁的心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就如同绑着绳索的双足在滚滚红尘中走累了,需要找个地方,松一松歇一歇,静静地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从早晨到夜晚,从阴雨连绵到阳光明媚,坐在桌边,时不时地看一眼窗外,仿佛是第一次看天。这天是蓝色的,蓝得清纯亮丽,蓝得高旷深远。有云彩,一层层一片片,好似锦缎银纱,随风袅袅,扶枝冉冉,轻灵,悠雅,好不自在哟!

忽然,有了一丝感悟。心中的混浊无序,是对曾经的过往放不下,绕不开,还有一点点的杂念在滚动着、企求着。看轻了,看透了,一切也就回归到了原点,就像初入世界的婴儿,赤条条的,无牵无挂,无喜无悲,本真的自我,不是神仙似神仙!

 2021年9月16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下一篇:市长夫妇1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