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潘多拉手环 第五十四章 归于平静
作者:安菁  发布日期:2021-10-08 11:48:09  浏览次数:45
分享到:

1.

急诊室候诊区的角落里,摆着一棵圣诞树,此刻已经点亮了彩灯。只是和那些闪闪烁烁的彩色光芒不同,三三两两不多的候诊病人和家属,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安娜坐在椅子上,望着婴儿车里正在熟睡的威尔,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赶到肇事地点的时候,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被打的苏菲和她的朋友们灰溜溜地站在稍远的地方。眼圈红肿,一脸死灰的艾米蹲坐在地上,她的身旁站着购物中心的保安。拖着像针扎般疼痛的左腿,快速跑上前,安娜一眼便看到了平躺在地毯上的威尔。

他的头上贴着一大块纱布,丝丝血迹沾在额头和脸上。他的右臂明显肿了,一大片淤青分布在娇嫩的皮肤上,尤其显眼。

安娜还没来得及问话,对面又走过来两名警察。艾米像是丢失了魂魄一样,对身边任何人的发问都不理不睬。

救护车很快也到了,带着安娜和威尔先去了最近的医院。艾米还被留在购物中心,她需要配合警察,完成笔录。安娜无暇顾及艾米,只盼着威尔不要出事。

照了片子,留在急诊室观察到晚上,威尔的情况并不严重。婴儿车被他弄翻,让他的脑袋撞在了地上,好在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及大脑。被车子砸倒的右手臂软组织挫伤,没有骨折。躯干上也有一些瘀伤,都不严重。

后来赶过来的艾米,终于在母亲的逼视下,断断续续讲述了意外发生的经过。她没有重复苏菲那些让人难以承受的恶言恶语,但她绝望的表情,已经透露了所有。

安娜一句指责的话都没有说,她只是痛恨自己。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艾米很少出门,一度的,安娜以为那是带孩子的辛苦所致。如今她才意识到,身为少女妈妈,还得承受被孩子父亲遗弃的现实,艾米又怎么可能坦然面对一切?

“药已经取了,咱们回家吧。”安娜一下子清醒过来,才惊觉自己居然打了个瞌睡。艾米站在身旁,手里提着从医院药店刚刚买的药,她低下头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威尔,转身将安娜搀扶起来,祖孙三人沉默着走出了医院急诊室的大门。

走到外面,一阵凉爽的夜风吹过,不远处街道上依旧闪烁着节日的彩灯。安娜有些费力地弯腰,把威尔身上的毯子盖好。一旁的艾米连忙凑过去想要帮忙,却被安娜阻挡在外。

看着母亲极度疲惫,却依旧对威尔呵护有加的样子,艾米羞愧难当。自从出事,安娜几乎没有开口。当她随着担架上的威尔离去时,艾米几乎要哀求出声,她不想一个人面对警察的质问,更不想再度面对依旧一脸鄙夷的苏菲。

回程并不遥远,艾米却睡着了。安娜从后视镜里看到她憔悴的面容和一直没有放松的眉头,头又疼得厉害,她强打精神,用力咬着嘴唇,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一点儿都不拥挤的道路上。

这个圣诞节,注定又和快乐无缘。她突然想到两年前的同一个夜晚,他们三个人相互依偎着,轻轻松松地说着家常话。而此时此刻,沉到海底的心,几乎感觉不到跳动,安娜再抬起眼来,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那份宁静与安详,似乎从未走远,却再也够不到了。

2.

安顿好威尔,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洗漱完毕的艾米缩在沙发里,像个雕塑。她的背影单薄,肩胛骨的轮廓从衬衫里面显露出来,更添加了一份孤独。

“去睡吧,已经很晚了。”安娜看了一眼堆在客厅桌上的东西,她实在没有精力继续收拾。第二天她还要上班,身体的疲累已经到了极限。

“妈,你就不打算骂我一顿吗?”艾米抬起头,一脸倔强地望着安娜,表情里有一种无处发泄的苦闷,已是无法抑制。

“我累了,明天还要上班。你夜里记得多看几次威尔,有任何情况立刻叫我。”安娜没有理睬艾米,她说完这几句话,便一边揉着肩膀,一边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你等一下,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你就骂我几句,不行吗?”艾米冲到安娜面前,气急败坏地大口喘着粗气,看得出来,她在尽可能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却不肯让安娜轻易离开。

“艾米,别闹了,好吗?如果我骂你有用,现在会是这样的情况吗?事情已经发生了,继续纠缠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明天照样会到来,我们的日子还得过下去。”安娜摇着头,依然躲避着艾米的视线,她心里的烦躁也在升腾,对艾米的失望越积越浓。

“妈,我只想求一个安慰,你骂骂我,我心里好受一些。这有那么难吗?我也不想威尔受伤,我……我是个笨蛋,我没用,我不配做母亲。”眼泪汹涌而出,艾米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沮丧和自责,她哽咽着,骂完了,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够了,艾米。你打完自己的同学,还不过瘾吗?还要打自己?你不觉得幼稚吗?这样有什么用?所有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的。既然选了,就咬着牙走下去。你就算恨死了自己,还能怎么样?”安娜抓住艾米的胳膊,自己也气得浑身哆嗦个不停。过了这么久,她以为艾米多少成熟了一些,没想到,她还像个孩子一般,那么容易便失去了控制。

“是,我没用,我又让你失望了。我什么都做不好,做不对。我还很下贱,年纪轻轻就和男人上床,还怀了孕,生了孩子。我就是个无药可救的贱货,我让你蒙羞,让你的颜面尽失。”艾米一把甩开安娜的手臂,当长久以来积攒的所有委屈冲出身体时,她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智。

安娜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她把身体靠在墙上,愣愣地望着女儿。这些话她从别人嘴里、眼中感受过很多次了,却没有一次令她像此刻一般心痛。她当然怨恨过女儿的轻率,但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疏忽管教的自责。

“艾米,妈妈从来没有质疑过你和威尔父亲之间的感情,就算是一时冲动,在最开始也是纯洁的。你们都还是孩子,威尔的父亲在他到来这件事情上,不敢面对,选择逃避,这些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说你,无论是因为信仰,还是出于母爱,生下了威尔,就坦然面对。不要再折磨自己,也不要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好不好?”

“我做不到,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我知道自己爱着威尔,我想倾尽所有好好照顾他。可我真的做不好,他才那么小,就跟着我这个没用的妈妈吃苦头,被别人笑话。以后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努力活下去!不然,还能怎么办?”

“妈!”艾米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摇着头,“我没有你那么坚强,我也不像你,什么都可以承受。爸爸死了,你遭了那么多的罪,却一声不吭。我知道你的头疼、腿疼从来都没有减轻,我也知道你自从丧失了味觉,就再也享受不了食物的美味。我更知道上班对你有多大压力。而你,不但坦然接受,还可以努力做好。可我,我只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她继续摇着头,像是想要摆脱此刻的自己,她搞不清楚安娜为什么可以如此镇定地面对一切,与母亲相比,艾米只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我的逼迫,让你父亲丧了命;我的疏忽,让你陷入无法摆脱的困境;我的无能,让我们如此艰难地度日。如果所有的伤痛,能抵消掉我对你的愧疚,我情愿全都承担下来。艾米,别再为难自己了好吗?你现在是个妈妈,能够体会生活中的无奈。那你就想想,我也是妈妈,我也想给你和威尔最好的生活。我除了咬着牙,拼尽全力,我还能做什么?”这样的话,盘踞在安娜心底已经很久很久,她却从未向任何人吐露过。如今,眼看着艾米几近崩溃的模样,她再也不想让她独自承受。自己的脆弱和悔恨,如果能给艾米哪怕一丁点安慰,她愿意做任何事情。

艾米停止了疯狂的举动,眼睛里却还是无尽的悲哀。可惜安娜这一番真情吐露,并没能让陷入绝望中的艾米听懂。她看着竭力劝说自己的母亲,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她自己从来都没有安娜那般坚强。

“妈妈,你是圣人,可以面对一切苦难。我却不是,我不配得到你的爱。”她心里默默想着,不再阻拦安娜,从她身侧走过,脚步踉跄。

3.

圣诞节飞快地走过,紧接着便是新年。一月份没走完,中国春节又到了。

威尔头上和胳膊上的外伤很快痊愈,只是在额头留下了一条细细的疤痕,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大年三十,丽贝卡好说歹说,把安娜祖孙三人弄到了家里,一起吃了个年夜饭。安娜给姐姐打电话拜年,没说几句,安然就动了情。在最初一段时间里,她们瞒着老父亲,没有告诉他许立去世的消息,却终于还是被长期没有听到女婿问候的声音所识破。安齐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一天一夜,茶饭不进,吓坏了安然。安娜也惊出一身冷汗,隔着太平洋,在电话里跟父亲道了歉,也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这件事总算是平息了。

那之后,她便不敢再对父亲有任何隐瞒,艾米怀孕生子的事情,也委婉地让安然告诉了他。老人家什么都没说,只是嘱托安娜照顾好女儿,还特意让安然给汇了几万元,说是要给艾米补身体,还说她年龄太小,一定要照顾周全,千万别做下病。

安然原本想要申请探亲,帮忙照顾妹妹一家。可自从白蓝鑫去世,白文彬的身体便时好时坏,那一年又刚好赶上他们的独生子白智渊高考,为难来为难去,被安娜知道了实情,便坚决拒绝了她的好意。

如今,威尔快一岁了,一家子人各自的生活也渐渐安稳了下来,安然心里疼惜自己的妹妹,却强忍着不敢在安娜面前表露出半分。从小到大,她知道祖父母的偏心,一直是安娜心底最深的痛楚,原本想着,她考上了医科大学,当上了一名医生,有了自己的爱人,还那么努力、那么优秀,生活必然是一片光明的。却没想到,厄运一茬接着一茬,从来都不肯放过她。

黯然伤神了一小会儿,安然只得把这份心疼藏起来,换上一副笑脸,张罗着全家人热热闹闹地过年。她知道,在大洋彼岸的安娜,一定和自己一样,再苦再累,也得高高兴兴把年过好。

春节过后,贵叔特意约安娜谈了一次话。行医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安娜的医术和医德都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她慢慢积攒起来的声誉,让她成了诊所里最忙碌的医生。除此之外,她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融洽,这里面包括爱挑剔且碎嘴的吴医生,还有就是得空就会偷懒的小夏。

贵叔的太太身体不好,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脑子也开始糊涂,还走丢过两次。贵叔自己的年纪也大了,诊所的生意要操心的地方很多,他甚是吃力。

手边的医生,原本就是流水的兵,有来的,更有走的。年轻些的总有心气,或者想着自己开业,或者想换个更体面、赚钱更多的工作,他曾经刻意培养过几位,都无疾而终。自己的两个孩子,对中医没有任何兴趣。贵叔明白,如果把生意交给他们任何一位,不出一年,恐怕就是关门歇业的结果。

思前想后,他看中了安娜的踏踏实实,虽然知道她身体不好,家里还有个半大不小的女儿和年幼的外孙需要照顾,但贵叔琢磨着,自己怎么也能再干个三五年,到时候,艾米成年了,威尔也到了上学的年龄。安娜或许也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诊所里,他也就可以心满意足地退休了。

听明白贵叔的意思,安娜吃惊不小,她心里五味陈杂,一方面感激贵叔对自己的认可,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份期待超过了自己的能力,便很有些惶恐。

“行了,你也不用着急回复我。只要你在我这里做一天,就有的是时间琢磨。我这间诊所怎么样,你和我一样清楚。我不缺钱,就是舍不得把诊所交给自己信不过的人。生意是可以卖,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买下来的人懂不懂得经营,能不能让它一直活下去,对不对?”贵叔倒也痛快,该说的话说清楚了,只等着水到渠成。

和以往踏踏实实打工不同,有了这份新的责任和对未来的期许,安娜心里也慢慢生出些渴望。她仔仔细细盘算了一下,按照贵叔提出的方案,她不用额外支付一大笔费用盘下这个生意,而是以红利的形式分期付款,这样做,可以明显减轻压力,关键时候还能得到贵叔的帮忙。安娜明白,贵叔压根没打算从她这里图什么,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念想,让自己一辈子的努力不要付之东流。

感慨万千,安娜便也下了决心,她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负担还重,但好在这几年,记忆力慢慢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平,工作久了,经验也攒了很多。她打算开始学习经营和管理,好让自己真的有能力接下这个生意。

偶尔的,一个人独处时,安娜不满生出各种感叹。当年,许立那么渴望自己开一间诊所,却终究没能实现。如今,天人两隔,安娜却鬼使神差般,得到这样一个机会。老天爷还真是会戏弄人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