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市长夫妇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1-10-09 10:03:45  浏览次数:146
分享到:

收到派垂克夫妇的邀请,除了高兴,还有些意外。

一是他说我们已经相识二十年,二是他和芭芭拉结婚六十周年,这次是钻石婚庆典。

疫情持续一年,老两口又搬到悉尼远郊的退休村,我们已经几年没有见面,心中时常惦念。

六十年不离不弃的爱情婚姻,能不令人艳羡?这个庆典一定要去。

退伍军人俱乐部的大功能厅,挂满五颜六色的气球,靠窗摆了一溜简单的自助餐。派垂克、芭芭拉、3个孩子、孙子孙女们、重孙子重孙女们,围满中间一大圆桌。外围一圈是嘉宾。

派垂克一米九的个子,气宇轩昂,脸膛红红,满头的银发向后整齐地梳过去,熨烫过的白衬衫兜住圆圆滚滚的啤酒肚,黑皮带在圆弧下方费力地提着笔挺的灰色西裤,棕色R.M.Williams皮鞋锃光瓦亮,只差一顶圆形硬礼帽和一把雨伞,便是标准的英国绅士。

“今天,芭芭拉和我非常高兴,孩子们从世界各地飞回来,还有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们,共同见证我们的钻石婚纪念庆典。”

大厅里掌声雷动,口哨声叫好声此起彼伏,闹得最起劲儿的是他们的小儿子克里斯托弗,“谈谈你们当初的恋爱经过,跟你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几十年,都没搞清楚,开始到底谁追的谁?”五十岁大男孩的童言无忌引来开心的笑。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派垂克对儿子投来慈爱的目光,“你得先让我有个正式的开场白,当然我也要回忆一些我们年青时候的事,你一定非常好奇,因为那时还没有你……”来宾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那时候,你爸爸整天上班,见不到人——他是联邦警察。我除了照顾你们兄妹三个,一周还要上两个白班两个夜班,我那时刚刚考到护士证,我要上班补贴家用,” 芭芭拉忍不住插话, “周末,我们还要动手盖房子。为了省钱,咱们的老房子几乎是我们一手盖起来的,那时候真难啊,桌椅板凳都舍不得买……”

“芭芭拉——” 派垂克拉长尾音喊老伴儿的名字,一定是对她的某些言论不满,这习惯已有几十年, “我那时已经回到新州当警察,尽量不出去和哥们喝酒。克里斯托弗的橄榄球比赛,都是我带着去的。”

“好吧,这不重要。今天我要说一个小秘密——派垂克是妈宝男。他在家里最小,兄弟姐妹们都得让着他。当初你妈妈还反对我们谈恋爱,是不是?”

“我妈妈是个好妈妈,我又这么讨人喜欢,” 派垂克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大家又是一阵窃笑,“我家信仰天主教,她家属于英格兰教会,我妈妈当然会有些想法。不过,这件事我没有听她的,这辈子大概就这一件事违逆了她。可她后来对你很好!”

“我没有抱怨她不好,我的意思是好多事你都做得不够好。”

“芭芭拉——”

窗外金色的夕阳穿透落地玻璃窗,映照在派垂克雕琢了岁月沧桑和芭芭拉写满慈祥的面颊,温馨的沉静令人动容。

待续 


下一篇:寻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