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到乡村去看老朋友
作者:史双元  发布日期:2021-12-15 20:43:39  浏览次数:736
分享到:

原创于“凤凰大语文”--孟浩然《过故人庄》日记体现场还原(大唐浮世绘之一)

1639564224152049419.jpeg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唐)孟浩然《过故人庄》

大唐开元某年某月某日,天气:晴朗。

      收到老朋友邀请酒聚的札子已有些日子,无需回复,今日践约,老朋友一定等着呢。

我自信生而为人,诗才一流,但口才一般,就怕和俗人应酬,凡是我不认识和不想认识的人,我一概算作俗人。

这次老朋友请我过去,说好了是单邀,没别的人,就咱们一对老哥儿,免去了招呼和客套,全放松。

主打餐饮是田家走地鸡、黍米饭,还有古法家酿的桑落酒和菊花酒,想喝多少有多少,想说什么说什么,醉了可以到窗外树下,铺个席子,眯一会儿,连狗都不来打搅你。

日常住在襄阳城里,生活倒也方便,襄阳土著会吃、能吃,襄阳名菜有三镶盘、夹沙肉、襄阳缠蹄、糖醋白菜、宜城盘鳝等。

小吃品种也不少,如油茶、清汤、米窝、油馍筋、红油豆腐面、炒糊波、襄阳薄刀、金刚酥、玉带糕等。

最近,有一家新开的饭店让我题词,我就写了“襄阳是一个吃货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店主非常满意,准备顺便开一间客栈。

襄阳旅游景点也不少,鹿门寺、古隆中、仲宣楼,都是4A级风景区,我已经游历多遭了,我还准备到鹿门长期隐居呢。

襄阳虽然没有长安繁华,但毕竟有几十万人口,二十几个码头,“往来行舟,夹岸停泊,千帆所聚,万商云集。”太多的坐贩行商,红尘滚滚,一句话,太闹!再说,襄阳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天下之腰膂”,上百次战争在这里发生,太多血腥,太多杀戮。住这里时间长了,感到气闷。

走到城外,空气就清新了许多,城里的雨,乡下的风,这一路,走走停停,清风送爽,蛙鸣相伴,好不自在!

也体会了一下摩诘居士王维老弟的修身养性之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风景到处有,旅游在路上。

走近老朋友所在的村庄,感觉到村边的绿树又浓密了许多,回首远眺日常居所,只能看到城市的轮廓了,隐隐青山与城廓相依,平添了若干情趣。

平日里,身在闹市,见不到这种青山绕廓的景色,看来景与人一样,都要远看才有味道。当然,隔得再远,我也闻得出城里居住的是些什么货色,全无趣味。

走到院子门口,一股鹿门寺特产蜜枣茶香已经弥漫到院子里,老屋厅堂的陈设没有什么改变,长方形的食桌两侧放着高足的条凳,桌子上摆放了大盆小盏,两套匙箸餐具,看来果然就我一个客人。

吆喝一声“我来了”,也不见有人出门相迎,只听到厨房里锅瓢相碰的声响, 飘来一句:“自己找个越窑碗倒杯茶,清蒸槎头鳊马上起锅。”

老朋友也不要人帮忙,自己忙进忙出,片刻,几碟菜肴已经摆上,新韭炒鸡蛋、蘑菇走地鸡、陈醋腌白菜、清蒸槎头鳊、泡菜牛肚丝、宜城大虾,菜品不多,但新鲜可口,还有大碗茶、家酿酒,酒没有牌子,但管够又不上头。

老朋友随手推开窗户,屋子里一下子敞亮了,槐花的香气,树上的蝉鸣,一下子都涌了进来。

我不如王维老弟善谈禅理,也没有李白后生的大话惊人,但总得聊点什么吧。

长安的大新闻?襄阳的小绯闻?放在这里聊,降低了档次,还是说一点眼前的事吧,我就问一问,种桑养蚕,收入几何?植麻造纸,制衣乎?制帐乎?你说过你家地里,大麻、苎麻和苘麻都有,我还真的分不清,或者你就带我到园圃走一遭,也好消消食啊。

朋友是老派的,蔬菜是新摘的,相见无杂言,秉性有类似,天生有本真,自然 “缺心眼”,今日之餐饮加聊天,可以说是襄阳独一份儿。

名利得失已然忘却,孤独抑郁随风飘散,不学王维入禅寺,不随李白入道门,我孟浩然就皈依你这青山绿水教吧。

我还要问一句,我能不能再来?既然你点头,我们就敲定一下什么时间,今天定下时间我就不回复了,到时候一准过来。

你说下一个节日就是重阳,好,秋高气爽,佳酿已熟,就是它,重阳节过来,喝菊花酒,登菊花台,再赏菊花天。


下一篇:達爾文現象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