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人鸟之间
作者:海曙红  发布日期:2022-04-17 09:32:59  浏览次数:1429
分享到:

澳洲的城市里随处可见各种鸟儿,可说是一道并不稀罕、但也不可小觑的风景。初到悉尼时,每天上下班经过中央车站旁的Belmore公园,就好象进入了鸟的乐园,数不清的鸽子海鸥和鸦雀之类的鸟儿此飞彼落。鸟儿们久居都市,早已懂得看人的脸色行事,过往路人多半行色匆匆,也有路人随心所欲地施舍余食。看着鸟儿欢叫蹦跳的样子,纵然不是飞得很高,也能想飞哪飞哪,算得上是天底下最痛快的生灵。虽然,鸟儿有时会卑微地接受人们的施舍,有时会疯狂地去抢人们的盘中餐,也未可知它们不是在挑逗人类呢? 

定居初期,见鸟闻鸟都觉新奇,皆因从前见得太少。尤其是长着好看羽毛的鸟儿,想起来还是小时候在动物园里见过,只是那会儿看着长有红黄蓝绿色羽毛的鸟儿被关在巨大的鸟笼里,除了发呆楚楚可怜的样子,好象并没觉得鸟儿有什么好看的。后来有一阵子,我换了工作地方,四周绿树草坪面积很大,鸟的种类更多,凤头鸠、笑翠鸟、彩虹鹦鹉、 丛林火鸡、澳洲白鹮,还有一些叫不上名来的鸟儿,不是在草地上走狐步,就是在树梢头唱小调。不知那些鸟儿眼中有没有人,因为不管谁从它们跟前走过,它们都是旁若无人般的淡定,有点像澳洲人的laid-back。 

人见鸟不怪,鸟见人不惊,鸟能与人相处到这种地步,既是环境的造化,肯定也有人类的一份宠爱之心。在悉尼生活久了,慢慢地就喜欢上了鸟儿的简单随性,自然而然地与各种鸟儿和平相处,任它们飞来阳台屋顶嬉戏打闹,或喂它们吃面包屑。后来发现,聪明的鸟儿颇懂食为天的道理,每到喂食的点儿就会飞来;顽劣的鸟儿生性好斗,无端地会生事惹事。有段时间家居静街,楼前绿树成荫,一棵高大的无花果树巳把枝叶搭到阳台上,澳洲喜鹊、黑头矿鸟、吸蜜鹦鹉、各种鸟儿从早到晚唧唧喳喳,你方飞走我登枝头。

父亲来澳洲旅居那些日子,每天清早起来,泡杯绿茶端坐在阳台上听鸟叫,几乎成了他的一大享受。有一次父亲问我,还记得文革期间下放农村的乡间草屋吗?有几只麻雀在草屋檐下垒窝,你们姐弟喜欢看它们啁啾着飞进飞出,有时麻雀还跟你们养的小鸡争食,惹你们哭哭笑笑地。父亲若不提及,我也许就忘了,是有那么几只小麻雀,长相极不起眼,也是伴了我一段懵懂成长的岁月。那一瞬间,异乡的鸟鸣复活了遥远的记忆。父亲还说,现在老家居住的小区很难听到这样的鸟叫了,除非住在自然保护区。我说父亲您这是少见多怪,如果年年月月天天听鸟叫就不会有多少惊喜了。父亲笑了,你啊,身在澳洲这个自然保护区啊!

悉尼整座城市就是一个天然大花园,一年四季花开不断绿树常青,各色鸟儿爱飞哪飞哪,爱怎么叫怎么叫,市民们与鸟儿相处得还挺友好。但,时间偏要来考验人性和鸟性。比如,人再喜欢听鸟唱歌,经不住时间一长,也会产生嫌隙。鸟儿啥时候亮嗓子都行,最受不了的是拂晓时分,它们按捺不住黎明前的激动,可着劲儿用高音叫。一唱群鸟天下白。凌晨正是人们睡意犹酣之时,忽闻啼鸟鸣噪,不知是惊是喜。

某日,从电视新闻里看到,悉尼某城区的居民实在不堪窗前枝头的鸟儿们清晨练嗓子,便联名上书请求当地政府把宅居附近的树给砍了,以绝鸟儿排练演唱的场所。鸟儿在任何其它地方鸣叫他们都没意见,但是叫到自己头上来的时候就难以忍受了。可见,人与鸟之间有相安无事的时候,也有反目为仇的时候,全看人的心情了。因为到底是人的脾气比鸟的脾气大,心情好,听鸟儿鸣唱顺耳;心情不好,那么对不起,鸟儿们shut up! 

真所谓人无完人、鸟无完鸟,人鸟之间和谐共处,实在需要相互包容。澳洲有一种身型硕大的白鹦鹉,叫葵花凤冠鹦鹉Cockatoo,悉尼城里随处可见它们的身影,除非你居住在高高的水泥森林里,否则,它们不会轻易淡出你的视线。我把它译作卡卡吐,因为它们常来啃咬院子里的植物,啃坏的植物咽不下去,吐得满地都是,不知它们是调皮捣乱呢还是伺机磨喙。而它们又具双重鸟格,有时会站在院子里的什么地方,默默地盯着你,看你能把我怎么着;或摆出一些人做不到的姿势,任你尽情地录像拍照。当它们扮可爱时,那副模样会让你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

卡卡吐这种鸟儿在澳洲鸟界具有霸主地位,智商在鸟类中名列前茅。据说卡卡吐除了会模仿人说话的声音,还会模仿人的动作。人类现在有多强大,其它动物不会问这个问题。平心而论,鸟儿除了喜欢唧唧喳喳、啃咬绿色植物等毛病,其实并不想与人类争风头。鸟与人类共存于同一生态环境,它们也在努力向人类学习。据研究结果表明,有些好学的卡卡吐长期观察模仿人类的某些行为,有心要学一些觅食新本领,而一旦它们学会了,就不必站在墙栏上等着人类施舍了。

其实,卡卡吐安静的时候很像孩童,喜欢用一双充满好奇的眼睛打量人间。而人类也因了好奇心,开始研究卡卡吐为何又如何模仿人的行为,据此反观宇宙万物,这个研究项目还获得了政府的资助呢。诚然,人鸟之间的相互好奇,都给彼此带来了新的认知和快乐。人们从观鸟开始,到逗鸟、喂鸟、研究鸟,足可构成一道值得玩味的风景。人和鸟都是大自然中的过客,既然都生活在当下的同一空间,若能彼此欣赏、相互给予,不也挺美妙的吗。


上一篇:踏入早春
下一篇:阿拉静好去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