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第四慢调:南路
作者:何均  发布日期:2022-07-02 11:40:18  浏览次数:228
分享到:

第一首

飞鸽驮来晨曦。囚困一夜的身心顿时敞开大门
空气清新滋润脏腑,乘鸽哨飞远融入晨曦
一轮圆满。面对风,我伸出手竟抓不住一缕
风从我的指间滑过:和煦温顺缠绵
我抓不住一缕风,并不等同风就是虚无
虚无很广大。风在虚无里穿梭
鸟在空中鸣叫,尽兴唱歌。孩子在院里打跳
尽情欢闹。我与鸟和孩子隔着一段时空的距离
互不打扰。天和地拉得如此之近
透明的玻璃。我呵气成雾
一切都朦胧。时光倒流,鸟和孩子回到画中
站在画的时空之外
我与鸟和孩子共心跳:南路万里无云

第二首

远离漩涡,不再像落叶被裹胁。远离磁场不再
像铁屑被吸走。一峰傲立。一树茁壮
心似古井,不惊波澜。任何面孔在镜子面前
都会现原形,直抵灵魂深处
一道闪电还原内心真实。镜子永远静默
破碎也一地晶莹.

神交多年的朋友:一个在山东,一个在四川
终于晤面茶楼,临窗而坐
分手时,我的车贴了罚单。路边所有车贴了罚单
阳光正灿烂。这时,鸟声正繁殖
成几何级的繁殖。很快,鸟声占领天空
别的声音冲击不进来

众生的喧嚷被市井的浩瀚吞没;火车的鸣笛
被群山的连绵吞没;飞机的轰鸣
被长空的高远吞没。鸟声占领这片天空
不断孵化和繁殖。南路已边缘
安宁一方净土供我憩息

第三首

西山公园似乎很多城市都有
景点略不同。我想起马尔克斯(上校七十五
妻有严重的哮喘病。儿子散发传单被乱枪打死
老俩口靠借贷度日。连绵的阴雨愁煞人)

南充西山公园植被茂盛,以自然风光见长
到处是通幽的方砖小路。走在里面
仿佛进了植物园。到处是奇异的花草树木
也少不了小鸟们伴奏。(上校的退伍金盼了十五年
迟迟没下来。每星期五去镇邮局等信都空手
而归,他怕碰见熟人询问)

南充西山公园也有斧凿之痕点缀
石雕的人文画廊、人造的忠泉瀑布,最高处的
开汉楼。登上楼顶,可俯瞰南充全城和
嘉陵江奔流。(上校寄希望儿子的斗鸡。妻问他
输了咋办,上校无言以对。妻再问他吃啥
他冷冷回答:吃屎)马尔克斯真绝

除此之外,南充西山公园真是纯自然
的植物园和天然氧吧。我感觉上校已听到死神
的马车跑到郊外。他的妻已望见儿子郊外玩斗鸡
天堂阳光炽烈,地狱乌云翻滚。我透不过气

注:括号诗句来自马尔克斯《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

第四首

他们说我木讷,半天说不清一句话
我承认,他们把我看透了一针刺中我的命脉
我真成了哑巴。日子每天这样过
赶点上班,没任何新奇和波澜。翻过周三
举目眺望大地,一片灰色而逐渐葱绿
候鸟似乎并不疲倦,由南而北

我曾把自己关在密室练习做哑巴
结果,我巧舌翻转,镜中的我口悬一条飞瀑
似乎要淹没外面的世界。结婚的彩车缓慢
招摇,南路耸立一座新坟
一个生命离去,一个生命又诞生

我怕把祸惹大,我不再说一句话
在人群里我当哑巴,在密室里我静心练习
做个好哑巴。一切螺旋循环
忙里偷闲,我为自己找点小乐趣却意外发现
一对白头翁在窗外鸣叫,相互梳头

第五首

棘手的事总是占据生活大部分时间
闲暇时才有那么一点情调去散步看浮云飘
看地上的蚂蚁成群结队向迁徙地进发
大妈们自娱自乐跳广场舞
日子在静悄悄中流逝。夕阳坠落海上

渴望一股凉风吹拂,往往事与愿违
树叶与禾苗继续承受太阳的灼烤。叶片翻卷
内心的汗比皮肤流得多。躺在树荫草很柔软
地却蒸发热气。想象的浪漫被
现实吸干。蝉早就噤声。蛇蜷缩洞中

生活不断重复昨天,审美疲劳
额上的皱纹在深深浅浅的沟壑跳蚯蚓之舞
向发际舞进。发际退却,败向头顶
顶秃变成不毛之地,与日月争光
走向衰老疲惫烦躁厌倦。天气由凉转热
老树长出新枝,苍翠南路原野

第六首

坐在地球这一端,手摇蒲扇,看蚂蚁搬家
听蝉躲在树荫里嘶鸣。以前,饥饿占据整个生活
黄皮刮瘦,脸色菜青,前胸贴后背
风吹得倒。父母为嗷嗷待哺的嘴都顺过
集体的粮食做过贼。耗子样的眼睛随时随地
搜寻食物。一切仅为活着

在地球另一端,大雪纷飞,企鹅在冰川上
摇摆走路,憨萌可掬。现在,敞开肚子吃像饕餮
满足口腹之欲。街上横着走路的多起来
吃出毛病的也多起来,不用怕当饿死鬼
而怕死神的各种绝症召唤
群魔在暗处乱舞。一切仅为奔死

还是睡个午觉吧,别浪费了一下午光阴

第七首

生命中很多东西让你怀想
不一定是爱。匕首曾深深刺入你的肉体
抽出,血喷涌。你怀想匕首
不一定是爱,是怕匕首那寒彻骨髓的冷光
每个毛孔都打着寒颤

你独坐南路窗前发呆,看那些小鸟
在树枝间蹦跳鸣叫不疲倦。听那些退休老人
小区门口摆龙门阵,纵谈天下事
还争执不让。天下事哪是他说了算
一拨人走了又来一拨

你怀想身体第一根白毛
头发、胡须或鼻毛甚至隐秘之处
也不一定是爱。而白毛在提醒你的阵地在动摇
会全线崩溃。岁月把你打得落花不一定流水
直至向上帝缴械。你不是君王和
骁勇的将军,可以指挥你身体的军队纵横天下
你是亡国奴阶下囚
除了怀想,你已什么都没有

你杵在南路四楼窗前。他们看不见你
就等于你不存在,不会影响他们的言论自由
更无需顾及你的感受
白云也无需顾及你的感受,在蓝天来去
小鸟也是。很多人从你身边走过
很难见一个熟人再回来
你的世界就越来越荒凉。鸽子咕咕叫

第八首

总是头颅高昂,两眼望远方
行走在大地上,迎接狂风、暴雨和烈日
却忽略脚下的大地,忙碌奔波

某天,满怀朝圣的虔诚放下身段
匍匐大地。和风吹拂青草、头发和衣服
感觉大地的脉搏与自己合拍

听见暴雨后的流水淙淙和暗流奔涌
芬芳不只是烈日下的鲜花争奇和斗艳
还有青草疯狂翠绿大江南北

甲虫、蚂蚁和所有爬行动物跟人亲善
在它们眼中,人不过是石头或土堆

第九首

年过五十,生活向内转。推掉许多应酬
事务的,朋友的。将外面的喧嚷和热闹抛掷身后
顶多回看一眼,不置一词
过清心寡欲的日子。兴致忽至,小酌一杯就一两
非啤酒,非红酒,五十二度左右的白干

暑假。趁机吃吃素,清理清理肠胃
平时被太多的欲望和诱惑拖累。妻在单位吃午餐
早晨,鸡蛋馒头牛奶;中午,水煮豆腐苦瓜蒸南瓜
晚餐,杂粮稀饭凉拌茄子或黄瓜
中间,吃点时令水果:桃子梨子葡萄西瓜
也吃西红柿。佐酒,非大鱼大肉,水煮豆腐苦瓜
蘸调料。边看电视边小酌
呷一小口,白干的韵味才回肠荡气才绵劲十足
有时以节目佐酒,天下事在杯中晃荡
该午眠就午眠。其余,看书写作,神清气爽
傍晚,陪妻漫步南路市井

第十首

眼睛微闭。心静下来内敛
慢慢呼,慢慢吸。名流在台上光鲜
侃侃诉说他的过去和未来成功和辉煌
吸引众多眼球。众星捧月的迷恋和喧哗
一段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焦点

天地万物东西南北在一呼一吸之间交汇
无我无你无他。圆融:无有也无无
峨眉山的猴子,人们只看到它的顽皮和可爱
而忽略尾巴竖起旗杆,红红的屁股暴露在
毫无遮丑的皮毛身后:一览无余

第十一首

六点半,准时醒来。有时更早生物钟提前
暑假,所有闹铃取消,希望能享受个囫囵觉
黎明前的动静让我在浅眠中惊醒

在小区,清洁工打扫卫生。空调声轰响
一夜没停。在街边,小食店的铝合金门被拉开
卖肉的商贩开车进菜市场
蹬三轮的车摇响铃铛,招揽赶早的顾客
在南路窗外,小鸟叽喳叫。老人开始漫步
闲话岁月。东边的天际露出鱼肚白

第十二首

三伏,看到红彤彤的太阳似乎要烤干人
我已没心劲出门。父母跟我安度晚年。他们生活
很有规律。一早一晚出门,游南路的西山

西山脚下有荷花池,四周有游廊
荷花开得正盛,鲜艳无比。荷叶苍翠欲滴
父母逛累了,坐游廊歇息喝水

一天,母亲带回一柄荷叶说
洗净,切细晾干,可泡荷叶茶;切成大块
可煮荷叶稀饭。我想起童年,母亲煮荷叶稀饭
先把大块荷叶放进烧开的稀饭锅
煮熟后再捞出煮萎的荷叶
稀饭变得绿幽幽,等凉了喝:清爽解渴

第十三首

南路的小商贩不再像老商贩扯起大嗓门吆喝
来!来来!买南瓜,海南南瓜,买两个八角一斤
录音小喇叭在货车上反复叫卖。艳阳当空直照
夏蝉在街边树荫里拼命嘶叫
一声比一声悠长,一声比一声揪心
出租车鸣笛缓慢穿过市井,赶急人忙忙招手
不再看街边下棋人硝烟弥漫的博弈
打的驰尘而去

小区重新布电缆线。工人们电钻水泥地钝重
而尖锐。蔬菜应有尽有:丝瓜黄瓜苦瓜南瓜冬瓜
茄子豇豆小白菜豆腐菜
时令水果满目皆是:桃子梨子橘子葡萄香蕉
西瓜车厘子猕猴桃。买菜的老人来往穿梭于菜市
与商贩讨价还价,不用现金都扫码
用微信或支付宝支付。也有卖菜的老农没二维码
就委托杂货店老板代收付他现金

可猪肉滞销,非洲猪瘟笼罩
养猪人被迫杀猪埋猪,血汗钱打了水漂

第十四首

夏天的暴雨有预谋,说来就来气势磅礴
砸得屋瓦和雨篷嘭嘭响。坐在南路的窗前
我经常看见自己神思远游
飘忽如转蓬,南北东西不定。而暴雨
立马浇灭所有蝉鸣,浇灭小区门口的谈天说地
浇灭树上小鸟的叽叽喳喳

交往那么多人,说了许多言不由衷的话撑门面
彼此成为过客,不再谋面
而从未谋面的人还在交往,或许走得更远
背后捅刀子的人还在共事点头微笑
永无可能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生活被大量
陌生的熟人点缀。除了奔驰而过溅起水花的小车
一路远去一路奔来。整个世界被雨声
垄断占有,哗啦连绵不绝。视野的远山房屋
被雨线切割,被雨雾笼罩

小河的雨水总是转瞬流向远方
谁也抓不住最初那一滴

第十五首

一代人有一代人青春符号。八零年代

青春用来张扬潇洒。百灵鸟的嘴全是翻飞赞歌
谄媚的笑挤占面孔。讨好的秋波到处暗送

长发。胡须。墨镜。皮夹克。蝙蝠衫
牛仔裤。喇叭裤。甩尖皮鞋。吉他。军挎。偷书
写诗。交友。纵酒。自由。激情。豪迈。恋爱

这些词语被时代的风吹散,镌刻在八零年代
每个生命的回忆录。晚年,慢慢咀嚼韶华的骚动
高贵的头颅到处哈腰。圣洁的灵魂到处
屈膝。站立地平线的人自在自由

第十六首

以天为镜,万象都在镜中
蚂蚁搬空一座城。楼兰古国被风沙吞没
一抹淡淡的云飘来又飘去:轻

暮色苍茫。樱花在聆听山寺的钟声
钟声在召集晚课诵经和倦鸟还林

万里晴空。一行白鹤排云霄
一场风暴把人卷了进去再也出不来
哀鸿一片。脊梁在风暴中挺拔一峰青烟

第十七首

傍晚散步,过南路铁道口,几乎没火车
往油库拉汽油时才有,栏杆随时支起放行
栀子花开在路边,雪白溢香
有人伫立花前久久不忍离去,张开鼻孔贪婪吸吮
也有人趁机偷摘几朵别在身上,让清香附体

一群大妈老太在对面跳广场舞
手提录音机播放音乐,无人围观。瞥一眼
散步的依旧散步。宠物狗前后跑,找同伴寻欢
一列高铁飞驰而过,消失远山暮霭中
栀子花绽放雪白的清香弥漫远空
招引蜜蜂、蝴蝶和小虫。清香的雪白很耀眼
蜜蜂嗡嗡飞,蝴蝶翩翩舞

第十八首

雅州春藏茶包装盒食用方法:按2公斤水
配10克茶的比例煮沸,2—5分钟后即可饮用
雅州春是坚硬的小砖茶,虽配有小尖刀
也不易撬下一块。我用笨办法
砍刀砍。一刀砍下去,一道白印,使劲猛砍
满地黑蝴蝶飞

我没耐心煮藏茶,直接用开水
泡几分钟后,倒去头茶,续开水慢品
怪怪的藏茶味,让我在千年的茶马古道飞奔

第十九首

我闭目仰躺,用心听世界的声音
嘈杂,喧哗又拖沓。布谷鸟不管不顾布谷布谷叫
小车鸣笛奔弛,前方有什么在招引
两个小孩不知为何在争吵
小的在哭,大的在吵,当母亲的在吼

忽然,我的血管在汩汩响
水中冒气泡。我的手背肌肉在颤动一下接一下
然而,一切很快归位
世界又恢复了平静和本来。我临窗远眺

天空清亮高远。金雕展翅盘旋云天
埋头干活的人挥汗如雨,铁锤敲打在坚硬
的水泥地上,重新铺设胶管和电缆。微风过处
枯黄的梧桐叶飘落,落在干白的水泥地
或新翻的黄泥土,很安静

黑胶管一路铺来。路边的林荫道一片忙乱
过路的人都绕道走。天空清亮高远,云飘雕翔;

第二十首

当凉风吹拂,我想起万千杨柳招展春光
其实,仲秋后的万木已走向萧索。河流进入
枯水季。我独坐南路河边枯石上

河中没有蓝天白云的倒影和那只
鹞鹰在苍穹的倒影,更没有两岸村庄的倒影
牛的铃铛响在半坡,牛脊与群山起伏

炊烟依山袅一两声鸡叫和狗咬
河床的鹅卵石晃一片白光,几丛低矮的灌木
和枯草在凉风中摇动。我枯坐为石头

第二十一首

飞回古代去。这株柏树生于宋朝
却长了只耳朵,聆听山河大地的破碎与复兴
羲皇子孙倍受煎熬坚韧绵延

生活很累,被现实的物欲控制
欲望的红苹果膨胀,鲜活现实的每条路径
种种可能挤满机心和聪明
熙来攘往,大象穿针鼻。耳柏的根扎进大地
汲取营养,干粗壮挺拔,枝繁叶茂
从古到今为路人遮风挡雨

古代的简朴是现实的美学之鹤
多做生活减法题,一身轻:轻松轻快轻盈

第二十二首

卡车鸣笛,笨重驶过。微风送爽
菊花的清香四溢。半坡的五彩缤纷登高
这是重阳节。南路一老人挺个肥肚皮
酱张紫红脸,自带一把旧藤椅坐在屋檐下
不多言不多语。四季如此

热天,明晃晃的太阳照耀过街的车辆与行人
雨天,瀑布似的雨倾泻,地上溅起
无数水花。冬天,他就追逐太阳
坐在屋前的空地,满面红光
很多时候打盹,蝴蝶从庄周的梦里飞来
细鱼从石缝游出
喋破蓝天吃所有倒影,很过瘾

谁也不知老人在想什么有什么故事
老人安静坐成重阳一尊风景

第二十三首

进入南路深秋,草木走向凋零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里面五颗星
外面两颗星,把自己照耀得
金璧样辉煌,群星样灿烂
小银河流淌精致的欲望和金鱼

原野枯黄,内心苍翠。春水已越过寒冬
汩汩河床、游鱼和云天

第二十四首

南路的暮秋,柿饼经霜后绵软香甜
枫叶经霜后鲜红绚丽。秋风经霜后逐渐失去
秋色秋韵,变成凛冽的带刀北风呼啸
所向无敌,收割所有的凋零与枯萎

静心读一本书。书却拒绝我,以深奥难懂拒绝
许是拒人千里的奥秘。板结坚硬的岩层
石头和砂就胶着在一起
用铁锤敲打,溅火花的是石头,砂却散开
我安慰自己:那本书是石头,需用岁月磨砺
我与书的缘分到了就能撬开某一页
进屋睡吧,别望了,南路的月亮躲藏了

2019年4—10月(原载2021年9月《芙蓉锦江》,总第22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