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18章 来了天使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7-24 10:51:02  浏览次数:83
分享到:

“老道士徐二宝家的牛车盘遭天打了!”这消息追风逐电般地迅速传遍了肖塘周边的十里八村。八个多月以前,东洋鬼子侵犯江南,烧杀淫掠,制造了惨绝人寰的陆家角惨案,陆辛全夫妻罹难,阿文兄弟俩因为参加枫泾对歌而侥幸得免。今朝阿文又亲历了雷击这一令人惨不忍睹的天灾,四位乡亲避雨时惨遭雷击,福大命大的阿文庆幸又一次化解凶煞。亲眼目睹又亲身经历天灾人祸酿成的家破人亡惨剧,阿文这几天是食不甘味,夜不成眠,有时即便稍稍入睡也会被噩梦惊醒。巧林因亲历惨案而受到前所未有的惊吓,几天来高烧不退,梦呓连连。老道士夫妇也是深受刺激,二女儿夫妻俩瞬间没了,可是种种谣言恶语却窜入耳鼓,老俩口双双病倒起不了床。铜妹铁妹更惨,母亲与二姐一起走了,病倒床榻的邹木匠急火攻心,一口痰堵塞气管,呃的一下来不及喘气,随即追随老伴逝去。再有老道士那个可怜的亲家,老夫妻俩整日以泪洗脸,粒米不咽,也病得气息奄奄。

天灾的打击巨大,死里逃生的阿文也是悲痛难已。虽然,逝去的银妹等与去年老爸老妈的罹难不可同日而语。可是,去年父母惨遭小鬼子毒手以后,村里村外老老少少人人垂泪,个个悲伤不已,对逝者深表同情,对鬼子的暴行咬牙切齿。可是银妹等乡亲惨遭雷击不幸离去之后,却是流言蜚语四起。有说“老天惩罚坏良心人”的,有说“天谴恶人”的,有说“恶有恶报”的,种种令人胆寒心悸的谣言,给遇难者亲人又追加上了致命的一击。老道士夫妇和老道士的亲家等原本悲痛欲绝,如今又遭流言蜚语中伤,于是都病倒床榻起不了身。华夏人都对东洋鬼子深恶痛疾,人神共愤。可是华夏人相信天行有道,相信老天爷会襄助人世间惩恶扬善。因而,乡亲们对“天谴”一说都深信不疑,深信干坏事做恶人即使躲过了官司,也难逃老天爷明察秋毫的惩罚。鉴于此,桥头田老道士的牛车棚那边,顿时香客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绿色的田间顿时烟火熊熊,雾气缭绕,而且是愈演愈烈。

善良的阿文因吃不香睡不安而精神恍恍惚惚,走路都有点踉踉跄跄。可是,阿文明白自己必须挺住,必须坚持!因为:巧林得由阿文端药送水,嘘寒问暖;老道士家里里外外各种家事务农田活,阿文得继续去做并且必须做好;银妹家两位妹妹,虽然有邹家人关心,可是阿文也得去问候、帮助;即使是老道士的二女儿徐巧琴家,阿文也得代替老道士,关心一下他们亲家的老俩口。阿文最担心的当然是巧林,巧林高烧不退,茶饭不思,阿文划小划子去芝溪镇上请来了郎中为巧林诊治,可是收效甚微,巧林心灵遭受的打击太深太玄了。

也多亏了苏家湾的根根和小仁,他们兄弟俩得知阿文在小木桥头牛车盘遭受雷击之后,赶来肖塘探望阿文,还帮助阿文在牛车棚旁边支起了脚踏戽水车,并且与阿文一起为那里的十多亩水稻田踏车戽水。当然,住在河对岸窝棚里的黄毛,更是每天过来帮助阿文为水稻除草、踏水等等。患难见真章,好兄弟们为阿文出力流汗,尽心竭力,阿文深深感动,无比欣慰。阿文喃喃自语道:“这才叫善有善报啊,积德行善,总会有好报。”

第三天傍晚。遭雷击的牛车棚周围又聚集了一群不知道从哪些村子过来的烧香客,她们焚香烧纸,嘴巴里头念念有词。牛车棚的牛盘路上,已经隆起了一溜高高低低的灰白色丘壑,丘壑上火烛熊熊,烟气弥漫,宛若一座连绵起伏的微缩火焰山。这状况,没完没了况且日甚一日,这叫人家还能种田吗?

“阿文哥,那边走过来一队背枪的。”正在帮助阿文踏车戽水的根根,双脚使劲踏着车轴上的车榔头,身子趴在横杆上,一双眼睛因无所事事而左顾右盼。这时候,他发现了一支没有穿着军装,肩头却背着长枪的队伍,他们是什么人呢?

阿文也看见了:黄毛跟着一位挂着盒子枪的高个子军人走在前头,后面是十多位背长枪的队伍,他们走过小木桥,沿着河塘岸朝着牛车棚走过来。

“阿文,‘民抗’部队戈队长让我带他们过来找你。”走近牛车盘,黄毛三步并作两步行,一边走一边朝着踏水车上的阿文喊道。

戈队长跟着黄毛,快步走上前,伸出双手,紧紧握住了从踏水车上跨下来的阿文的手:“阿文兄弟,你受苦了,我们知道得太晚了。”

“我,很好啊,银妹她们……”

“兄弟,你所经历的事,昨晚上黄毛和我说了半个多时辰呢。你是好样的,很不容易哦!”

“谢谢,”阿文不明白戈队长为啥这么关注自己,是因为牛车棚遭雷击吗?能怨谁呢,“这是阿文的命吧。”

“不,阿文,这是天灾人祸!”戈队长忽然转身喊道,“刘班长,你会踏水吗?”

“报告戈队长,我会的,在家里也踏过水。”

“那好,你带两名会踏水的战士去帮助阿文兄弟踏水,让踏水车上的两位老乡也下来休息。”

“是。”

戈队长给“民抗”战士下达了命令,然后与阿文肩并肩走进了被雷电焚毁的牛车棚。“阿文兄弟,去年小鬼子烧毁你家房屋,杀害你的父母,这是人祸,是鬼子侵犯中华制造的惨案,鬼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站在牛车棚里,戈队长指着遭遇雷击后的牛车盘与阿文说:“这牛车盘遭雷击,这叫天灾,天灾谁也挡不住。”

扫视过牛盘路上堆成小山的香灰,戈队长脸色严肃起来。他站在被惊雷毁坏的牛车盘上,对着焚香烧纸的烧香客们讲话了:“乡亲们,请大家静一静听我说几句话。我们是今年春天里成立的‘民抗’队伍,我们这支队伍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穷苦老百姓自己的队伍。我们这支队伍来自人民,扛起枪也是为了人民。乡亲们都知道,日本鬼子侵犯我们中华,他们到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去年秋,他们又开始侵犯我们江南,所以我们江南人民组织起了‘民抗’队伍,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拿起枪打鬼子,要消灭日本侵略者。我们打日本是为老百姓报仇雪恨,让穷苦人翻身得解放过上自由安宁的日子。同时,我们也要严惩勾结小鬼子,残害老百姓的土匪恶霸。今天,来到肖塘的十多位战士,只是‘民抗’的一支小分队。昨天晚上,我们这支小分队行军到达小木桥头,挤在对河黄毛那个小窝棚里过了一夜,我们这支队伍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打扰老百姓,现在我们又即将出发去执行任务了。昨夜,黄毛说这个牛车棚遭遇了雷击,告诉了我们这位阿文兄弟的不幸遭遇,所以我们过来看望阿文,也和你们各位信众说个话。

“婆婆婶婶们,你们每个人都心地善良,都嫉恶如仇。可是,这牛车棚是遭遇了雷击,是被天空的雷电烧毁的,是雷电电死了在牛车棚里避雨的四位同胞。我要告诉大家,这不叫天打,这叫触电,叫雷击。有人说:‘遭天打,是天老爷惩罚坏良心人。’乡亲们,这话完完全全不对了!不幸离世的四位是我们的同胞,是穷苦人,是好人,他们一生不但没有损人坏良心,而且为人勤勤恳恳,譬如银妹就是个非常乐于助人的好姑娘!这个社会上是有坏人,这个坏人就是侵略我国的东洋鬼子,还有勾结鬼子的土匪强盗。八个多月前,日本鬼子侵犯我们江南,杀害了我们多少同胞,烧毁了我们老百姓多少房屋?这位阿文兄弟出身寺泾陆家角,日本鬼子血洗寺泾,烧毁了阿文家的房子,杀害了阿文的爸爸妈妈。幸好那晚上阿文兄弟去枫泾对山歌不在家,他才侥幸免遭毒手。如今阿文兄弟无家可归,到处流浪,去过芝溪竹行,一个多月前才来到肖塘当雇工,不期这次又遭遇了雷击。大家想想,这小鬼子多么可恶,多么罪大恶极,可是老天爷为啥不天打他们,反而又使吃苦受难的阿文兄弟又遭遇雷击呢?同胞们,难道这是老天惩罚坏人吗?这是天公地道吗?大家也知道的阳澄湖土匪乐三乐四兄弟谋财害命的坏事做尽,可是他们遭遇天谴天打了吗?乡亲们,这触电、雷击是夏天里的一种自然现象,是自然灾害。它不会惩恶扬善,它也不懂因果报应。惩恶扬善得依靠共产党,得依靠我们‘民抗’队伍。婆婆婶婶们,我告诉大家,曾经有位科学家为了揭开雷击的秘密,做了许多实验,他自己也因为做实验不幸被雷电击中而辞世。所以,大家不要相信雷击是天谴,天打,那都是骗人的鬼话,是站不住脚的。那些遭受灾难的兄弟姐妹,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是一条藤上的苦瓜,是同胞,是穷人,是好人,我们应该同情他们,帮助他们,不要再说伤害他们和他们家属感情的话了!

“乡亲们,‘民抗’由共产党领导,专门为穷苦人打日本鬼子,打土匪恶霸等等坏人的队伍。如果你有困难,可以找我们‘民抗’!”

和香客们说过话,戈队长转身嘱咐阿文,“阿文兄弟,明天我让后方医院的章医生、庞护士摇小摇船过来看望遭遇雷击的乡亲。”

稍后,戈队长带领“民抗”战士们一齐动手,使用从黄毛那儿借来的工具,舀水浇灭了香火,挥锹清除了香灰。

“戈队长,谢谢您,谢谢‘民抗’!”阿文十分的感激,眼睛湿润了,“你们帮了我,帮了肖塘老百姓。”

“阿文,我们是人民的队伍,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后有啥事,可以找章医生、庞护士,‘民抗’后方医院设在红浜村。”

“戈队长,我记着您的话。”

“好了,今天我们还有任务要去执行,再见!”

戈队长率领队伍走了。阿文带着根根兴冲冲跑回村子,逢人就讲述“民抗”来到小木桥头的好消息。老道士也很高兴,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

“徐先生,我带根根马上去芝溪竹行,买回搭牛车棚的材料。戈队长刚才说,牛车盘得赶紧修起来……”

老道士连连点头:“好好好,你与张生兴说,赊一夜,明早我就去结账。”

阿文办事雷厉风行,旋即与根根两个人摇船去了芝溪竹行。

第二天清早,阿文陪邹师傅的徒弟杨阿炳来到桥头田的牛车棚,准备修整牛车盘,重搭牛车棚。

“喂,老乡,我们问一个讯,”小木桥头摇过来一条小摇船,靠拢牛车棚,船上的一位白大褂问道,“哪位是阿文兄弟?”

“你是问我吗?哦,您是章医生?那是庞护士吧?”

“是啊,戈队长吩咐我们找你。”

“你们来得好早!”

小摇船靠近岸滩,章医生跳上了岸。

“章医生,小心了。”阿文赶忙上前扶住章医生,又伸手搀扶庞护士上岸。

“我们也来了。”根根、小仁兄弟俩又从苏家湾跑来了,根根喘着粗气说道,“阿文哥,你和章医生庞护士先回村去,我和小仁陪木匠师傅修牛车盘。”

“阿文,你说呢?”章医生问。

阿文点头答应:“好的,辛苦根根小仁了,章医生、庞护士我们从踏水场那边走回村。”

“章医生,我先回去了,傍晚来接你们。”摇船的糜大伯撑开了船头。

“大伯,谢谢您,待会儿由我负责送章医生和庞护士回后方医院。”说着,阿文带领医生护士往村里走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