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20章 媒婆上门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7-29 12:59:29  浏览次数:64
分享到:

“小姐,你……”阿文臊得脸红心跳,急忙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手被巧林攥得紧紧的,阿文这么一抽,巧林被拽向自己,两个人反而靠得更近了。是啊,大荒滩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时不时还出现深沟大壑,一不留神就遭遇磕磕绊绊。于情于理,阿文必须攥紧巧林,留心保护好巧林,保证今夜的大荒滩之行平安无虞。

“阿文哥,你叫我啥了?才那么一小会,怎么就忘记了?”

“哦,林妹,对不起。”

“文哥,我们一起唱支《松花江上》,好不好?”

“好的,你起头。”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月圆风清的大荒滩上,两位年轻人手拉着手,慢慢地走着,唱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回家。

“哎呀——”巧林踩进凹下去的小坑里,猝不及防,致使巧林打了个趔趄。幸好两人手拉着手,阿文连忙一手拉紧,一手扶住了,巧林的身子贴近了阿文的胸膛。巧林羞怯地瞥了眼阿文:“文哥,谢谢你。”

“摔疼了吗?”

“哪有,有你搀着我呢,噢,溅了点水,没事儿了。”巧林冲着阿文巴眨着眼睛,一脸的开心。

“溅湿身子了?冷不了冷呀?”

“哎呀,我溅湿你了,你衣服上也都是。”

“没事,你我都一样。”

“文哥,我要你一直拉着我。”

“好,我会一直拉着你的。我们回去吧,林妹,野外天凉,湿衣裳容易让人着凉,你的身子刚刚康复。”

“噢——”巧林答应了,可是她没有动,她舍不得离开月圆风清的大荒滩,因此长长地舒了口气,“文哥,我不想回家,我想一直和你一起在大荒滩呆着。”

“小姐,哦,林妹,你怎么说傻话了?”

“文哥,你说我傻吗?”

“不是,我是说哪有人有家不回,呆在大荒滩过夜的?”

“文哥,你不知道,我担心回家,因为今天家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啥客让你担心了?”阿文很惊讶,巧林已经驻入他的心底,保护巧林,容不得丝丝毫毫的闪失。

“上午来了位胖媒婆。”

“媒婆?媒婆替你做媒来了?”

“嗯。”

“你爸爸妈妈答应了?”阿文有点惊慌了,犹如突然被什么虫豸猛地蛰了一下,又疼痛又难受又担心,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办。

“文哥,你着急了吗?”

“我……”

“文哥,老爸出门上生意了,老妈不敢自作主张。”

“噢,林妹,那我们回去吧。”

“文哥,媒婆明天还要来!”巧林拉住阿文的手,真不想回家。

“真的吗?”阿文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干着急。

 徐家来媒婆了,有人要为巧林做媒,那就是说,只要老道士点头,不用多少日子,巧林将会被送上大轿出嫁。阿文的心不由得咯噔一紧,慌得出奇。

来到肖塘,受雇徐家,前后才两个来月。阿文与巧林相处,特别是单独的相处,更是屈指可数的那么几天,或者说仅几次。然而,就是那么寥寥的几次相处,两个年轻人觉着处得特别投缘。为啥呢?阿文和巧林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反正都是相互喜欢么。起因大概是两位年轻人有个共同的爱好——都喜欢唱歌。阿文喜欢唱山歌,是位年少有名的金嗓子;巧林也喜欢唱歌,尤其喜欢听阿文的山歌,喜欢学唱山歌,也有副银铃子般的歌喉。巧林为喜欢山歌与阿文交往,相互敬重,进而两情相悦以至于惺惺相惜,越走越近。是山歌,把两位有情有义的年轻人吸引在一起,人走近了,交往多了,情愫也潜滋暗长。随着两个人越来越投缘,两颗年轻的心也越来越贴近了,相互之间谁也离不开谁了。只要能和阿文在一起,巧林甘愿承受烈日暴晒,劳动艰辛,总之种田人的种种艰难困苦的考验;阿文呢,为了巧林,甘心吃再多苦,情愿受再多累,只要能够让巧林心满意足。一句话,两位年轻人彼此的心中都驻上了对方了!可是,阿文还是顾虑重重,他清楚自己与巧林之间,隔着一道很难逾越的鸿沟,鸿沟之上,还似乎拉着一道通上了电的铁丝网。要想越过鸿沟穿过通电的铁丝网,须得想方设法,须得从长计议,须得机缘巧合,岂能一蹴而就?

今天,徐宅走进来一个胖媒婆为巧林做媒,巧林很不乐意。这些日子,巧林和阿文一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情谊与日俱增,阿文已在她心底生根发芽,她已离不开阿文,不能失去阿文了。可是,阿文的心里也是这样吗?也舍不得巧林离开吗?巧林希望阿文给予她明确的满意的回答复。所以,巧林盯着阿文,一脸认真的问:“文哥,你很着急了吗?”

“我?林妹的事,我当然得关心。”除了紧紧拉着巧林的手,阿文能说什么呢?

“文哥,我是问你着急吗?”

“嗯……怎么说呢?”巧林的婚姻大事,我能说啥,可是却确实与自己密切相关,能不着急?

“文哥,你着急了,是吗?”

阿文点头了。

“我着急,你也着急,明天爸爸答应了怎么办?”

唉,很着急,可是只能干着急!怎么办?阿文眼下能怎么办呢?

“文哥,媒婆说,那个牛家有钱有势。”

“噢,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就想和你在一起,就像现在这样,手拉着手,在这大荒滩上享受明月,清风,流水,宁静,享受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阿文哥,我就想和你在一起,不管前面有多少坑坑洼洼,有多少磕磕绊绊,有多少风风雨雨,我和你手拉着手一直走下去,一辈子永远手拉着手在一起。阿文哥,你说我们一直这样子,好不好呀?你说啊,你快说呀,唉,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呢?”

巧林又仰起了头,睁圆眼睛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阿文,亮闪闪的大眼睛贮满了泪水,慢慢地,这泪水溢出眼眶,挂在了她秀丽的脸蛋上。

“林妹,你我手拉手在一起,你爸爸妈妈会不反对,会同意吗?”阿文的心砰砰砰剧烈地跳起来了,一时间真不知道怎么说好,怎么办好。阿文只能将巧林的手攥得更紧,与巧林贴得更近了。是啊,阿文哪能可以松开巧林的手呢?他的心里已驻着巧林,巧林已是阿文的心上人,他已经不能没有巧林,两位年轻人,都想着从今往后永远的手拉着手,走下去,走下去,一直走到白头偕老。

“阿文哥,我的婚姻为啥要有爸爸妈妈做主呢?”

“林妹,回去吧,回去后再慢慢,慢慢想办法,明天先敷衍媒婆。”

“文哥,你有办法吗?”

“林妹,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我们心连着心,手拉着手了,只要我们坚持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办法的,也一定能够永远在一起的!”阿文拉着巧林的手,一起走向小摇船。

“嗯,那我们一起坚持。”巧林激动地用一双手与阿文的手紧紧地攥在一起,阿文的手温暖,有力量,巧林激动了,“路是人走出来的,文哥,我们会想出好办法来的。”

“好的,我们一起坚持不放弃!”阿文扭转头,咬着牙想憋住眼眶里的泪水,巧林与他手拉手了,相信他,追随他,令他感慨万千。此刻阿文的心里是喜悦,是激动,也是有为将要面对的困难担心!阿文清楚,与巧林手拉手一起往前走的路将会是坎坎坷坷,困难重重。然而阿文知道牵手之后,那唯有坚持不放弃。

“嗯,文哥,我也信,我们拉钩!”

俩年轻人再一次拉钩,誓言一百年不改变!

巧林的泪脸上闪过了灿烂的笑容,阿文的脸庞上也满是明晃晃的月光。在今夜月圆风清的大荒滩上,俩年轻人手拉手了,坚持一起走呀走,走下去!

第二天一清早,一位长相像布袋和尚的胖媒婆又跨进了徐家的四合院。老道士夫妻俩笑容满面将媒婆迎进了客厅。

“怠慢了,二宝昨天正巧有生意不在家,又辛苦老姐姐多跑这一趟。”老道士满脸堆笑,给胖媒婆递过一把蒲扇,“大热天的过来跑一趟,辛苦你了,待会我叫阿文摇船送你回去。”

“多谢多谢,老道士,知道牛家老爷为啥差我做他家跑腿吗?”胖媒婆挤了挤一线眼,似笑非笑,瞅着老道士等回答。

“因为和你家老头同行,不是朋友也近三分么。”

胖媒婆一声尖声:“哎哟,老道士果然聪明透顶。”

落座客厅的大椅子,喝着王秀秀端过来的茶水,胖媒婆又神秘兮兮地说,“还有呢,你家千金和我女儿是同窗!”

“哦,所以牛老爷辛苦你,谢谢!”

“谢啥,相信我不会欺骗你了吧。牛家开米行,牛大兴是县议员,出城东门是数一数二的富家大户。”

“噢,那为啥你们两家没有联姻呀?”

胖媒婆笑了,她凑近老道士,悄悄说:“敏敏前两天被退庚,而我女儿早已名花有主了。”

“唷,那牛老爷家的后生,有点啥你瞒着我们吧。”

“敏敏么,虽然不是一表人才,但是我包你他不是憨大,也不是残疾。放心,你女儿那样的标致小姐,谁敢坑你?”

王秀秀给老道士递个眼色,老夫妻俩躲进了房间商量。

“昨天下午我去碧浦了,金金也说牛家老爷牛大兴是县议员,家里开着米行,那小子牛敏敏人挺机灵,只是块头有点小。”王秀秀说。

 “块头小,可不知道小妹入眼不?先看看生辰八字再说。”老道士决定。

夫妻俩走回客厅,老道士与媒婆说:“我老太婆说那后生的个子矮了点儿。”

“敏敏比我高出一个额头呢,还矮小吗?”胖媒婆很惊讶。

“哦,那牛家后生的生辰八字,带过来了吗?”

胖媒婆赶紧摸出了一张红纸,打开,再递给老道士。

“哦,让我仔细算算。”老道士口里念念有词,一遍又一遍地掐指计算,好长一会儿他才抬头,脸上满是笑意,“嗯,这孩子和我家小妹倒是挺般配。”

“牛老爷说稻熟前订亲,常来常往走走,双方熟络熟络。”媒婆喜不自禁。

“嗯,是多走动点好。”

“我不嫁,我刚从学校毕业,谁急谁嫁!”巧林忽然出现在客厅,气咻咻地冲着老爸喊。

“哟,小姑娘说话这么冲,没大没小。牛家是大户人家,县议员,人家看中你是你的福气!”

“我没有那个福气,我反正不进牛家门。”

“哎哟喂,小姑娘,你去了牛老爷家,就知道牛家的好了!”媒婆满脸堆笑。

“我不去。”

“不去,先订个亲。”老道士说了。

“好呀,让牛家先定一个订亲日子。那,老身告辞了。”胖媒婆觉得,娘老子答应下了,那赶紧订亲呗。只要订了亲,就由不得你小姑娘发犟了,胳膊还能拧过大腿?

“老姐姐,慢走,我去叫阿文摇小船送你。”

不一会儿,阿文回来了,给小摇船安上个苇席棚,让胖媒婆落座棚里。

阿文刚解缆开船。巧林突然跨上了小摇船:“文哥,我陪你一起送客。”

“小姐你……”

岸上王秀秀追出门喊:“小妹,老太阳。”

“不怕,我送送客人,有礼貌呗!”巧林钻过苇席棚到了后舱,“文哥,你戴上草帽,我来摇船。”

“小姐,天太热……”

“没事。”

小船摇出了肖塘,阿文替下巧林:“去棚里歇歇吧。”

“嗯。”巧林进舱席地而坐,瞥一眼胖媒婆,“老婶婶,辛苦您了,大热天的跑过来,值得吗?我和阿文哥早相好了,您有兴致,帮牛家再去别处找一个呗!”

“啥?富家千金嫁给雇长工,哪有你这么犯傻的?牛大兴是县议员,开米行的大富户,过了这个村可没有哪个店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