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21章 乖乖小妹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8-03 23:11:15  浏览次数:61
分享到:

“哈呀,胖婶婶,有啥大惊小怪的,我与阿文相好两个多月了,这么称心满意的店铺,我毕业前就落实了。您老呀,以后就不必这么咸吃萝卜淡操心了,知道不?”巧林一本正经地与胖媒婆说着话,送胖媒婆回碧浦。

可是,牛大兴父子偏偏盯上了这朵县女中歌咏队的校花。巧林知书达理,不但人长得端庄标致,要模样有模样,而且天生一副好嗓子,牛家哪能不垂涎欲滴呢?牛大兴贵为县议员,牛公子找媳妇却是一败涂地——富商官绅人家的大家闺秀,说道门当户对,可嫌牛敏敏块头小得好比武大郎,入不了大家闺秀的法眼。而巧林这位小家碧玉,秀丽却远胜官商家千金。所以,牛家岂肯轻易放弃这第三遭婚姻。牛大兴警告胖媒婆:“办砸事,就休想再跨进我牛家门槛。”

巧林呢,毕业回家后天天跟着阿文下田做农活。天刚放亮,阿文在徐宅里里外外打扫,巧林就去洒水;阿文去喂牛饲猪,巧林就去铡草;阿文去牛车棚戽水,巧林就去桥头田除草;阿文牵牛犁地,巧林就扛起铁走前头。只要是能够与阿文在一起,巧林是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晴好天气,俩人还一次又一次地划着小划子出外割青草,为老水牛准备优质饲料。所以,这个大伏天里,徐宅大门外的场地上晒了一场又一场青草干,牛棚里早垒起了高高的干草垛。劳动辛苦,然而和自己心上人比翼双飞,这样的田园生活感觉特别的有滋有味。

看着小女这么早出晚归劳碌,老道士夫妇疑惑不解:“我家小妹啥时起变得这么吃苦耐劳,这么勤劳能干,这么乖巧听话了呢?嗨,上城念洋学堂好呀,念了书,有了文化,脑瓜子开窍,成为了十里八村数一数二的乖乖小妹!”

一天中午吃过午饭,王秀秀把几块西瓜捧到巧林面前,说:“小妹,老爸昨天买了个大西瓜吊在井里,快吃,凉着呢!”

“嗯,谢谢老爸老妈给我买好吃的。”巧林拿了一块,咬了一口,高兴地一边吃,一边说,“哇,又甜又凉快。老妈,我再要拿一块。”

巧林吃一块,又拿着一块西瓜,站起身就往外跑。

“小妹,坐下吃呗,干啥这么心急慌忙?”老道士喊。

“我想去洗个冷水澡,孵在河水里吃。”巧林跑出大门以后,去了西厢房,阿文不在;又跑去牲口圈,阿文也不在;赶忙跑去水栈,看见阿文正走下小划子船。

“文哥,你去哪儿呀?”

“我……”阿文原本想一个人溜出门去割草,现在被巧林发现了,不知道怎么与巧林说话了。

“说好的休息半天,你怎么不守信用?”

“林妹,我是让你休息半天,今天由我一个人出去割青草。”

“那不行,我得和你在一起,我不能离开你。”

“还要跟我去,你会累坏的。”

“和你一起开心,累不了。即使真的累了,和你一起唱个歌,就啥事也没了?”巧林说着,两手托着两片西瓜,哧溜一下子也溜下小划子。

老妈也追出了大门外,看见巧林和阿文已将小划子划出船坊,于是大声问:“小妹,你不是说洗冷水澡吗?怎么又要出门割青草了?”

“噢,因为阿文要去割青草呀,所以我也一起去呗。”

“你……”

“小姐,你上去吧,下午陪妈妈说说话。”阿文劝告巧林,划回小划子,“老妈心疼你,回去吧。”

“不回去,我身体棒着呢!”巧林发倔,王秀秀不言语了,女儿肯吃苦耐劳是好事,嫁去牛家,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还能摇船做田里活,小镇上的左邻右舍会有好口碑的。

“唉,我慢了一点。”阿文惋惜地说着,又冲巧林大草帽下晒黑后显得更加秀气可爱的俏脸尴尬一笑。

“文哥,不许你离开我。”巧林轻轻嘟起了嘴,转身朝着岸上喊,“老妈,场地上晒着干草,当心被阵雨淋着,淋湿了你可要赔的!”

撑开小船,两个人齐心划桨,小划子哧溜蹿出了河湾。

巧林弯腰捧起放在小划子船上的西瓜,转身递给阿文:“文哥,吃块西瓜,可甜呢。”

“林妹,谢谢你。”

“谢我,那就甭想着躲开我,文哥,记住了吗?”

“喔,和我一起,你会很辛苦的。”

“我愿意,和你在一起最快活。”

吃完西瓜,两支桨同时发力,小划子哗哗哗剪开风平浪静的河面飞驰,俩小年轻汗淋淋的脸上顿时觉着凉风习习。

“文哥,你怎么又那么多用不完的力气啊?”

“哪啥呢,是因为有你陪着!”

巧林咯咯笑着,喃喃自语:“我陪你?不是,是你陪我,和你在一起,心里高兴,浑身是劲。”

“可是,碧浦牛家快要找你订亲了。”

“订亲,没事儿,想个法子躲一躲就过去了。”

“嗯,有办法了吗?”

“只要我俩一条心,总会有办法的。譬如划船出门避一避。”

“避一避,躲得了初一,可是以后怎么办?”

说着话,划着船,两个人的心放宽了:“办法总比困难多!”于是两个人齐声唱道:“不怕日晒与风吹,不怕辛苦和劳累。只要你我心连心,再苦再难都无悔。”

两个人同心协力,又割到了满满一划子船的青草。回家路上,他们却又遭遇乌云布满天空,然后狂风大作,电光闪闪,雷声隆隆。

“林妹,不能再赶路了,我们先去前头那个船坊避雨,大雷雨马上要来了。”

“噢,文哥,我好怕。”巧林已是惊弓之鸟,桥头田牛车棚惨祸,记忆犹新!

“不怕,林妹,阿文在呢,马上进船坊避雨。”他俩把小划子划进了小河边一户农家的船坊里。

“哟,里边还歇着一条罱泥船,文哥,怎么办呢?”巧林有点失望。

“有大船好么,我们可以坐大船上避雨,舒服多了。”阿文倒是很高兴。

阿文将小划子船系在大船上,阿文爬上罱泥船,又拉巧林上了大船。两人刚刚坐上罱泥船,船坊外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平明如镜的河面眨眼间被砸得像一匹悠长无比的麻花布。紧接着,又是一道满河亮晃晃得刺人眼睛的闪电,一声震得耳朵嗡嗡响的雷声,随后,大雨、闪电、雷声掺和一起淹没了炎炎盛夏的水乡旷野。

“文哥,吓死人了!”又是来势异常凶猛的大雷雨,巧林被吓得紧闭双眼,脸色发白,身子都簌簌颤抖,再一声雷声突然炸响,巧林一下子扑倒在阿文的怀里。

阿文一手紧紧地搂着巧林,一手蒙住巧林的双眼,轻声安慰说:“林妹,不怕,有阿文在呢,再说了,这儿是在河面上的船坊,船坊的屋顶很低,很安全的。”

“哦,船坊的屋顶很低,不是又高又尖的牛车棚。”巧林颤抖着说道。

“嗯,不怕。”

雷声过去,巧林掰开了阿文蒙住自己眼睛的手。

“文哥,有你真好,既放心,又安全,更开心。”巧林双手紧紧地抱住了阿文,两行热泪溢出眼眶,顺着秀丽的脸庞滚落下来。

阿文轻轻地帮助巧林抹去腮帮上的泪水:“放心吧,林妹,阿文永远陪你在一起。今天累了,趴在我怀里放心地打个盹吧。”

紧贴着阿文暖乎乎的胸脯,巧林闭眼休息。忽然巧林惊喜地叫道:“文哥,我听见你心跳了。咚咚,咚咚,特别的刚强有力,像演奏一支雄壮的歌。”

“瞎说?”阿文缓缓地拍着巧林的后背,“宝贝,睡吧!”

“你才是我的宝贝呢!”巧林侧过脸注视着紧紧地抱着她的阿文,伸出一个手指点了点阿文的鼻子,轻轻唱道,“风雨里有你看护,危难中有你相助,不怕前途多坎坷,我俩携手人生路。”

一阵大风携着雨花吹进船坊,飘洒在俩年轻人的身上,脸上,也带来丝丝的凉意,巧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

阿文伸手抹去巧林脸上的雨花:“林妹,冷了吗?抱紧阿文暖和些。”

巧林抱紧阿文,翕动嘴唇轻声唱着,眼眶里溢满了晶莹的泪珠:“不怕前途多坎坷,我俩携手人生路。”

“林妹,谢谢你,谢谢你和我在一起。”阿文跟着巧林哼着,激动得也热泪盈眶,因盈眶而滴下的热泪,又滴落在巧林的脸上,巧林马上睁大了惊讶的眼睛,那挂着泪水的脸腮展现了浅浅的笑颜。

“文哥,你也流泪了。”

“搂着你,我太高兴。”

“噢,我们紧紧相拥,你高兴,我也开心,从此不怕狂风和暴雨。”

阿文因而动情地轻轻唱道:“风狂雨暴阻归途,幸遇船坊泊小舟。患难途上得知己,白首厮守人生路。”

两位年轻人,在大雷雨的船坊里相互依偎,紧紧相拥,却又都是眼泪花花。是啊,阿文和巧林志趣相同,两情相悦,可是却前途漫漫充满坎坷。眼下,距离牛家订亲的日子日渐临近,怎么办呢?

渐渐地,雷电歇了,风雨停了,东方的天空架起了一座绚丽的彩虹桥。

“林妹,你看,彩虹。”

“哇,彩虹好美。”

“美丽的彩虹,可是个好兆头。”阿文若有所思。

“为什么呀?”

“彩虹有许多美丽的故事呀!”

“文哥,我们从彩虹桥走过去!”

“嗯,林妹,走过彩虹桥,一定有个美丽的地方。不过,过桥得要吃苦耐劳咯!”

巧林喃喃自语:“文哥,多吃点苦头走过彩虹桥去一个美丽的地方,巧林愿意!”

“哦,远走高飞……”阿文轻轻地叨念,眼睛紧盯着雨后一双飞翔天空的小鸟。

“文哥,那两只小鸟飞不见了,它们还会在一起吗?”

“林妹,他们是永远在一起!”

“我们也永远在一起!文哥,你说对吗?哦,文哥,我们再巩固一次。”巧林向阿文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

“我,必须和林妹在一起,永远在一起。”阿文也向巧林伸出来了他右手的小拇指。

阿文巧林的小拇指再次紧紧地勾在一起,他俩又一次一起唱道:“勾勾,还还,一百年不改变!”

雨停了,太阳落山了,一天飞霞,满地通红。披着红红的霞光,阿文与巧林划着小划子顺利回家,又是满载而归。卸完满船的青草,阿文下河洗冷水浴,顺便又去小河湾看望了他放养的红菱。因为,阿文听见巧林说红菱甜嫩好吃,因此阿文在集市上买回了红菱苗种在小河湾里。现在,小红菱蓬蓬长,可以摘几颗早熟的尝尝鲜了。巧林没有跟着阿文下河,因为是在家里,老爸老妈看着么。

这个夏天,巧林与阿文一起做农活,干热了做累了就噗通下河洗冷水浴、学游泳。以前巧林只会趴着木板学狗刨,现在可以游过河,甚至可以在肖塘河里再游个来回。更可喜的是巧林还学会了潜泳。潜泳游最有意思,阿文说潜游必须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游,说是好有个互相照应。拉着阿文,巧林一天到晚笑呵呵;拉着阿文,巧林再也舍不得离开阿文了。

这一切,老道士夫妇只知其表,不解底细。他们以为巧林是位乖乖小女,是跟着阿文学田里活,没有什么事。这世界上,哪有富家小姐甘心情愿与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穷雇工过苦日子呢?儿子巧金今天回家传讯,牛家过几天要订亲了。小女出嫁前学会做点田里活,吃点苦头,应该是一桩好事!

巧林跟着老妈来大门外乘凉了,四下瞅瞅:“咦,河边没有,阿文又哪儿去了呢?”

“我回来了!”阿文正从河湾那边游回来,爬上岸,反背着双手,一脸乐呵呵,“小姐,我有好吃的,猜猜是啥?”

“红菱呗。”

“小姐聪明,给,”阿文递给巧林一个荷叶包,“分给师母也尝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