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老虎
作者:林木  发布日期:2022-08-06 22:10:19  浏览次数:178
分享到:

老虎

一只威猛的老虎,从不耷拉着头
即使很有涵养,打盹时
没人敢吻胡须,摸尾巴

树上的抓痕,路上的脚印
留给诗人去吟诵。在领地里撒一泡尿
蹭几下后退,是它的常规动作

太好看了。作为一只职业老虎
需要侦探、潜伏、追踪、捕猎
斑斓的虎纹提供伪装,虎爪透着血腥

它当然不是关进笼子里的老虎
会被武松打死的老虎,像美帝那样的纸老虎
也不是布莱克,博尔赫斯的假老虎

写到这里,我已忘记了老虎
只留下一个威猛的形象,或者一首诗的象征

白马

我们先是谈白,不得要领
白谈了,便谈白马
白马非白,非马,非驴
不饮月光,但并非抽象,因为会啃嚼青草

它是它们的影子,从记忆中横空出世
竖起耳朵。甩头
被一个神秘的精灵引导,无需缰绳
在碎石路上飞奔。鬃毛扬起
任何力量无法阻拦
即使碰碎,还会聚合

现在是黑暗中一个放大的白点
越跑越快,越跑越近
终于跑进我心里
里面有一片广阔的草原

一尾鱼被放逐,经过你的身子
游入一幅画里。喝水墨

它在纸上游来游去。一个摆尾
掀起好看的浪花

你手画的鱼无法比拟。假如走过一个渔夫
会流着口水,撒网

鱼骨成为画的骨架,鱼腹里有几条蚯蚓
鱼钩,成了写意

这是一条抽象的鱼
一条庄子的鱼

河里有一条龙,没人见过
但处处能感觉到它的精魂存在

它同时诞生于这条河,和古老的东方神话
在河里畅游、翻滚,吞噬河水,又吐出

它一跃升天
幸运的人见过它掉落的闪光鳞片

它是意志,是历史
这条河边生活着它的子民

从流浪狗到宠物狗

关在后院,只有20平方米活动空间。听到外面有响声
就兴奋,在铁栏后踱步,像风,威风凛凛
大部分时间趴着晒太阳。别人以为在看家
其实在做梦,比如站在主人的开蓬车上兜风,或回忆

每天耷拉着耳朵,歌唱着流浪,东闻西嗅,追逐蝴蝶
梦想。有时在草地上打滚,偶尔跳绳,或跳墙,被骂得狗血喷头
意外捉到一只老鼠,和伙伴一起玩耍。不停交换身体
每个洞口都是给我们钻的,那是狗的宗教

曾经的从犯、嫌疑犯。曾经的生活。见人不看脸色
不摇尾巴。值得再活一次。拥有自由的代价是餐风露宿
在垃圾堆里找食物,啃骨头,有上顿没下顿
别落水。没有被肉包子打过。要小心,避免成为餐桌上的佳肴

被好心人领进收养中心。有了的名字
领养。住进家。多好。吃香喝辣。有洗澡、除虱和音乐
像美女那样剪毛发修指甲。打预防针。阉割
即使还崇拜性器,不再有野性冲动

没咬过吕洞宾。不错,光天化日下没人再敢打我
守护着一份孤独。有自己的旭日,带着流浪之美,从手上升起
傍晚盼主人早归,一起去公园溜达,不介意项圈系上链子
妥协。溃败。为了一个更大的活动空间


下一篇:芒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