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2部 第129章 雷霆突至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09-10 15:37:13  浏览次数:105
分享到:

话说在边海市第N次市委常委会上,余副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把笔记本电脑推给了林地。

林地接过一看,脑袋里嗡地一声。

“市府孤男寡女,勾搭成奸。看林市长和余副女市长的风流艳史!”?

这是怎么回事儿么?一时停了下来。章副见余副尖叫,林地闭嘴,迷惑不解的眨着眼睛,不知发生什么事?

唯有邹副市长声色不动,看看这个,瞅瞅那个,静待着下文。

只见余萍捂住自已的脸庞,浑身颤抖,平时的自得和镇静,早飞到了爪哇国。

林地却定定神镇静下来,抓住鼠标拨翻页面,细细读了一遍。忍不住一推电脑,哈哈哈大笑:“瞎编乱造,愚蠢之极,这是谁搞的么?”

余萍却哭出了声:“鸣!这是谁个流氓坏了良心?我招惹了谁么?鸣!流氓流氓,大流氓么。”

林地劝道:“余副,我看不必为此烦恼。明摆着是这些无聊小人胡编乱造,耸人听闻么。身正不怕影子歪,你余副大家都知道,莫哭了么。”

可这个打击,对一向洁身自好的余萍来说,实在太大了。

人到中年,又经历了婚变。

虽然经过不懈努力,爬上了副市长高位,但是余萍的内心,却实在空虚和孤独。正因为高处不胜寒和空虚孤独,余萍才分外注意自已的形象和影响。

不得不注意啊,一个孤魂野鬼般模样儿也说过去的女副市长,在花花绿绿物欲横流的社会上漂流,难免不引起蜚短流长。

这似乎成了国人生存环境中的一个怪圈。

而这类人听人爱的流言蜚语,往往是致人死命杀人不见血的利刃。

看看不久前发生的那个“性爱日记”事件么,仅仅十二篇不过三千字的日记记录,就断送了一个颇有工作能力的赵副院的锦绣前程。

余萍记得经邹副市长提示,自已第一次读了那部“性爱日记”的情景。

惊、怒、羞、气、恨五味交加,第一个在常务会上拍了桌子。

“如此败类,岂可还留在领导岗位上?他不害羞,我都替他害臊。这是对我们边海市全体党员干部的污蔑和挑战,依我说,不但要双开,而且还应该双规,送上审判台。”

为此,邹副市长章副都愤懑发言,意见和余副一模一样。

紧锁眉头的林地呢,本想说说什么。

可三副义愤填膺团结一致,也就以市长身份,做出了对赵副院的双开决定。此事过后,很是让边海市的厅局级部们震惊不已。

大家也由此更加注意自已的生活作风和言行举止。

至少在公众场合,官儿们都变得温文尔雅,收敛了不少。

可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却居然发生在了自已身上?余萍只觉得自已仿佛被利刃刺中了心脏,身心在巨痛着流血。

她根本就没听到林地的劝阴,只是一味儿的哭啊哭啊,就像所有蒙受不白之冤的女人一样,仿佛只有用哭声来证明自已的清白。

“余副,唉,余副!”

林地轻轻敲敲桌子:“这是在常委会上么?注意调整自已的心态,注意控制自已的情绪么。”

没用,依然捂着脸丌自哭泣。

一边但任记录小管秘书,想站来劝劝,觉得不好,又重新坐下。

林地像这才感觉到这类打击,对一个单身女人有多大似的,站起来搓搓自已额头。

走几步,然后又坐下:“莫哭了莫哭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谣传么,别人不信,你自已倒信了?滑稽么!”

没想到余萍放开手抬起了头。

林地猛吃一惊:一向保养得清和自信的脸庞,变得憔悴不堪,脸庞上满是皱褶;皱褶里又嵌满了泪水和惊恐,呈现出一种令人生厌的灰黄色……

“你是男人是市长,你当然没得什么?可我,鸣鸣鸣!”

骤然又低下,双掌捂脸,泪花从手指缝中渗出,低声痛哭不已。

其间,林地心里连连闪过疑问。谁这样卑鄙下作?看样子,是特地冲着我和余副来的。不但捏造得让人生疑,而且语言下流,故作耸人听闻和挑逗引诱,目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为了所谓的“披露”快感,而博众人一笑?

市府就五个领导,除徐书记在京出差外,平时的工作,就是由自已领着三副在抓。

造谣者硬把自已和余萍拉扯在一块,说明这个人对市府常委的情况相当熟悉。事实上,林地非但感到造谣者的身份可疑,还由此引怀疑到上次的“性爱日记”事件。

据报载:“性爱日记”并不是边海市的首创,在全国各地都时有发生。

事后,据边海官儿们认真分析其原因,有始作俑者自已不小心泄露,被好事者掛到了网上;也有被人捏造上网发布之嫌,目的就是搞人下课或双规。

利用生活作风,打击政敌和竞争对手,是中国官场的特色之一。

江湖上的兄弟姐妹们,心里自然都很清楚。

这些分析原因,自然也传进林地耳朵,与他的分析不谋而合。因此,在这些前车可鉴的惨痛教训下,林地自已也分外小心注意。

也就是说,除了格外因素不得不在单独在一起外,基本上,林地都是在邹副市长章副或秘书在场情况下,和余萍进行工作沟通。

所以,真正是应了那句老话:“身正不怕影子歪!”。

问心无愧的边海市父母官,自然更加怀疑造谣者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不过,他唯一没料到的是,余副对此事的反映会如此强烈。毕竟男女不同,余副受的打击和痛苦心理,林地无法感受。

有点束手无策的市长大人,只得再次劝道:“哎唉,明明是居心叵测的造谣么,你怎么就轻易上了人家的当?你哭,造谣者却高兴么。莫哭了,莫哭啦,唉,我们是在开常务会么。”

余萍依然没停止,只是再也哭不出声来,双手捂脸,肩膀一个劲的抖动着。

这当儿,章副斜睨斜睨一边的邹副市长,嘴角露出了厌恶与嘲讽。

章副不笨,他马上联想到上次的“性爱日记”,再由此联想到郑局,豁然顿开:肯定又是邹副市长搞的鬼,公安局设有专门的“网络管理组”么。

郑局要在其中动动手脚,简直易如反掌。

章副之所以一下想到了邹副市长身上,还是缘于那个倒霉的赵副院。

赵副院被十二篇网络披露的“性爱日记”搞下课双开后,喊冤叫屈的到处钻营。也乘着月黑风高热风劲刮之夜,拎着重礼物一头钻进了章副市长家。

老奸巨滑的章副,先是好言好语的安慰倒霉蛋一番,再仔仔细细的问东问西。

应该说,郑局和秋副的手法,也有漏洞。

只不过外人无法知道此事的整个来龙去脉,也就无法由此推断。至多,也就是个查无实据的怀疑罢了。

可章副却从赵副院断断续续的答话中,整理出了一个清晰的脉络。

特别是听丧魂落魄的赵副院,讲到:“郑局老婆贪污公款上千万元,齐院却压着不办。”时,章副瘦削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那次嘛,是厅局级在下面拳脚交手。郑局略施小计,就帮齐院赶走了竞争对手,保证了他“再当一届人民公仆”的内部环境。

这次呢,是市领导在上面打架斗殴。

邹副市长重击余萍,是想杀鸡吓猴?还是想赶尽杀绝?

邹副市长呢,自然也早把一干人的表演和神情,瞅在眼里。说实话,尽管杀手锏使出来了,他还是对郑局不太满意。

自从自已打了招呼后,郑局不知在搞什么名堂?比原计划足足慢了三天。

要是早三天,就没有余萍在临时会上对自已的指责。

也就没有余萍与林地联合起来,逼使自已给郑局下令出警。那么,局势完全是另外一种可能么。现在好了,三天内,余萍连赢自已三场,弄得冷飞现在还在医院监视就医。

不过,邹副市长也没有料到,余萍会对此反映如此强烈。

老娘儿们么,别看她仗着有林地撑腰,又顶着个“副市长”光环,那全是吓唬人的。

看吧,只要网络消息一出来,非吓哭不可;痛定思痛后,以后一准老老实实不可。可现在,这个老娘们不止是哭,好像连上吊的心都有了?

还女强人么?我呸!

老子以前太把她当作个对手了么?早知道这鸟样,三年前就令郑局发布,让她早滚了蛋……邹副市长这一番心思,就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现在,不仅章副,就连林地也注意到了他的神态。

其实,上次的“性爱日记”事件出了后,林地并不是没想过。

这很简单:邹副市长分管着边海市的公检法,三院的头儿,都得听他的。除了那齐院,卫检和郑局,与邹副市长一个鼻孔出气,是亲信兼打手么。

可这个念头在林地脑子里一闪,就滑过去了。

毕竟,六百万市民的需要,千头万绪,林地的心思还不在于此。

这次呢,开始也没多往邹副市长身上想。对身为市长的林地而言,下面的三个助手明争暗夺,只对自已有好处。

老子目:治大国如小烹。

同理,治小市如大家!

身为大家长,一个成员众多的大家庭,和睦相处团团圆圆自然好,可有个小吵小闹相互竞争也不错。这样更方便大家长理清矛盾,调节气氛和掌握成员心态么。

然而,看到自已可以嗤之以鼻,付之一笑的网络艳闻,居然对余萍的打击如此巨大,就多了几分警惕和戒心。

再瞟到章副和邹副市长,心里更明白了七八分。

余萍还在蒙脸抽泣,林地就又站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踱开了步子。

踱着踱着,他突然站在邹副市长面前:“市局的‘网管组’近来如何?”,完全没料到林地会问自已这个话题的邹副市长,眼里闪过几丝惊愕和慌乱:“还,还好么!”

一面下意识地躲避着林地的眼睛。

“这就是‘还好’么?”

林地冷冷一笑,把电脑推到他面前:“你自已看看,在网络上公开发布谣言,恶意诽谤市领导,你是怎样在管理的?”

“这,这不能怪我么?”

慌乱之下,邹副市长本能地为自已辨护:“我管着边海大部份行业部,时间很紧么。”

因为虽然彼此心照不宣,可二人表面一直客客气气,虚与周旋,客套寒暄;所以,邹副市长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地现在会在常务会上突然发难。

“哦是这样?是因为管得行业部门太多,忙过来是么?章副,你听清楚了么?”

林地逼上一步,盯住章副。

“听清楚了。”还没回过味的章副,下意识的点头。“那你看不是这样?”林地毫不给他喘气的机会:“我们明天开一个常务扩大会,讨论减轻邹副市长的工作包袱,让他集中精力,静下心来一心一意的搞好本职工作?”

章副明白了林地的意图,慌乱的朝邹副市长瞟瞟。

脱口而出:“这个么?有必要么?还没到届么!”

“我这个市长,有可以在遇到紧急情况时,立即召开常委扩大会,主持商量和决策相关问题的权利么!”

林地不客气的朝章副笑笑,又问小管秘书:“相关条例上是不是有这一条?”

“是的,根据边海政府2××年×月×日×次常委会决定,遇到紧急情况时,市长有权立即召开常委扩大会,主持商量和决策相关问题,以保证城市和国家安全。”

不愧是秘书,小管口词清晰语气有力地复诵着,像有意给林地助威。

林地向秘书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面对着邹副市长:“邹副市长同志,你的意见呢?”

林地逼着章副表态时,邹副市长早已镇静下来。此时,他完全明白了林地的用心,也明白林地判断这网络艳闻,是自已的搞的鬼。

是的,这实在是太明显。

即便傻瓜想想,也会理到自已身上来,邹副市长有些后悔自已的冒失。

余萍虽然给打得晕头转向,精神崩溃,但是,由此引起了林地的公开反扑。在自已还没下定决心与之公开摊牌之际,匆忙应战,恐负多胜少。

但现在,林地把自已逼到了绝境。

是的,按照相关规定,在遇到紧急情况时,市长有权立即召开常委扩大会,主持商量和决策相关问题。

这个为最高行政首长持意设置的权威,也就成了让一切挑战者不敢轻举妄动的杀手锏。

他妈的,副官不带长,放个屁都不响。

多少人朝思暮想,费尽心思,不择手段,就是为了这个“长”么?老子屈居老二,受尽憋闷气,不也就是因为这个“长”?

好容易苦苦混到现在,这个“长”居然还想借口把我整成光杆司令?

我操!我呸!

自古英雄不可自剪羽翼,剪了羽翼的不是英雄是狗熊,你以为我不明白么?林地,为了一个老娘儿们,你竟然敢和我摊牌翻脸?

我呸!试试吧,鹿死谁手!难说么!

邹副市长的脸庞,阴阳怪气,阴睛交迭,青紫各异,紧抿着嘴巴,不开口。

“鉴于你自已在常委会上提出来工作太重,我可以考虑为你减负。邹副市长同志,你的意见呢?”林地窥透了地头蛇的心思,微笑着又一次发问。

其实,林地原先也并没有打算马上和邹副市长摊牌。

边海虽然烦事儿不断,但是在自已停顿让步的大前提下,毕竟还在缓慢的向前。

维稳局面一直保持着,社会稳定,民心安稳,无较大的政治风波和意外事件。作为一市之长,林地认为也就是可以的了。

因为,省组织部又一次来人视查,并打了招呼。

“维稳和发展就是一切,准备着接调令吧。”

调到哪儿?林地不知道。可有一点是明白的,至少要离开边海,说不定又得回北方那座小城。回到小城好么,与老婆儿子父母欢聚一堂,工作之余,尽享天伦之乐么!

所以,林地也无心恋战。

然而今天,邹副市长和猖狂和嚣张,把他激怒了。

再怎么着,我们毕竟是同一面旗帜下的同志么,面对济济苍生和皇天后土,面对肩并肩努力奋斗的战友,你就不能有一丝恻隐之心?

非要像对邪恶的敌人一样,舞刀挺枪地赶尽杀绝?

邹副市长还是没吭声,余萍还在抽泣,可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林地就吩咐:“小管,你让小鲜秘书进来,把余副市长扶回宿舍休息休息。”,小管就抓起了电话。不一会儿,小鲜秘匆匆忙忙敲门进来,把余萍扶了出去。

临出门时,林地喊住了她:“你就守着余副,不要擅自离开,明白么?”

“林市长放心吧,我明白了。”

余萍被扶出去后,林地宣布常委会继续召开。

这时,邹副市长开口了:“林市长批评我没管好网络管理,这我接受。”

他端起茶杯喝喝,然后一顺手递给章副。章副就捧着邹副市长喝得干枯的茶杯,屁颠屁颠的溜到墙角接水。

“因为没管好网络,致使不法份子利用网络散布流言,我愿意向余副道歉。”

说到这儿,邹副市长挺委屈的看着林地:“我自已也是流言的受害者么,可谁向我道歉呢?”

林地微微一笑:“你那个国宝传言,好像与这无关,放在以后说么。”,邹副市长一怔,眼里的凶光一闪,随即熄灭。

“林市长也听说了么?消息好快么。好,现在不说,放在以后说。至于说我工作繁重时间紧,你要为我减负?更是无稽之谈么,我多时讲过这个话?你听见过么?”

他朝向章副:“你一直在场,听见过么?”

章副避开他的眼光,摇摇头。

邹副市长淡笑笑,又扭过头来:“林市长,你看,我没说过,他也没听见过。四个常委,我就占了二个。请问,你在常委会上当众造谣污蔑我,是什么意思么?”

林地笑了:“好!邹副市长,真有你的,你忘了还有一个现场记录呢,你的一言一行,可是白纸黑字的记着么,你看不看一下么?”

邹副市长呢,则轻蔑的瞪瞪小管秘书。

“现场记录?谁的现场记录?你的现场记录么。你让他记录邹副市长杀人,他也会马上记下来么,哎,我看你还是拉倒吧。”

“好吧,那就请你明天下午一点正,准时参加常委扩大会么。”

林地依然淡笑着,转过身子:“小管,请记录准确无误,下去后马上将通知发到厅局级。”

这时,章副吞吞吐吐的劝道:“向,林市长,我看,没有必要一定要开扩大会议么。”“为什么?”林地反问:“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执政党的副市长,你没胆量和勇气参加?或者说不想参加?”

章副的颈脖子一下涨红了,瞟瞟邹副市长,支支吾吾的:“我是说,如果不召开”

一边的邹副市长把他一瞪,呵斥道:“面对上级领导,为何顾虑重重,犹犹豫豫么?你不就是想告诉林市长,如果硬要召开,他必失败和自已找行倒霉么?”

章副退后一步,王顾左右而言它。

这时,林地呵呵大笑:“未必未必!章副担心过重,邹副市长自负过余。边海究竟是谁之天下,且看明天分解!”

笑毕,朝门外挥挥手:“二位请,不送!”

邹副市长抓起自已的黑皮包,气势汹汹的大踏步走出。

章副呢,也抓起自已的皮包,跟在他屁股后头,走二步,停下,朝林地看看,嘴巴蠕动着,想说什么?林地依然朝他微笑着,挥挥胳膊肘儿:“请!不送!”

章副便缩着头,飞快地溜了出去。

邹副市长出了4---4,昂首挺胸,咚咚咚!愤怒的脚步声一直响到电梯口。

在电梯口他站了下来。市府办公大楼内就这么一部电梯,上上下下,永远都是那么繁忙和那么多的人。

里面的人见是邹副市长,个个都露出了讨好般的笑容。

有个穿西装的小伙子,一面用力往里挤挤,一面伸出左手臂搭在电梯侧沿,笑喊到:“邹副市长,请进呀!”

邹副市长冷冷的站着,阴沉的脸上肌肉抽抽:“你们走么,我等人。”

小伙子一抽臂,电梯门呼的开上,迅速地向上升去。

这时,邹副市长也没回头,就冷冷的说:“躲在我背后干什么?转到前面来。”,陪着笑的章副就慢慢转到了他正面:“邹副市长,还没走么?”

“等你么!”

邹副市长盯住他,点点头:“今天表现好么,章副,你可有进步了么。”

“哪里呢?”章副勉强笑着:“事情突然么,我本想劝林地取消的。”

“我可听说你那野婆子,快要把你的身子和腰包掏空了么。市局的巡察队给我汇报,碰到过你么。”“咳,这事儿么,咳!咳咳。”章副尴尬的干咳着,有些慌乱。

确有一二次,章副深更半夜偷偷从姘妇家中出来,与市局的巡察队不期而遇。

好在队长认得这是市领导章副市长,不但礼貌的给他打招呼,而且还敬礼,并问需不需要护送章副市长回家?

没想到这见不得人的鬼事儿,邹副市长也知道了?

章副心虚的假咳着,避开秘他的目光相对。谁知邹副市长毫不客气,警告道:“身为市领导和一个老共产党员,有家有室,儿孙满堂,还在外姘居鬼混,你大概是不想干了么?”

章副只得软下来,低声说:“老领导,请原谅请原谅!今天么,我有点立场不坚定。其实,你也知道,我是站在你一边的。”

“老奸巨滑的老家伙,老是缩着脑袋瓜子瞅人么?”

邹副市长轻蔑的斜睨着他,伸出一只小指头晃晃:“说白了,我动动动小姆指,就要你不好受。”“哪是哪是!”

“回去,马上打电话通知他们,一个个的全通知到,记着名字。”

上面的电梯下来了,身边的人也多了起来。

邹副市长向上仰看着电梯,命令道:“然后,马上给我电话,听明白了么?”“遵命!”……邹副市长回了办公室,呼地下把黑皮包扔在沙发上,自已也紧跟着一屁股坐上去。

小高秘书轻手轻脚跟了进来。

他把空调打开,茶给泡上,再轻轻放在小茶几上:“老领导,喝茶!”

“嗯,先放着。来小高秘书,坐下。”邹副市长拍拍空沙发,待高秘书坐下,便对他说:“明天下午一点钟,林地要召开常务会扩大会议,解决我的问题。你有什么好办法,让他的阴谋不能得逞?”

小高秘书大吃一惊:“什么?凭什么解决你的问题?你有什么问题么?林地是不是心血来潮啊?”

邹副市长耸耸肩:“是啊,我有什么问题?你已跟了我一段时间么,说说,我能有什么问题?”

小高秘书摇摇头。“可人家林市长硬说我问题么?我有什么办法?”

逐把今下午发生的事儿讲了,未了,双手一摊:“网络上出现了流传,就归到是我没管理好。我稍一说明辨解,人家就说我态度不好,你说这样苛刻求全责备的工作环境,我还怎样工作么?”

“唉,他是市长么!”

小高愤愤不平的叹口气:“自古带长的说了算。老领导呵,我看你要早作打算啊。”

“所以,让你给出出主意,我该怎样办么?”邹副市长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已的助手。小高沉吟一会儿,站起来,做了个向下狠狠一劈的手势:“要不,来个一了百了?”

邹副市长哈哈一笑:“怎么能用对敌人的办法,来对付自已的领导么?谢了,看来,这次我该自已拿主意么。”

“哦,老领导,刚才你儿媳妇打电话来问,你在不在?多久能回家?”

小高提醒道:“我听她的声音不太对,好像有些哭兮兮的?”

“嗯,好的。”邹副市长吊起眼睛想想,吩咐到:“你马上到余萍的宿舍去看看,有什么动静给我电话汇报。”“好的!”高秘书答应着出去了。

待房门一关上,邹副市长就抓起了电话:“小郑,按一号方案进行。”

“提前了?”郑局在那边低沉地问:“动手了么?”“嗯!”“好的,我马上安排!”……

半小时后,邹副市长回到了家。一进门,就听见三公子在暴跳如雷的跺脚叫骂。一边骂,右手拎着的一把锋利满尺,上下扬着,雪亮的刀刃在灯下发出一轮轮晕目的寒光。

本来心里就不愉快的邹副市长见了,皱眉道:“三,你在发什么酒疯?一点没教养么。”

“发酒疯?老子是被那曾科老狗日的气疯啦,老子要剁了他!”三公子睁着血红的眼睛,毫不惧怕。

邹副市长大怒,一耳光搧过去:“滚一边去!”

到底是老爸,挨了一耳光的三公没敢再叫嚣,捂着脸形一屁股蹲在地下喘粗气。

“爸!”“邹伯伯!”“怎么了?桂儿,听说你打电话找我?哎,媛媛,坐么,红着个眼睛干么?”“爸,我们上当了。”

“上当?上什么当?说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