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浅尝初秋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2-09-15 18:13:44  浏览次数:68
分享到:

太阳还未醒来吗?

一缕清风扑面而来,就如同钻进古堡里咬下一口冰激凌,一股清凉之气深深地透入心扉。瞬间,便转换成血液,流遍全身,直接传递到头发根里去了。

湖岸边,傍着水的,柳树那长长的丝绦摇曳着,湿润的气息就在柳枝的梢头上,氤氲而生。

半岛的水榭上,离水还远着呢!却能听到汩汩的水声。随着水波的涌动,心底里那饱受煎熬的烦躁之情绪,迅速地消失殆尽了。

缓急之际,一脚踏上了虹桥。一汪碧波,四壁清纱;头顶蓝天,足碾青石,身体似乎是在半空中悬着,却又沉静实在而又轻松愉悦。怎么?满头满脸,一路折腾出来的那擦不尽,抹不掉的汗水,倒悄然退去了。

太阳当然醒来了,只是被一层乌沉沉的云彩,给遮挡在了我的视线之外。

藏匿起来的太阳,还是告诉我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嗬嗬,这可是快到中秋的季节了呢!

怪吧!入夏以来,气温一天一天地升高,想成为什么模样就成了什么模样,偏偏忘了应该下几场雨。

当然,夏秋更迭之际,气候的变幻不是太明显,倒也是情理之中的。问题在于,今年有些特殊。立秋时,我不止一次地听到人们在议论:嘿,是睁眼秋,还是闭眼秋?

乡村俚语说,立秋的节点,若赶在白天,叫睁眼秋;要是赶在夜晚,就是闭眼秋。还说了,睁眼秋热死人,闭眼秋爱坏人呢!无巧不巧吧,今年就是个睁眼秋。

上了年纪的人们常说,秋后十八盆,河里断了洗澡人。也就是说,立秋后,天气渐渐地转凉,一般半个月,最多十八天,就再也没有人下河洗澡了。

时代在发展,古老的民谚、俚语,似乎也是跟不上潮流的,全然没有实际的意义了。

这个夏季,尤其是暑假的这些日子里,我的两个宝贝孙子轮流跟我们消暑。我呢?大概是热昏了吧,几乎忘了每天都是怎么度过的了。

无论是大宝,还是二宝,早晚我都领着他们到翡翠湖公园去转一圈。或走或跑或玩,目的就一个:不避暑热,增强体质。当然,他们起床不会太早,不到六点半,甚至七点钟,是出不了门的。我选择从“合工大”的西院墙外走,即便太阳升得再早,射得再烈,因为枝繁叶茂,是晒不着阳光的。偶尔,还有阵阵清风拂过,是一条不错的路径。

从翡翠湖东门进入公园,向左便直上虹桥。好似月牙一般的虹桥,架在湖中间的一汪绿波之上。只是这桥上没有一棵树,更没有其他的绿色植物,太阳毫不客气地直晒着,光线刺眼,光芒灼热,火辣辣地烤人呢。

大宝天生多汗,走在桥上,头发里、脸颊上,大汗淋漓。我特意带着一条小毛巾,一边帮他擦拭,一边鼓励他:“流汗,就是在排泄身体里的各种毒素,促进新陈代谢,对身体是有好处的。”他一声不吭,两只眼睛默默地盯着桥面,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在加快,似有一脚就跨到桥头的冲动。

二宝倒是不大淌汗,他踏着平衡车,一到桥头,便是上坡。他双脚踏在踏板上,不使劲了。我明白,这是要我推着他前进。当车到桥中间的最高处时,便是下坡了,他双脚一蹬地,再收起来,车子便风驰电掣般地向桥头飞奔着。二宝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衫,看着他的背影,就如同一团火似的滚滚而去。

两跨虹桥中间,卧着一座琴岛。岛的四周,水波荡漾,树木参天,尤其是穿岛而过的道路两旁,青松、梧桐、香樟密集排列,使得阳光只能在树木的枝叶之上徘徊。路上,清风习习,空气洁净,或漫步,或坐下,都是最惬意地选择了。但是,这里只能暂时的小憩,没有“躲进小楼成一统”的机会。

跨过虹桥,便是音乐广场。广场的一角,有一处供儿童们玩耍的地方。这里,最吸引人的是三个如同月亮一般的秋千。我家的大宝、二宝,只要到了此地,不登上秋千荡它百十个来回,绝不罢休。荡秋千,不仅仅是玩,也是休息,更主要的是荡起来的秋千上有风,可以赶去一些炎热。

看着他们,我会侧着身体,转动脖子,以昏花的目光扫描一下翡翠湖的四周。高楼大厦一幢接着一幢,连绵起伏,高低错落,仿佛一道长城似的,把翡翠湖这片小小的水域,围得水泄不通。高处,顶住了云彩,与天几乎没有了缝隙。低处,就好似城墙的一个垛口,只能向远方窥视,却放不进一丝丝的风儿。

离别秋千,便是回程了,我们依然选择走翡翠湖大堤之外的斜坡。所谓的斜坡,是翡翠大道的北侧,靠近大堤的一条人行漫道。两排梧桐树像列队的士兵,整整齐齐,高耸入云,浓荫密布,凉爽宜人,适合在太阳还未当顶时行走。这时,大宝才跟我聊起《斗罗大陆》里的那些魂师们的故事。二宝呢?则叫道:“爷爷,我们坐下吧,吃点喝点!”

每天,我们都继续着这样的“运动”。尽管大宝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坚持下来了。二宝只“运动”了两个星期,就再也不干了。后来的一个星期,他宁愿在小区院内的小广场四周踩树叶,也不肯去翡翠湖公园了。

从我们家去翡翠湖公园,有两条路:出北门,走翡翠大道,路程稍远些。走西门,过商业街,没几步路就到公园了。平时,若没有特殊情况,一般是不走北门的。现在呢?恰恰相反,奶奶和两个宝贝都坚决不走西门,非要走北门。为什么呢?

西门外的商业街,道路并不窄,树木等绿化也做得不错。但是,商业街人多,车多。而且,路两边还设置了停车位,导致交通拥挤,秩序较乱。树木原本是有绿荫的,却因为缺水,加上环境不好,枝条大多是光秃秃的,走到哪儿也躲不掉阳光的照射。最大的症结是,商户们的空调主机大多都安装在门口的地面上。空调几乎24小时不关机,噪声大且不说,喷出的热气如同滚滚热浪,让整条街都处在热气的蒸腾之中。人在街上行走,就跟洗桑拿浴差不多,谁愿意走?

长时间的不下雨,气温直线走高,且持续不降。河流、湖泊的水位下降,一些塘坝已然底朝天了。无疑,工农业生产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居民生活也时刻面临着威胁。我们小区的用水,不仅水质差,还三天两头地停水,弄得家家户户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储水。而且,每停一次水,水来时,放出来的几乎全是泥浆,不放掉几吨水,根本就不能用。

夏去秋来的演绎永远不会停止,太阳早出晚落的轨迹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可是……

我辈普通之人,学识浅薄,对大自然缺乏应有的认识。我不愿,也不会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但是,却又心有不甘,总是在自我拷问:这秋,为什么就迟到了呢?

          2022年8月25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下一篇:微信时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