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战火”笼罩苏北千年古城泰兴
作者:王海晖  发布日期:2022-09-20 02:25:16  浏览次数:370
分享到:

自唐代置县已跃千年,
泰兴的名头从不含糊。
地震洪涝尽皆绝缘,
非典和新冠亦无往来。
与扬子江水相生相伴,
先祖的足迹踏遍历史沉醉。
远古的建筑列队成群,
厢房门面饱蘸生活味道。
东头烧饼、西头凉面,
铁匠巷里转出乾坤。
一代代风采映照墙壁深邃,
过往掌故堪用秤砣掂量。

风云突变邪恶起,
黑暗笼罩老城区。
屋顶洞穿隆声震,
危墙耸立废墟间。
生死房屋两相怜,
空袭阵阵如炮击。
居民行人躲风顶,
耗虫欢歌猖獗行。

残垣中留下最后信息,
是张家的门框、李家的浴缸;
明清的砖雕石刻破损不堪,
傲视苍穹屋脊祥瑞沦为残渣。
奋斗数代别墅在做最后挣扎,
若能发声定会痛呼惨烈!

一片战火弥漫的景象,
发生在没有武装冲突苏北平原;
数百套房产受损遭殃,
原是壮汉大锤勾当。
打卡般敲击产生共响,
让居民神经竖起灵魂出窍。
一群狂徒和傻子看着钱无法花,
雇来力士砸房卖渣。
社会财富和古建筑哪有变现实诚,
抡起大锤砸出腰包紧实、脑满肥肠。
县级干部竟如此风光,
圈地共产任意比划。
一条长征路加扩人民医院壮胆,
随手一抹数千户住房。
和珅和中堂再世自当叫屈,
错生朝代后悔怎样。

勿得天灾有人祸,
没落炮弹飞大锤。
泰兴老城不安宁,
太平年头呈悲情。
泣血内心难言表,
宜居城区遭摧残。
乡亲们哪乡亲们,
四小无能请见谅。

附:把视线拉到中国的苏北平原,一座千年古城正发生可怕的事件。老城区百姓经营数代的房产到处开花,废墟朵朵,垃圾成堆,一派遭受战乱景象。以南延一条马路和扩建市唯一人民医院为名,县级地方政府正动员数以千计老城区住户交出房产和私家地。

由早期中国革命历史事件命名的马路,或是为即将召开的二十大献礼。计划拆除的区域为老城区核心部分,有大量质量很好的别墅式建筑和古建筑群。因为城市历史悠久,自明清时形成的街区富有深厚文化底蕴和生活气息。征地自年初开始,迄今仍有半数以上的住户拒绝搬迁,有的甚至准备用生命来抗争。

八月中旬起,县级地方领导和拆迁办会同拆房公司和房地产开发商完全撕破脸皮,采取一系列非人道手法。调来大批抡大锤的壮汉,到处砸墙和制造噪音,每天像打卡样动作;时不时从空中抛下门窗或室内装修材料,产生巨响,动静和泛起的尘土不亚于战争前线。政府红笔圈出地界内,路灯乃至楼道里的灯都给掐了,晚上漆黑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现下老城区卫生条件极差,随时有可能爆发瘟疫。主持这项影响极坏城市圈地计划的是位大专学历副市长(副县级),有“杀猪匠”之称。

这种野蛮拆迁行径早已触犯国家关于建筑、城市施工和建设以及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诸多法律法规。尽管多次向地方共产党党委和上级政府机构进行投诉和举报,却毫无效果。中央政府针对老城区建设改造曾有专门指示,明确规定必须保护好历史文化街区和古建筑(国办发〔2020〕23号)。这些指示精神都被地方政府当耳边风了。大清帝国曾出现一位权熏一时的大臣,和珅和中堂,因为圈地而成为其被砍头的一大罪状。现代中国三线城市上演的场景,让当年的和珅自愧不如。

因为县级当地政府的一意孤行,那些仍试图护住自己经营许久的房屋和少得可怜土地的人们,每天都在承受密集轰炸般的打压。盼有正义感的仁人志士,予以高度关注和声援。我谨代表惨遭人祸的乡亲们表示深深的谢意。


上一篇:旁观
下一篇:思考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