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疫情高温2002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09-20 16:07:48  浏览次数:78
分享到:

少年不知愁,欲说还休。每当这时候,孩子们最快乐。大家么喝着比赛洒水,看谁家门口地板上的光柱更艳丽,叽叽喳喳,活蹦乱跳,不甘落后。

清晨呢,则是在大人们不断的催促下,贪睡的孩子们才睁开懵懂的双眼,慌慌张张的爬起来收拾凉板,空出楼道,让大人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每当这时候,整幢四层楼上下,都充满了辟里叭拉收迭凉板的巨大响声,伴着窗外火辣辣的太阳,成为儿时记忆一景。

说来可怜,更令人难忘,每天早上醒来坐起,再懒洋洋地揉一会儿眼睛,才慢吞吞站起来,以此来纳凉避暑的孩子们,当然也有大人,不管男女老幼,都在凉板上留下了一个个水湿湿的身影,自己身上基本也是汗湿漉漉。这,就全拜重庆特有的闷热所赐。

童年的记忆,少年的期盼,青年的奋起,中年的颠沛和老年的平静,这一路走来,曾让多少原住民谈论起家乡特有的闷热,莫不都搔着自个儿的后脑勺,笑容可掬。闷热,早刻进了每一个重庆人的身体,流淌在血脉。

因此,家人早早就在离重庆不远的贵州某地某池,购置了一间避暑房。房不大,却容人。某池高于重庆海拔一千二百米,正是科学与传统意义上纳凉消暑的好地方。贵州某地某池听起遥远,实则很近。在重庆西站买上一张近七十元的高铁票,从高铁开动起,不过一个多钟头,就能到达贵州某地东站,再花上8元公交车费,大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某池。可谓方便,安全,快速。

2022年夏天一到,家人就于七月八号离开重庆,潇潇洒洒地到避暑房纳凉消暑去了。这天上午某时某刻,在日本奈良街头发表竞选演讲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被本国前自卫队警官近距离开枪射杀,当场身亡,全球震动。

我是因为忙着赶一部与某中文网站预约的长篇而暂时留在了家里,原想大约在8月中旬左右,待长篇写了前十章后,就赶去避暑房与家人汇合。谁知这一留,就与自1961年有气象报道以来,从未有过的严酷高温,窄路相逢,撞个正着。

一开始我毫无危机感,漠然置之。

闷热?高温?拉倒吧,忽悠谁啊?请问,重庆哪个夏天不闷热?怕闷热,还是重庆人吗?身为重庆人,谁的夏天不是在闷热中渡过的?谁的人生不是伴着闷热开挂的?谁不曾赤膊光身短裤头汗流如注,和狐朋狗友们人手一瓶“老山城”,烫着“盆景”(吃火锅)猜拳行令,么三喝六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重庆人。

说到底,不就是35,6度,不!38,9度吗?嗯哼!重庆人可是有天然的耐热基因。老天爷真有本事捉弄人,少说,拜托!就先请大大方方给来个40度吧。

要知道,蹭着三峡大坝的万倾碧水,波光粼粼,这些年的重庆挺凉快,以致于越来越逐渐被地球炎热俱乐部所嫌弃,就差那么一点点儿,就要给撵出了榜单的前十名。


上一篇:微信时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