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李普《澳洲买房记》碎片
作者:张奥列  发布日期:2022-10-04 18:15:28  浏览次数:207
分享到:

人生真奇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恍如一片云,一阵风。新冠病毒也是说来就来,但奇而不妙。口罩、疫苗、隔离,阻碍了人们的实体交会,肢体接触,但心灵的交流,语言的传递并没减弱。当我看到微信中李普先生病逝的消息,非常恍惚,真不敢相信,如一片云、一阵风,绚丽了一下,清爽了一下,倏的一下不见了。那时,我还沉浸在老诗人冰夫先生西去的悲恸之中没回过神来,现在又有一位身边的好友、诗人驾鹤西去,真不敢想象,总以为是一种虚拟情景。可怕的是,它却是事实。

不敢想象,是因为李普先生与我同是一茬人,几乎同龄,去年在悉尼诗词协会15周年庆典活动上还握手相笑过呢。如今还没来得及道别就再也没机会了。人生如烟,影像犹存。

李普、乔长萍夫妇与我既是文友,也是作者与编者的互动关系。我已记不起何时与李普夫妇相识了,最远的记忆应该是酒井园诗社吧,大约2001年前后。我不是诗人,不写诗,但是报人,是编辑,为诗人提供园地,时有参与诗社活动与诗人互动。悉尼诗坛有几对珠联璧合的夫妻档诗人,酒井园的雪阳、璇子夫妇,李普、乔长萍夫妇就是榜样。他们都经我手发表过诗歌。李普夫妇发了多少诗、哪些诗我记不住了,但李普先生的一篇散文《澳洲买房记》却颇有印象。该文就是经我之手,编发在2000年9月1日《自立快报》大地副刊上。当时 “四十千”那一群,已由留学生转身成为新移民,大体上都已摆脱困境安家乐业,买房开始成为这个群体的话题。我也在留意着房市。这时接到李普兄的来稿,描述其看房买房的经历,与澳人中介、房主打交道的一波三折,酸甜苦辣皆有,正合报纸需要,给读者以启示。我大喜,即刊出。

李普不仅是作者,也是华语电台的主播,其朗诵的特长,让他常常在华人社区各种活动中登台一展身姿。我与李普兄在各种文化聚会上虽时有见面,但合影却不多。即使他们夫妇曾与文友们来寒舍欢聚,我也没抓住机会留下照片。当时他在我家园子里指导我,那棵瓶刷花树应砍掉,占地没什么用还长得快,热水炉应安装太阳能板可省电,颇有居家经验。我想起来了,在我们这辈新移民中,李普夫妇算是买房较早的那一拨,所以他的《买房记》被很多人传阅,不仅表达一种生活情味,也提供了买房体验,读来意味深长。过了多年后,他的《买房记》还成为许多人的谈资。

今天我已记不住文章的具体描写了,也没留下那份剪报,只有脑海中的几个碎片,深感遗憾。为了写点文字悼念挚友,我翻找旧照片,虽然有些面目不清的集体照,可惜并肩的留影只有两张。一张是2003年1月18日,在悉尼作家协会座谈会上;一张是2018年9月,在雨轩诗社中秋活动上。两张照片他依旧肩宽腰直,呈现出曾经的军人风姿,也契合其正直坦诚的人品与文品,颇有正气范儿。可见李普此生,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但并非没理由,也非没有痕迹。这两张小照,不也定格了他人生的瞬间?!

深情真挚贴上这两张照片,愿他带着这风姿、带着这风范,一路走好!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