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昨日街影)臭豆腐的保鲜期+花店访花
作者:杨学芳  发布日期:2022-11-05 10:30:37  浏览次数:179
分享到:


暮晚时分,我喜欢到小城最热闹的街心漫步。

这里每天日落前都有一群小摊贩聚集,其中卖小吃的居多。老远就能闻到香风热浪。我穿行其间,忽听到喧嚣中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老板,这臭豆腐鲜不,过保质期了没?”

我不由停住脚步。道边一辆油腻冒烟的铁皮车内,扩散挥发着刺鼻的煎炸呛味。短暂的沉闷后响起粗野的回应,“你说嘛?保质期?”

摊主是一位壮汉,脸型肥硕。只见他将手中的钢铲使劲儿磕砸在滋滋滚烫的铁锅沿,表情狰狞。显然他受到了冒犯,生气地朝年轻食客吼道:

“你丫的没吃过吧!臭豆腐要什么屁保质期?”

摊主接近愤怒,满脸鄙视,连续敲着铁锅沿:“操!我这正宗的湖南臭豆腐!丫的在这儿卖十多年啦,还没有吃着不臭的呢!你以为是嘬甜奶水呐你。还保质期!”青色锈蚀的金属锅边噹噹地响不停,他余怒难平。

尴尬的年轻人慌忙隐身遁入了人流。

眼前一幕让我看的真切投入。那边年轻人问的时尚羞涩,没错。当今不都是在讲究保质期吗?这厢摊主回的牛气冲天,火爆中趣话叫骂连连,但也情有可原。人家做个小买卖起早贪黑的不容易,当众经不住这么拷问。我这个路人却在这一来一回中给彻底搞迷糊了。

“是呀,臭豆腐到底有没有保质期?打小还真就没听说过。另外,鲜臭是个什么臭?”“难道物的世界里,鲜香才需要保质,臭就可以臭的无边无际,一臭到底?”

暮色渐深,带着种种疑窦伴随着发酵后霉腐又嚣张的烟气味儿,我踏上回程。不好使的脑子久久不见亮儿。

香可致臭,臭中生香。街心一角,演示着社会风貌、生态。古老的东方哲学必有其神奇妙意。

傍晚的小城实在好有魅力哟!

疫前去花店看花,想买的花只有一盆,不能挑选。花整体尚可,只是枝朵微有蔫耷,故犹疑。年轻的女老板热情上前反复推介,最终效果不佳。眼瞅着生意要黄,她嗔怪指说俺没有诚意。没想到买盆花突然给上升到做人高度。我无奈只好晓与她;有诚意出现的地方一定是看到了诚实。女老板听闻,语塞,脸色微红。我不再为难她,笑笑离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