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2部 第139章 卷土重来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11-05 14:01:14  浏览次数:120
分享到:

 瞅着女儿跳上了的士。

林市长转过身。

“我们也走吧,常委们等急了。”一躬腰,带着严秘,和温书记各自钻进了座驾。

正是早高峰,宽敞的油化大道,车水马龙,秩序井然,二旁修葺得整整齐齐,造型各异的绿化,似二条翠绿长带。长带后,高耸入云,簇新漂亮的高楼大厦,一直延绵十里。

最后到达一个大十字路口。

瞧着这烂熟于胸中的地势,林市长笑得有些沧桑。

这个大十字路口,中间是一幢颇有气势的办公大楼,以它为轴心,伸向东西方向的大道,一溜儿是造型别致的办公楼。而与此对称的南北大道,一条上布满了K市最大的人民公园,最大的体育场,各重点中小学。

一条则商场林立,酒店比肩。

从而组成了K市最大最集中的繁华闹中心。

如果你站在十字路东面看过去,这幢颇有气势的办公大楼,好似美国的标志性建筑白宫;站在西面瞧过去呢,则又像中国人都熟悉的的天安城楼。

这幢大楼,像雾像云又像风。它就是K市的最高行政管理机构--市政府和市委的办公大楼。东西方向那一溜儿办公楼,自然就是市政府以下的各部委局了。如果单纯从建筑和审美角度看,这儿算不上多么令人赏心悦目,可从管理学角度出发,却是令人击节而叹的杰作。

三十年前,地委作出并县建市的决定时,这儿还只是一片片葱葱郁郁的农田。作为前三任的市长助理,副市长的林市长,参予了蓝图变现实、平地起高楼的全过程。并在一系列具体规划,组织和实施上,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这幢不伦不类的市政府市委办公大楼,就是林市长麾下的产物。

白纸。好写最美最美的文章。好画最美最美的图画。

三十年前干部的胆量和勇气,远比现在大得多,可见识和审美,却实在是少的可怜。紧跟着,大笔的资金拨了下来。各种规划和蓝图,堆积如山。这让首任市长和市委书记,就像现在的市井小民,一不小心中了千万大奖,志得意满、跃跃欲飞、不可一世。

当然,市长和市委书记是清醒的。这对各执己见,并不算太和睦的搭档,却异口同声的提出,要把建设市政府办公大楼,当作检验是改革开放还是因循守旧的分界线。

一句话。要建,就要建成百年工程!建一座可以留给下一代,不,下三代瞻仰激励和缅怀的,纪念碑式的形象工程。反正财政拨款,钱又不要你们出,你们只管出主意和出力就行。结果,面对浩如烟海的形象方案,这对搭档力排众议,不约而同同时选定了酷似美国白宫的建筑方案。

大楼修到一小半。包括吴助理在内的智囊们都提出,继续这样下去不行啊!

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弄不好,以后要出问题的。这对搭档幡然醒悟,又不约而同同时选定北京天安城楼的建筑方案。包含了东西方二种建筑风格的大楼,正以雨后春笋之势向上直耸时,省委的第四书记在地委书记陪同下,兴致勃勃前来视察参观。

其时,大楼己初具绉型,其不伦不类的型状,就如孩子眼里的国王的新衣,令参观者偷着乐,捂嘴笑。

话说第四书记到了现场,乍看之下瞠目结舌。细看之余又惊又怒,终忍不住脸孔一拉,脑袋一扭,哼的声拂袖而去。这可让一直眼巴巴紧盯着他的这对搭档,立刻着了急。二搭档急忙灰溜溜的跟在其后。

这以后的情节,是当年的吴助理,现在的林市长透露出的。

一行人急匆匆的钻进了现场指挥部,第四书记劈头盖脸就问:“现在中国,有二个中心吗?”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汗珠立即从这对搭配的额上滚下,嘴巴张成0状,不知所措。

送走地委省委头儿们后,这对搭配马上召开现场会,下令百年形象工程立即停止拆掉重来,这自然遭到了吴助理在内几乎所有人的反对。

“反对”这话呢?现在听起来,是那么滑稽可笑,匪夷所思。领导作了决定,你照办就是。钱不要你付,时间不要你拿。反正都是工作,拖呗,磨呗和等呗!敢反对领导,你不想干啦是不?

可在那个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三十年前,思想再解放一点,步子再迈大一点,朝气勃勃,群情振奋,倒的确曾经是这样的。

当下,听了大多数负责干部和专家的反对,这对搭配也没辄了。因为,至此。大笔大笔的工程款,水一般在流落。市政府市委的办公大楼没建好,各部委局的办公小楼,就只能伸起颈脖子干等着。怎不让新上任的各部委局头儿们,盼若甘霖,心急如火?

更重要的是,时间谁也陪不起。那时节,“时间就是金钱!”“珠海模式!”“深圳速度!”“海南奇迹!”深入人心。激励着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们,争分夺秒。要在本世纪未,把中国建设成小康社会呢。

可问题又是明摆着的。这幢像雾像云又像风的家伙,确实有点不伦不类。左看右想,都潜藏着莫名凶兆。不拆掉,又怎么办?

正当大家犹豫不决时,吴助理清清嗓门儿,说话了:“大家都喜欢看广告吧?”

“与这事儿有什么干系?”

兴冲冲走马上任,就盼着早日坐进威风凛凛的办公室,行使自己神圣职权并和市长助理关系很铁的市建委主任,不满的对老朋友翻翻白眼皮儿。

 “说正经的。一天等于二十年啊!”

“大家脑中最熟悉也最讨厌的广告是什么?”二十七岁的吴助理,青春盎然,精神抖擞,没理睬老朋友的嘲弄,反而笑嘻嘻的继续问到。“快说出来。对这事儿有利呢。”没想到,这对搭配脱口而出。“脑白金嘛。”他俩一说出口,大伙儿就笑上了。

“那玩意儿,弄二老头儿老太太就在电视上扭呀叫的,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还收脑白金。烦死人啦。”“恶俗!庸俗!难看。”“可怪了,这么多广告,我就记得住这脑白金呢!”吴助理就势高叫一声。

“对!瞧人家陈主任说得多好,这么多广告,我就记得住这脑白金呢!”他对老朋友笑笑:“举一反三,事倍功半,我们这座还没建好的市政府大楼,也就是建筑史上的脑白金。谢了。”

再转向大家。“虽然朦朦胧胧。像雨像云彩又像风。可它好记。令人印象深刻。这就足够了。都说建筑是凝固的符号和旋律,我们这座巨大的脑白金,凝固的是大家奔向小康的热情,歌唱的是领导改革开放的决心……

它!就是提高我们这座新型城市知名度的广告语。我敢断定。照现在这样子发展下去。广告必将成为我们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完全不必为它担心,反倒该为它而喜悦高兴,因为它会为我们带来好运。”

俩搭配首先鼓起掌来,其他人紧紧跟上,闷热而窄小的现场指挥部,一刹那间,掌声雷动,欢声笑语……

这座凝固的脑白金,到底给这座新兴城市带没带来好运?似乎一直没有定论。不过有一点,它倒是给始作俑者吴助理,带来了一连串的好运气。

弹指一挥间!想到这儿,林市长摇摇头,心情愉快的看看紧跟在面锃亮的丰田面包,隔着明亮的拦风玻璃,他看到面色严肃的温书记,也正在看自己。这个老搭配,是那位首任市委书记的侄子。

当年身为市长助理的自己,面对一大群新上任的父母官,就凝固的脑白金大抒其情时,瞟见人群中有一个衣着朴实,手拿笔记本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严肃男。严肃男也正看看他,又低头一丝不苟的记录,吴助理当即对他有了几分好感。

不久,吴助理阅读K市刚创刊的《××日报》,读到署名“温庭”专栏记者的文章“略论改革开放中的脑白金问题!”更令他惊讶。文章文笔尖利,高瞻远瞩,主题突出,立场鲜明,对自己“凝固的脑白金”大加赞赏,推波助澜的指出:这座新兴的城市,需要更多的吴助理云云。

吴助理马上打听。结果惊讶的发现,作者就是当时现场中的那个严肃男。再一打听。哦嗬嗬!严肃男竟然是市委书记的远方侄子。不过,当吴助理冷静下来,也有些悻悻然:这个温庭,即然英雄所见略同,你为什么不现场提出来,而是要打沿边窜呢?

然而再一想。许是地位的不同?对方不当场提起,也无可非议。难得他事后如此的助威呐喊。看来,这是个志同道合者啊!

吴温二人就此认识,长达三十年之久的“战斗友谊”第一次擦出了激情的火花。不过,温记者好像仕途多舛。

弯弯曲曲。曲曲弯弯。却总是落在吴助理之后。好不容易在离退休的原市委书记叔父鼓捣下,从报社调入了市委写作组任组长,继而提升为市委书记第一秘书,却又因为一次轻率的表态,差点儿被顶头上司一脚踢回原形。尔后,幸得己是第五副市长的原吴助理鼎力相助,才平安无事。再以后,温记者否极泰来,升任市委第四副书记。

这,就成了吴副市长的腑下之疾。

有道是知夫莫妻!几十年的交情。彼此猩猩惜猩猩。谁还不了解谁啊?

原温记者现温副书记,文笔老辣,见解颇深,野心勃勃,手段凌厉,这让正向市长宝座冲击的吴副市长,感到了某种潜在的威胁。

好在,温副这一副,就副了十七年没有再挪动。而吴副市长,则从第五移到第四,第三,第二。最后修成正果。跃上龙门。

庆祝吴副市长荣任市长那次低调的家庭宴,几十年的“挚友”温副并没出现,据说他到北京参观学习去了……林市长,成为了全市百万老百姓父母官。

林市长上任后,接到了第二道指令。那是省委常委会第×次会议决定。决定通知:根据工作需要,特任命K市原市委温副书记为市委书记云云……

这对政坛上的欢喜冤家,就像马和常年叮在马背上的虫子,就此相互紧紧咬住,谁也想抖开谁,可谁也离不开谁……

“林市长!您看左面。”坐在后排的严秘身子一挺,靠上前来。“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林市长眼光一斜,立刻机警的睁大了眼睛:几条长长的黑布标语,拉在高楼大厦的半空,上面似乎写着“……苍天在上,”“捍卫法律尊严,”什么的?“停停!”林市长的嘴巴,刚下意识的溜出二个字儿。

那训练有素的司机,市府小车队张队,早驾着丰田滑出车水马龙,靠紧绿化带,踩下了刹车。于是,眼在后面小丰田也应声停下,动如脱兔,静若处子!车停,门关,却无人下来,这是长期领导工作和政治素养形成的临场发挥。

扑!左侧的玻璃窗徐徐滑下。现在看得十分清楚了。

反对强拆!以生命捍卫法律尊严!全公司员工的血汗,不容染指!不容侵犯!向北京呼吁,苍天在上,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不得好死……

斗大的墨字儿,黑汁淋淋,像是被人用力泼上去的。其中,有的字还用红墨汁圈着,远远望去,就如死人眼睛,格外的恐怖吓人。

林市长皱眉到:“这是在哪儿?怎么回事么?”严秘答:“鸿达医药啊,就在这楼房后面,虎死没倒威么。”

林市长不由得向后一仰,愤怒的扭头,“又是那个鸿达?不是早达成协议了吗?”严秘张张嘴巴,没有声音。由于这一带的繁华热闹,楼下早围满了人群,现场一片混乱和哄闹,与整条景观大道的和平繁华安祥,格格不入。

“又是那个鸿达?”林市长拧着眉头,自问自答。“出尔反尔!它到底想干什么?”

司机意外插嘴到:“林市长,您住了三天院,这儿就折腾了整整三天,犹如过年唱大戏,人山人海的,您真不知道?”

“整整三天?”林市长摇头。眼睛慢慢眯成了一条缝儿,住院三天,官儿们可是以各种借口常来常往,可就是没有人告诉自己这事儿。

本来呢,改革开放年代,一个什么公司企业闹闹事儿,也并不奇怪,哪用得着自己过问或出面?自有专门负责此事儿的部门和人员处理不在话下,可这鸿达…….却实在是特殊中的特殊,特殊到除自己亲自出面外,任何人也无法处理下来。

鸿达医药,全名:“×市鸿达医药股份有限(集团)公司”是那些年官商大张旗鼓足结盟,公开大把捞钞票的时代产物。

林市长是其名誉董事长,温书记是其事实上的监事会主任,这一对儿至高无尚的市领导的兼任职,让鸿达医药在众多的官商中鹤立鸡群,快速膨胀发展,独步而无所抗手!其业务面,除医药药品,还涉及到百货,信贷,证券等。可据说最令竞争者自愧不如和感到惊讶的,却是鸿达还在倒腾可疑的枪支买卖。

这儿,冠以一般字眼儿“可疑的枪支买卖”,在替代耸人听闻的“具实的军火生意”,是大家遵照K市市志所为。因为,网上可查的K市市志,关于这段改革开放初期的历史,就是这么白纸黑字的写着。当然,俱往矣!

中央很快就发现了这一股改革开放中,最令人意想不到和最损伤国体的意外,出重拳制止了全国规模的官吏经商。从党纪国法上,斩断了官商勾结的黑手和源头,鸿达也从高处应声跌落,几乎粉身碎骨。树倒猢狲散。

可是,在省委工作组撤离后不久,鸿达却又死灰复燃,重新树起了大旗。原因很简单,垄断和金钱的诱惑,实在太难令人抵挡。那些辉煌的日子,鸿达几乎垄断了全市百万市民的药品供应,真可谓日进斗金,富可敌市。

名誉董事长和事实上的监事会主任等一大帮子官员,虽然被迫退了出去,可明摆着的,谁的心,都还深深眷念着鸿达。那每年天文数字的分红,一直深深的激励着他们。

更何况,因为退赃及时,检讨深刻,认识上线,这一大帮子官员,基本上都还呆在原位。这就为鸿达的重新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于是,以老鸿达管理层为核心的鸿达医药,待全国打击规模官吏经商的风声一过,马上扯起了大旗,“×市鸿达医药实业”横空而出。由原有的“股份(集团)”变成了现在的“实业”,干脆到连“公司”二字也不要了。是个创举。

温书记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创业的儿子,任医药实业的总经理兼CE0首席指执官,温总又将其志同道合的老同学请来,全部高薪聘为各个部门的经理。然后,与其父商量后,高薪把原来入股的官员们后代,聘为副经理或顾问,外联主任或公关部长,保安部长,医药代表云云。

客观的说,温总挟其父之威,利用原有的官员资源和人脉关系,把鸿达医药实业做大做强,现在来看也并非异类。此类改头换面的官商联手,比比皆是。成为中国21世纪改革开放中的又一道风景,不提。

而在这次“浴火重生”中,K市的二位最高领导也没闲着。温书记就不说了,面对正直官员发出的非议,大义凛然,义正词严。

“我不计较大家背后的议论。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如果到了听不得反面议论的地步,那就离尸位素餐的行尸走肉,只有五米远了。我倒是想问问。党纪国法上,哪条哪款哪项写明了?因为温度是我的儿子,也姓温,就不能经商?不是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人为本么?所以,我真诚的奉劝这些同志,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认真踏实,主动积极,做好自己的日常工作,为自己和家庭负责,这样于人于己于党和国家,不是更好吗?”

总算堵住了少数几个人的嘴巴,可光堵住还不行,毕竟是21世纪了。

原有的招数虽然屡用屡胜,可也渐趋彰显出黔驴技穷的颓唐。不久,市党校校长,市规划局局座,市计生委主任和市某几个中学的教务主任等,因为工作上的不足或叫疏忽或叫失职,被市委书记明令要求撤职查办。

这些人,都是私下非议的官员,按指挥层级,有的属于市委书记直接管理,有是则林市长的部下,可林市长签了字。

林市长心里透亮。这些所谓的“正直,有党性。”的官员,其实就是K市工作不稳定的潜在因素。作为市长,他必须得纵横捭阖,左右逢源,相互照料。要不然市委书记摔起牌子来,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林市长却接收了前些年茫然懵懂的深刻教训,他清楚。鸿达医药实业改头换面的重新崛起,当然是依仗着K市的公共资源。这其间,市委书记是其后台,各官员是其台柱。可问题是,这类狗屁衙内公司,如今雨后春笋,多不胜多,中央都拿它们没法,我又能奈何其哉?

而且,让林市长有苦说不口的是,自己的大女婿,吴大双的夫婿,温总当年的上铺,就在鸿达任财务经理。

当然,己决心远离并坚信自己有能力掌控的林市长,根本无法说服大女儿小俩口,讲经验讲直觉讲防患于未然比讲思想和世事更熟练擅长的林市长,面对小俩口和温书记同出一辙的滔滔不绝,只有王顾左右而言它的份儿,这还不加上自己老婆薄处,以及正在读大二的吴小双和她那个硕士男友,一起为声援女儿和其姐的旁敲侧击,引经据典,苦口婆心。更没加上小女儿的准公婆,自己部下市建委陈主任和市法制办舒主任,俩口子有意无意的开导和劝慰。

林市长就认定一点,鸿达合理不合法,这样下去总要出事儿。与其出事儿后,自己又被迫停职检查和如数退赃,倒不如现在就一刀两断,落得个干净廉洁,以便好好的安渡晚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前车可鉴!历历再目!

被自己三十年奋斗感动着,被历次运动吓怕也打怕了的林市长,可不想在平安离退休前,再重蹈覆辙。说到底。这一切不就是为名。为钱!为名?自己好歹坐了三届市长宝座。

说实话,除了一种生存的本能和视觉听觉嗅觉上的习惯延续,这个名,实在是没有多大意思和值得自己留念。

因为看得了太多名义的沉浮,辉煌与黑幕。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这个名,真是不要也罢!

不要,就一个普普通通小干部,就一个平平凡凡老百姓,良心或许还更干净,睡觉或许还更舒坦……

为钱?自己好像也并不太需要。每月的工资奖金和各种明暗收入,补贴,从来就没有理顺和清楚。再说,每年有健康检查,看病有医保。如不犯法离退休后,还有全额养老金;平时和节假日,老干局来人嘘寒问暖,礼物不断,偶有小恙,组织部和老干局更是体贴入微,令人感动……

想想吧,组织上为自己什么都考虑到啦!真个是,出有车,食有鱼,病有药。

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我犯得着为了钱,如此殚精竭虑,患得患失,提心吊胆吗?至于温庭这老家伙和底下一大帮子官员要那么做,我也管不着啦。

可也不能不管。

不管。以后真出了事儿,我这个当市长的,也脱不了手。

那就审时度势。走一步,看一步吧……

因此,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林市长对这个鸿达,敬而远之;只要老搭档不太过份和离谱,自己一般不会与之过不去。或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论级别,咱俩一样。论职责,分工不同。咱不与你结盟,出了事儿,你自己去兜着罢。

双规,双开,坐牢和上刑场,咎由自取吧,关我屁事儿。可对以下的官员,具体的说,属于我管理的官员就不同了。

严厉训斥、公开敲打、撤职查办、杀鸡吓猴……

还真有替鸿达当台柱子和保护者的相关官员,因故而被林市长撤职查办或削职为民。此外,还送了七八个进监狱。

当然,其公开的罪名,是贪赃枉法和玩忽职守云云。林市长的这几手,众官员看得清楚。一个个忍不住私下痛骂。

真想廉洁奉公,为何你大女儿和乖龙快婿,却仍呆在鸿达拼命捞钱?表面像圣人,暗地却是恶棍。这就是即当婊子,又立牌坊,兄弟姐妹们可是大大的不服气啊。身为龙头老大的温书记呢,则一直稳如泰山,不动声色。

沧海桑田的市委书记,自然不是潮起潮落的厅局级,他明白对方必须得这样做。这在官场上叫吃一堑长一智,防患于未然,明哲保身。

官场潜规矩要素之一,什么都是假,只有自己稳坐钓鱼台,握有权力才是真。

试问,一个勤勤苦苦奋斗了三十年,才爬到市长宝痤,并被几次运动吓得差点儿上吊的老政客,会因为什么鸿达而贸然出手?

自行崩溃么?空想嘛。所以,一面与对手保持着平衡,一面对属下严加整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维持着离退休前的K市工作,然后平平安安全身而退,回家当慈祥长辈和受人尊重的前市长,享受天伦之乐……

嗬嗬!这么简单的心术。你们这些家伙怎么就没悟透呢?

当然,没悟透也可以理解。谁让你们只是正部级,厅局级什么的来着?层面和视野都不一样么。

可以谅解。

因此,相当一段时间内,市委书记和市长除了一些小小磨蹭,基本上是相安无事,联手共建“21世纪人民的新×市”。

如果不是一件突发事情的袭击,这对搭档,还会继续团结一致,共同战斗下去,直至双方大限悄然来临,微笑分手,平安离退休回家养老。

进入2×年,那一直徘徊不定的房价,突然像脱缰的野马,朝高处狂奔。

一时间,全中国从北到南,自东向西,房价节节上升,日新月异,在本来就动荡不安的国人心上,深戮一刀。

吞噬着都市人最后的信心。自此,商品房正式粉墨登场,成为了名符其实,人人痛恨的房老虎。

房老虎蹦跳不己,所向披靡。所到之处,一片哀鸿。

穷的更穷,富则更富,耀武扬威多年,各种办法用尽,一直无人能敌。在这迅猛狰狞的房老虎面前,故事天天翻版,传说日益刷新,夜暴富事实。令人心惊肉跳。令人羡慕不己。

因此,百分之千百倍的暴利和在位期间业绩考核的需要,让各地政府和开发商一起行动,在中国上演了一出,21世纪的新圈地运动。

鸿达有着浓厚的官方背景,自然也不甘落后。温总率领其虾兵蟹将,四处出击,到处投资。居然也战绩赫赫,赚得了“人生的第二桶金”

然而,物极必反!在K市景观大道的还建房重大工程中,被金钱涨得脑子晕乎乎的温总,不顾实业自身存在的严重缺陷和客观现实,盲目签约上马。结果,资金链断裂,工程被迫停止。

须知,景观大道绵延十里。原为着城市建设大局而搬迁的居民和各企事业单位,达二十多万人;风里雨中,莫不人人引颈相望,盼着还建房早日修好,以解自己住房或办公之苦。

谁知盼来盼去,却是还建房工程的嘎然而止。瞅着那一堆堆血盆大口般刚挖出的地基坑,人们愤怒了!扶老携幼,拖儿带女,呼朋唤友的涌了上去。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

没几天,地委省委呼啦啦下来了一大串人,还有以前只是听说过传闻中的各种大小媒体,呼啦啦亮相,长枪大炮,齐齐瞄准了K市的二位最高领导。重大危机时刻,突然降临。这对老搭配掖着前嫌,紧急携手,又一次团结应对,共渡难关。

具体措施迅速落定。由市政府出面宣布鸿达欺诈破产,责成公检法处理相关负责人,抛出市建委副主任等几个官员作替死鬼,判了一至三年有期徒刑;并由具有一级工程总承包资质的市国有建筑工程公司,紧急接手还建房工程的续建云云。

狂傲的鸿达,终于遭到了当头棒喝,灰溜溜的败下阵来。除保留一处几十个平方的所谓办公室,其余的灰飞烟灭。烟消云散。

当然,走笔如此,个中却远非这么简单。

可不管怎样,财大气粗,嚣张狂妄的鸿达医药实业,算是遭到了灭顶之灾:温总判了五年有期徒刑,自此以下的虾兵蟹将,发一声哀叫,刹那间,散了个干干净净……

一场重大危机,在二领导的齐心协力下,得到了化解。

可是,二领导却并没感到轻松。相反彼此心里都明白,这一世的叶(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温总入狱后不久,林市长的爱婿,党报主笔兼副主编的大女儿老公,原鸿达的财务经理,提出了离婚。

自小好强争胜,以女才子和女强人示人的吴大双,舍不得与其的爱情和肚中己二个月的儿子,流泪跪求老爸出手援救。

可怜的林市长,左边是岩,右面是河。想来想去不知怎么办才好?最后,只有横横心,咬咬牙,大吼到:“我救他,谁救我?你这是有了老公不要老爸啊!”

薄处一向遇事不慌,聪明能干,现在也红着眼眶,左思右想,南掂北量。无奈,实在想不出个两全之计。只好也噙着泪花。劝着大女儿:“双呵!爱情可以再来,老爸却不可替代。他若真是爱你,自然不会离你而去,顶多发发气,吓吓人而己。即便他真的铁了心,也就由他吧。事至如此,左右是个恨罢了。以我们家和你自身的情况,还怕找不到真正的爱情?”

可惜的是,那厮不只是发发气,吓吓人,离婚要求提出后不久,居然就此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这直气得林市长和薄处,目瞪口呆,跺脚大骂。“这没良心的家伙,不是纯爷儿们!”直伤心得吴大双声泪俱下,神思恍惚。

最后,无奈在老爸老妈的强烈要求下,打掉了肚里的胎儿……

林市长作梦也没想到,事隔二年后,鸿达居然又开始了聒噪,卷土重来。林市长眯成一条缝儿的眼睛,猛然睁大,定定的看着那几条大黑布标语,脑子急速的转动着,鼻子出着粗气。

天空,有些发晦。不知何处从天边飘来的一大片乌云,横在了天际。乍暖还寒时,最难将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