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南洋奇遇记 第二回 遇风暴落难荒岛
作者:海风  发布日期:2023-01-01 18:56:24  浏览次数:812
分享到:

且说文清跟随张五,欲下南洋贸易,不合途中遇着风暴,海船a触礁而沉,众人都落在水中。张五是走惯海路的,一眼就看见了文清那个装了文房四宝的木箱子,便对文清道:“贤弟,你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赶快倒出来,我在箱子两面紫铜把手上拴上绳子,绑在我们两人身上,就可以借着木箱的浮力漂在水上,保你性命无虞。”文清道:“张五哥,这箱子里装的是文房四宝,不甚沉重,况且箱口是用火漆密封的,箱子里外都厚厚地刷过桐油,只要盖上箱盖,就滴水不进,以免大海上的湿气侵入,坏了纸张。”张五道:“如此说来,不要打开更好,浮力更大。这样吧,你来绑绳子,我来收拾一些金银细软和干粮,性命攸关,事不宜迟。” 二人急忙绑好绳子,说话不及,海水已经漫了上来,一个大浪打来,将他们抛在海里,好在借着木箱的浮力,在海上随波漂流,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两人疲惫力竭,昏死过去。

 等到二人醒来,已是次日白昼。文清睁开眼一看,原来正躺在一片海滩上,摸一摸身上,还绑着绳子,绳子另一端绑在木箱的铜把手上。再看看木箱,火漆还封得好好的,没有一些破损,心里暗道:谢天谢地!张五也已醒来,二人都是又饥又渴,无奈海水又咸又涩,无法入口,于是商议道,不如爬到远处山顶,看看是否有小河或泉水。

二人稍稍整顿衣裳,奋力爬上山顶,文清身后拖着木箱,愈发沉重,却爱惜如性命,不舍得丢掉。等到了山顶,举目四望,不禁连连叫苦,原来他们已漂流到了一座荒岛上,四下杳无人烟,都是茫茫大海,同船的那些水手、客商,早已不见了踪影,不晓得有多少人已经葬身鱼腹了。张五毕竟是走惯海路的,对文清道:“贤弟,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想想逃生的方法。我这里还有少许干粮,你我再采一些野果,暂时充饥,那边有山泉饮水。等到太阳落山,我仔细看看月亮星辰的位置,或许能够算出当下的位置,按照以往的航海日程,此处想必距离渤泥国不甚遥远。待我看准方位,你我砍些树木藤条,扎一条筏子,扯一块破布做帆,顺风就能漂过去。”

文清本来已绝望,听张五如此一说,心里又有了一线生机,连忙去摘野果。这张五果然有些航海的本事,当晚仔细查看了星辰的位置,对文清道:“贤弟,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命不该绝,此去东南海路,远则百余里,近则数十里,就是渤泥国。我曾经在那一国贩卖过货物。”

二人稍稍吃了一些干粮野果,和衣而卧,只待天亮,就寻路去海边上扎木筏渡海。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文清、张五径直往海边走去,远远望去,已经能看见海滩上堆积的破烂木板和帆布。张五叫道:“天助我也!这是我们海船触礁后碎成的残片,如今随着海流漂到这里来了。”再仔细观看,依稀还可见一叶小舟,也漂到了海滩上,竟然是完好无损的。原来那大海船出海的时候,往往要带上几只小舟,大则容纳五六人,小则仅容一人,遇到小岛、浅滩的时候,大船难行,就放下小舟,或去取水,或去勘察,十分便利。可惜这只漂流过来的小舟,是那种最狭小的,仅容一人乘坐。二人看到有了指望,忘记了连日的疲惫,愈发加快步伐。眼看着离海边愈来愈近,匆忙间,只听“轰隆”一声,二人脚下的地面塌陷,刹那间双双跌进了一个深坑!

话说文清跌进深坑,挣扎着要爬起身来,却觉得腿上一阵巨痛,难以起身,原来腿骨已经错位了,动弹不得。这坑有一丈多深,坑口用树枝和草皮遮盖,毫无破绽,待他们踩到上面,已经为时晚矣,硬生生地跌了进去。张五却好,只是受了一些惊吓,身上毫发未损。二人折腾了一番,文清道:“张五哥,我这腿伤的不轻,稍一活动,即刺痛钻心。你身上既无伤,不如踩着我这个箱子,爬出这坑,然后再放下绳子,拉我上去。”这张五果然踩着箱子,要爬出坑去,谁知竟还差一点不够高,坑壁光滑,没有一个可以攀缘的突起。文清道:“张五哥,你把箱子搬到我身上,再爬到箱子上试试够不够高。”张五依言而行,这次果然够到了地面。文清被箱子压着,又加上腿伤,痛得满头大汗,这边张五拽着坑沿的草皮,一使劲,爬了上去。文清松了一口气,挪去身上的箱子,朝张五喊道:“张五哥,快拉我上去!”连喊了几声,竟然没有回应!

却说这张五,踩着文清和木箱爬出深坑,心中陡然起了一个恶念。他心里暗道:“我常年出海,走过的番国不下十数个,向来都是平平安安的,赚的利润也不少,若说大海上的风浪,大大小小见的也不少,却从未翻过船,折过本,为何这次偏偏如此晦气,几乎把性命搭上?一定是何文清这个晦气星!即使这次大难不死,还有出头之日,只是这个何文清跟着我,仍旧少不了倒霉、晦气。罢了,一不做,二不休!”想到这里,张五附俯身望了一眼坑底的文清,冷笑一声道:“文清贤弟,事到如今,不是我不想拉你,这几日海上漂流,饥餐露宿,我实在是没有力气拉你上来了。况且你的腿伤得也不轻,往渤泥国还有百十里海路,这小舟只能容下一人,如果勉强坐上两人,海上一个小风浪就会倾覆,到时候我们谁也活不了,恕我无礼,不能带你去了。bai lin 

文清听到,如同晴天霹雳,连忙苦苦求道:“张五哥,你我同舟共济,如今何至于撇下我在这里?”张五道:“如今大难临头,只有各人顾各人了。”文清又哀求,张五抛下一包干粮,道:“我与你分一半的干粮,也算仁至义尽了。生死由命,告辞了!”

当下张五离了文清,拽开步子来到海边,匆匆忙忙地上了小舟,望着渤泥国的方向划去。可怜文清,一个人被撇在在坑里,哀声叹气,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恨自己命苦,何竟死在南洋的荒岛之上。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