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南洋奇遇记 第七回 阿罗柯神箭退恶龙
作者:海风  发布日期:2023-01-11 01:25:31  浏览次数:101
分享到:

却说文清、费俊与小耶里安公主三人,身陷鳄龙大泽,多亏费俊以荒岛上采集的神药,麻倒鳄龙,三人才得以脱身,眼看就要走出鳄龙泽的地界,那鳄龙却苏醒过来,又唤来一匹帮手,追上三人。费俊以单刀拼死相抵,被石块绊倒,眼看就要成为鳄龙腹中美味。正当千钧一发之际,远处有人高声喊道:“呔!恶畜看这里!”鳄龙一惊,停下利爪,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察看。原来,十丈开外的地方,立着三个人。费俊等人也看见了这三个人,着实吃了一惊,原来那三人个个高鼻深目,金发卷曲,衣着好似西域异族。再细看,但见那三人手中都持着弓箭,箭在弦上,引而未发。说话不及,为首一人,手一抬,一枝利箭,脱弦而出,正中鳄龙左眼!那恶兽猝不及防,痛得连连长啸,另一匹鳄龙,似乎是母龙,惊得不知所措,又一枝箭射过来,又中母龙眼珠!二兽遭此打击,再也无心恋战,长啸着退去,逃往大泽深处。

文清三人惊魂未定,见鳄龙走远了,这才想起要感谢那几位救命之人。三名西域异客,已经收起弓箭走近前来,为首一人,年纪较长,蓄着一部花白长髯,其余二人年纪较轻,似乎是徒弟。文清、费俊不知如何问候,正踌躇间,那人竟以中国的习俗,抱拳问候道:“在下来迟一步,让二位受惊了!见谅!见谅!”又转身对耶里安以番语道:“公主受惊了!你父王担心了一夜,赶快随我们回去吧!”小耶里安以番语作答,感谢这几名胡人出手相救。费俊三人还在疑惑,不知这三名胡人是何来历,为首的胡人却道:“此处仍是鳄龙泽地界,不宜久留,那两匹恶兽尚未被置于死地,难保不返回,三位请随我等速速离开此地。待我们到了北国地界再详谈。”文清三人点头称是,便随着胡人离了鳄龙泽,望北那孤国地界赶去。

 

且说众人走出鳄龙大泽,进入北那孤国地界,渐渐望见村落、树木,有土人来往走动,并无惊恐之状,想来应是安全之地了。费俊这才问道:“请教三位大侠尊姓大名?今日若不是三位神弓相助,我等恐怕早已成了鳄龙腹中之物了。”长髯胡人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在下番名阿罗柯,乃西域天方国人氏,这两位是在下的徒弟。”文清惊道:“小弟不才,却曾在书中读到,西域天方国距离中原万里有余,此处距离中原,亦不下万里,大侠如何来到南洋岛国?又如何通晓中国语言?”


阿罗柯道:“说来话长。我等本是西域天方国人,祖辈以贸易为业,家中有骆驼数百匹,驮运货物,在西域各国中行走买卖,西至大秦,东至中国,颇有盈利。数年前,偶遇一名以赐乐业人,名唤亚布兰,传赐真道,留经二十七卷,字字珠玑,我等读过,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从此立志云游四海,以传经授道为业。此次云游,却走海路,自忽鲁莫斯上船出海,历古里、柯枝、锡兰等地,渐次抵达那孤国,在此停留一段时间,日后还要继续北上,直抵中国。”


文清、费俊听到阿罗柯来历,连连称奇。文清道:“原来是西方得道高人,失敬!失敬!”费俊也道:“大侠箭法精湛,如后羿再世,李广重生,小弟自愧弗如。”文清也点头称是:“大侠又兼通晓各国语言,实在是旷世奇人也。”阿罗柯听到夸赞,却一笑而道:“何足挂齿。我们天方国,有许多人世代以贸易为业,日日行走各国,各地土话方言,自然不成问题。加之路途遥远,盗匪出没,习武、骑射、狩猎也是自小必修的生存小技。唯有这以赐乐业人亚布兰所传之道,助人脱苦海,赴永生,实乃济世活人之真道。因此,我等得道以后,即放下一切繁琐事务,专心传播真道,惟愿普天之下,四海以内,人人得而信之。此次云游,已逾三载,七日之前,刚刚抵达那孤国。”

此时小耶里安公主却用番语道:“我数日前听父王说,有三位远方而来的得道高人,会讲我国的土话,要在本国开坛论道,想必就是今日的救命恩人。”阿罗柯道:“小公主所言正是。你父王也是有缘之人,待我等如上宾,我等本来想与你父王详谈,可是贵国近日却在预备竹枪大会。只因去年和南国比武时,杀了南国一名勇士,今年国中上下,群情激昂,个个踊跃争先,都指望着要得金银童女的赏赐,哪个还有心思听道?因此,我等预备竹枪大会之后,再行开坛论道。不曾想,昨日大会上,贵国勇士战败,小公主也要为南国勇士殉葬,更不曾想,半路杀出两个程咬金,将公主带入鳄龙大泽。昨日至今,南北两国之人,因为这一变故,骚乱不止。你父王见女儿从殉葬台上走脱,又喜又忧,一来看你脱了烈火焚身之祸,心中欣慰,二来,你这一走,坏了父王的颜面,你想,你们那孤国人,无论南北,最看重的即是颜面,你父王对南国无法交代,羞愧难当。再者,你们三人身无长物,贸然闯进鳄龙大泽,十有八九有去无回,早晚葬身龙腹,因此他又担忧。昨日我同你父王说起,遂毛遂自荐,待今日天一亮,即刻去龙泽里面寻你。谁知今晨恰逢那恶兽袭击你们。”

众人听到阿罗柯一番话,唏嘘不已。说话间,前面一簇土人,荷竹枪持短刀,涌了过来。当中一辆木轮车,驾着两匹尖角水牛,车上坐着一人,高声喊道:“小公主,伤到没有?为父来也!”

 说话之人,正是北国国王黎代拘泥耶。但见黎代小王,年龄四十开外,厚唇圆鼻,皮肤黝黑,红发卷曲,头戴一根彩翎,胳臂上数条金圈,鼻子上亦有金环,此时见到爱女,正要从牛车上下来。原来那南洋诸岛上,并无马匹,寻常百姓,近则步行,远则以独木舟代步,唯有国王贵族才驾牛车。却说小耶里安公主,一夜担惊受怕,今日见到父王,立时扑了过去,抱头痛哭,黎代小王也潸然泪下。随从之人道:“大王、公主,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我等速回都城,再细细商议。”小王黎代一想也是,谢了阿罗柯等人,遂叫爱女上车,与他同坐,其余之人步行,众土人簇拥着,望都城迤逦行去。

 

一路无话,须夷到了北国都城。原来那孤国实为南洋小国,都城不过如中原的大村落一般,有街市一条,路旁皆为茅屋,以竹竿、竹席为墙,黎代的王宫,亦不过是规模较大一些而已,四围以竹篱笆墙围起,墙顶竹竿削尖,似竹矛一般锋利,免得有人翻越。众人进宫坐定,手下端来各色水果、鱼肉、糯米酒。文清等人随着众土人在竹席上坐下,饱餐了一顿。太后老耶里安亦出来,见到孙女安然无恙,不免又是一番疼爱。酒过三巡,黎代小王道:“今日小女之命,全靠几位高人相救,本王无以为谢,我国中一切物品,金银、牲畜、果品、鱼肉,诸位可以任意取用。只是这两位恩人,如何从中国来到我们南洋岛上,本王愿闻其详。”文清、费俊见那黎代小王,谈吐不凡,治国有道,是位明君,遂把各自如何来到南洋,如何搭救小耶里安公主,原原本本讲述一番。黎代小王道:“久闻中华上国崇尚孔夫子忠孝仁恕之道,果然如此,小女昨日遇到你们,实在是命不该绝。”转而又对阿罗柯施礼道:“大师神箭助威,小女龙口脱险,幸甚,幸甚!”阿罗柯回礼,黎代又道:“大师来到我国已有七、八日了,本王一直想听你讲论西域真道,无奈国事缠身,加之昨日竹枪大会,无暇详谈。今日终于可以安稳坐下,洗耳恭听了。”阿罗柯道:“多谢大王款待。今日又有两位中国上宾同席,岂非天意。在下愿把以赐乐业永生真道,细细讲于诸位。”

 众人听到,兴致盎然,筵席上下鸦雀无声,个个要听阿罗柯的真道究竟有何见地。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