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不到最后不会懂
作者:郑然  发布日期:2023-01-17 19:40:01  浏览次数:57
分享到:

旅行豪华客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叶贤看着窗外能见度极好的万里晴空,心里却悲喜交集,他右手正搂着未婚妻,这一趟旅行回来,他就要赶赴自己的婚礼了。未婚妻依偎在他怀里甚是甜蜜,他们一直如胶似漆,温馨和睦,他的行李袋中装着名贵的求婚钻戒和礼品,他预备一下车到家就向她求婚。

他事业有成,攒下了一笔积蓄,足够结婚成家了,可年少时的伤痛一直萦绕于心。

女友偎在他怀里睡着,漫长的旅程又让他忍不住陷入回忆。他从小是一个孤儿,5岁的时候在离家不远的繁华夜市上走失,那晚他只记得哭到泪都流干了还是无人回应。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啊?”他边走边哭喊,人流只顾前簇后拥着他。

“好孩子,别哭了,我带你找妈妈。”一个柔和温暖的手臂抱起他。

那是一个善良的中学教师,他认领了他,从那时起,他成了他的干爹。在干爹的照顾下他勤勉励志,稳扎稳打,终以优秀的成绩步步高升,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地,并收获了美丽的未婚妻。去年秋,干爹身体开始衰弱,一天不如一天,他更加努力工作,下了班便抽时间照顾干爹。未婚妻为他付出很多,知道他辛劳便陪在一边替他伺候公公。

让他诧异的是,就在那天,一个颇有文雅风韵的中年女人敲开了他们家的门,他还来不及应声,干爹便兴致勃勃地把女人领进门。两人窃窃私语一番,他便听到干爹欣喜的叫声。

“哎呀,终于等到您了,我打了那么多广告,发了那么多寻人启事可是把您盼来了。“干爹粗大的手掌击在桌角上,震碎了一地茶杯。

“爸,什么事这么激动?这位阿姨是?“叶贤一脸疑惑。

中年女人定定地望着他,眼里渐渐噙满泪水,哽咽无语。

“这不是阿姨,这是你亲生母亲啊。小贤,快叫妈妈,叫啊。“干爹敦促着。

叶贤怔住了,头脑一片凌乱,半天缓不过神来,继而一阵怨恨嗔怪却又一股脑倾泻出来。

“爸,这是怎么回事,你私底下在做什么?帮我认亲?我让你这么做了吗?“他怒嗔道,”为什么也不告诉我一声?突然间你让我叫一个陌生人妈?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他心里千头万绪,羞愤夹杂着怨恨都一齐展露无疑。

“小贤,我确实是你妈妈?我知道这很唐突。可我….”

“不要再说了,阿姨,你唐突地冒出来,就自称是我妈妈,这是尊重我吗?就算你是,这么多年你又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来找我?在我最弱小的时候。“

“小贤,你听我解释,我找过,可是…”

“别再说了,你走吧。我现在都这么大了,只有干爹养育我,爱我。”

女人流着泪水离开了家。

干爹把手慢慢搂住他肩膀:“小贤,你的妈妈也是无奈啊,她不是诚心抛弃你。”

隔了一段时间,干爹的病情加重,没有料到干爹就这样去了,临终前他握着他的手:“小贤,你要记得,血缘关系才是不变的真情,千万不要辜负了妈妈。”

然而叶贤并没有真正释怀,他没去认母亲,他还有一个始终如一对他的未婚妻,他们感情和谐稳固,失去了干爹,痛心之余,他决心给未婚妻一个盛大的婚礼,他筹备好了婚礼殿堂和盛宴,用自己的积蓄帮未婚妻买了昂贵钻戒和婚纱。

从回忆里醒转过来,大巴还在路上飞驰,未婚妻梦里轻轻哼了一声,一切都很平静。

突然,一声震荡的巨响,大巴开始猛烈地颠簸起来,司机惊恐地大喊:“刹车失灵了,快,扶好坐稳,快!”司机的声音让每个人同时不寒而栗,汽车像中魔了般飞奔颤抖。有人倒下了,有人惊恐尖叫,场面完全失控。

叶贤感到五脏六腑都被颠簸地剧烈,肩头的女友东倒西歪,脸色苍白。司机尽全力企图控制住车,生死面前大家的哭喊淹没了整个车厢。叶贤紧搂住未婚妻,大声安慰着:“别怕,有我在!”女友小雪霎时感到温暖,危难面前男友是这样关心自己,她紧紧躲在他怀中。

然而车子还是没有停,却颠簸地更剧烈了,有人被强大的惯性拽倒,有人挣扎着爬不起来,叶贤用整个身体护住女友,自己却左冲右撞着,情况十分危急。终于,大巴与前方车辆相撞,一路冲下山坡,直撞到一棵树上才停下来。

叶贤和未婚妻紧紧抱着,互相用身体保护着彼此,奉献着彼此,巨大的冲撞让两人的身体重重摔到门边,叶贤大半个身体仍护住未婚妻,自己却被撞晕过去。

两个人都被送往医院,等女友醒来时,叶贤却仍是昏迷不醒,他瘫痪在床,虽脱离生命危险,却知觉微弱,不能动弹。面对病床上的未婚夫,小雪不离不弃,毅然承担起照顾的重任。叶贤的亲人不多,舅舅舅妈都来了,每次别人都走了时,只有女友仍趴在床前为他擦拭翻身,他会微微地睁眼,握她的手,笑一笑,轻轻地摇头,她会为他热敷,用清水滋润他干燥的嘴唇。

医生护士都被她的真情感动,有时会劝她: “哎,姑娘,你也得休息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好过来。像你这么贴心的女朋友太少了。“

“我不碍事,他是我未婚夫啊,他那么一心一意爱我,我怎么能放弃他?”她坚定地说。

因为叶贤病着,所以他的手机,电脑和随身的通讯设备也都搁置一边,来了许多公司的电话,女友便帮他一一回复,好多业务也帮他处理。因为他工作上进赢得了很好的声誉,所以老板也过来探望,一直为他留着职位。

偶然有一天,小雪在病床前伺候累了,便翻看起未婚夫的电脑玩。她打开他的文件夹,首先,她看到自己的照片,心里涌过一阵暖流,那些初识时甜蜜的日子又浮现在眼前。

“他是那么专一的好男生,他这么爱我,一直都是。”她默念着。

她继续翻看着,却慢慢感觉到异样,一个文件夹里面藏着他的日记,她读起来,连呼吸都停住了。

原来,那是他写给初恋女友的,很显然,她不是他的初恋。

他在信里这样写:“小茉,你已经离开3年了,可我总是想起你,你的美,你的纯,你的聪慧善良,每一次我想起来都忍不住难过,可你还是离开了,把我留下,我每日都在思念你,但我知道日子还要过下去,只要知道你是幸福的我就知足了。你知道吗?最近我终于又有了女朋友,我喜欢她是因为她长得像你,神韵,姿态都好像你,因为这我决心和她在一起,你有你的难处我不怨你,我也知道要好好珍惜眼前人,好好对她,做一个有责任的人。你在他乡要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你知道我会一直记挂你的,你是我的挚爱。好了,很晚了,工作也忙,好梦。”

信很短,却字字饱含真情。“挚爱!”这两个字震碎了她。小雪的心在一瞬间骤然坍塌,原来她以为一心一意的未婚夫竟然爱着别人,原来她不过是一个替代品!

如果不是这次事故,她也许永远不会知道他拼命保护她的原因。多么富有戏剧性的情节,她所坚信的生死相偎的爱情,竟是场骗局!

突然间,她似乎失去了照顾他的力量和决心,她照顾他,是因为她觉得他爱她,现在,她眼里的柔情渐渐熄灭。他扔去握她的手,可她突然觉得厌烦,那种温情的相濡以沫骤不复存在。他用眼神看着她,她却刻意躲开,医生护士也都感觉出了异样。

病房里有了窃窃私语,人们说:“这姑娘怕是要离开了,没结婚什么都不算,照顾几天几个月还好,坚持一年都是少的。”

她来的渐渐少了,即使来了也不再脸上充满光彩和柔情,她的温柔慢慢褪去,直到有一天,她把他交给了他的舅舅和舅妈便黯然离去,是的,她不愿嫁给他了。

寂静的病房里,钟摆滴答作响,他悲伤的双眼涌出心酸的泪水。

然而就在大家议论他能否支撑下去的时候,一个文雅的中年女子走进了病房,带来了一股春天的味道。她便是他的亲生母亲,他失散多年却拒绝相认的母亲。

“孩子,妈妈来了,你看看妈妈。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她啜泣着,痛哭失声。

她抚摸着他濡湿的额头,重新为他擦洗汗水,翻身扣背,他又活过来了。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你放心,妈妈把所有的钱都带来了,一定会治好你的,医生说了,你有一半的希望能重新站起来,你要相信。就算你再也站不起来,就算你永远都不认我这个母亲,我也要把你治好,一辈子守着你。你干爹走了,你还有谁能依靠呢?”

他看着母亲,眼里再也止不住地泪水长流,他想起了干爹临终的话:“血缘关系才是不变的真情。”他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

他奇迹般地恢复过来,出院的那天,他望着医院门口晴朗的蓝天,看着母亲欣慰的笑脸,他知道了什么是人间的挚爱。

这便是人生,爱情,终归是有所求的,他/她爱你,必然也要索取你的爱,她/他关心你,也一定要让你视他/她为唯一,不可转移。若是没有了对等,爱情也便褪色。

这世间唯一毫无所求的,因为你而爱你的人,永远只有你的父母。因为,那是血缘。

珍惜亲情,因为这份情举世无双,永不改变。


上一篇:一夜惊魂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