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3部 第162章 意外现身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3-03-10 14:03:07  浏览次数:622
分享到:

 临下班时,于副来了。

“您好,林市长!”

林市长看他穿得一身簇新整洁,喜气洋洋,随口问到:“怎么?有喜事儿?”“庆祝会么,林市长,我想顺路,不知您方便不方便?”林市长明白了,笑笑:“怎么知道我也要去?这谷老板在广撒英雄帖?”

于副听出对方的话中话,也讨好的笑到。

“这倒不是,不是去了的都是英雄。我看这K市,除了您和温书记,还没有人可以称得上英雄。”一边的严秘玩笑到:“那你于副市长呢?八副中的老三,份量不轻哟。”于副恭恭敬敬的看着市长秘书。

“我算老几?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可还轮不到我于副,这个自知之明我还有。”

下班铃响了。

严秘拎起自己的小公文包,将手伸向话筒。可林市长摇摇头:“不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坐公交车吧。”严秘瞟于副一眼,点头。三人刚出市长办公室,迎面就碰见了市府秘书处廖处长。“林市长,下班呀?”不惑之年健壮帅气的廖处,精神抖擞,面色红润,天庭饱满。

这通常是爱情和事业有成,愉悦高兴,踌躇满志的标志。

林市长笑:“怎么不说‘亲自’了哇?这可对领导显得不够尊重么。”

廖处就笑吟吟的摇头:“脱胎换骨了哟!老人家不早说教导我们,要反对党八股么?”作为市政府秘书处的廖处,是个文学才子,常化名隐性的,在网络上发表作品,还有一定的知名度。此君不知是从哪里学的?

所写的报告或资料,虽然才气横溢,妙语连篇。

可凡是涉及到“领导”,均在后面加上“亲自”二字。

一不小心,就出现了“领导亲自看望”“领导亲自讲话”和“领导亲自下厨”等笑话。由于喜爱他的才华,其人缘又好。领导们见了他不仅没批评,反而笑眯眯的,调侃或玩笑,结果是双方都拉近了距离,感情分外和睦融洽。比如林市长,见了他就爱笑到。

“上午我亲自进了洗手间,你还不知道吧?写情况简报时,别忘了写上去呢。”

又比如温书记,碰到他就挥挥手:“大才子,我亲自开会去罗,你不写点什么?”

廖处就拍拍自己额头,作恍然大悟状,然后去掏笔……现在,见林市长如是问,廖处就先替自己玩笑一番;然后,和林市长并肩而行,边走边认真到:“林市长,有个事儿呢。”“有事儿刚才怎么不说?”心情很好的林市长瞟瞟他。

“偏偏要留到现在?趁人之危吧?”

“哪能呢?”廖处打着哈哈:“实在是这副处配调走后,这一大摊工作有点吃紧。”

林市长就瞟瞟后面的严秘。他当然知道,这廖处指的是什么?秘书处一大帮男女秘书,个个才华横溢,思路敏捷,活泼好动,人人都是“高学历,高背景,高眼光。”的三高才子。稍不注意,不是溜了号儿,就是兼了职儿,没有点招数和资历,是管不住的。

副处调配走后,所有的工作都压在廖处肩膀,这让他郁闷且痛苦。

尽管自己也算才华出众,出口成章,可要对付这一大帮子,才出校门不过二三年的男女大孩子,也让他颇感吃力。

所以,迫切希望有个副处,能替自己乘上一肩头。其实呢,工作也就是那些工作,反正天天按部就班而己。可直白的问,替他乘什么?乘那些大孩子的玩笑,抢白和突然袭击。这些男女大孩子的思维,是跳耀性和抽象性的,常常趁你不注意,突然问上一句。

“哎廖领导,你和太太怎么不闹离?”

或者是:“廖头儿,你是愿意穿越到秦朝?还是唐朝?或者南北朝?只准三选一。”

你可别小看这充满孩子气的提问和突然袭击,在当今年轻人的审美中,它可是具有压倒一切的权威。你若能脑筋急转弯答上,或者答对一半,年轻人对你的佩服和才华,会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工作中也听你的指挥,心悦诚服服从你的安排。

反之,可想而之。

不管怎样,可怜的廖处毕竟四十出头了,哪经得住二十多岁的男女大孩子们这轮番进攻?

日渐焦虑,早生华发,觉得自己越来越落后,越来越老态,跟不上形势,有愧于自己的职务了……要按组织层序,廖处也只能提出要求,可具体用什么人?决定权却不在他手里。很简单,因为秘书处的工作太重要,需要的政策水平高且新,知道得太多云云。

廖处瞄准的副处对象,自然是林市长的严秘书。

这不仅是因为在K市,林市长的行政职务最高,更有权威性。

而且,更因为严秘的老同学兼女友,漂亮动人,灵牙利齿,思想前卫,每每突袭得廖处下不了台,伤透脑筋。因此,廖处早就巴望着严秘能中标,一为自己乘肩,二呢,管住自己的老同学兼女朋友,自己就等于获得了第二次解放。

可是,他在林市长面前旁敲侧击了好久。

也直截了当提出,林市长就兴是笑,不表态,这事儿就这样耽搁了下来。

其实呢,林市长早知道廖处所意,严秘也明里暗地催过自己。然而,林市长也和所有的领导一样,对用顺了手的秘书,情有独钟,舍不得放开。想想也是,作为领导,本来就孤独。越大的领导,就越孤魂野鬼。

这己成为一种领导的自豪和伤感,无法排解。

于是,作为自己工作中最亲近的秘书,便时不时成了大小领导倾吐的对象……

你说,这秘书岂能轻易放弃?真放了,就连个可以说说知心话也没有了。廖处也是从做领导秘书入手,一路坎坷崎岖上来的,自然心领神会,不急不燥,见面就纠缠游说。

再则,你就是急,燥和又急又燥,又有何用?

还是得水滴石穿,铁棒磨成针罢……

廖处和林市长边说,边顺着长长的走廊往电梯间走。这让受到了冷落的于副市长,很不高兴。

于副市长一向看不起秘书,暗地里都斥责为:“没阉割干净的现代太监”

就连对自己的秘书,都很少有笑脸,更莫说很满意过了。

现在本想厚着脸皮,趁着和林市长同车前往时,说说拉拉对方,缓和或改变对自己不好的印象。

没想到这不知趣的秘书处廖处,半路杀出而抢了自己的时间。是可忍,孰不可忍!气愤之下,于副脱口而出:“这廖胖可真会找时间哦,瞧他那傍着林市长的亲热样,林市长是你一个小秘书能傍上的吗?居心不良,莫明其妙!”

他哪想到?廖处和严秘,还有如此心灵相通的联系呢?

当下,严秘只笑笑,并不吭声。

进电棒,下电梯,到了市府门外,严秘站到路旁一抬手,早习惯成自然汇聚在此的众多的士,亮灯开来。严秘拦住一辆,右手搭在副驾座门顶上,伺候着林市长钻进车,自己拉开了后面车门。稍稍回头,一直紧巴巴跟着的于副市长,面露微笑。

以为严秘也要为自己拦车顶,邀请自己上车。

刚准备挥手说声谢谢,严秘突然指指他身后。

“哎,那不是嫂子吗?”于副楞一下回头,严秘一低身钻了进车,砰的关上车门,拍拍驾驶员椅背:“开车!”的士朝左前方滑出,一下汇入了车水马龙。待于副回过神,扭过头,载着林市长和市长秘书的的士,早不见了踪影。

于副市长气得直敲自己脑门。

仿佛这时才想起,这个严秘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老婆。

好在市委市政府门前的士扎堆,于副定定神,略一招手,一辆的士便稳稳地滑了过来。当然,因为他一直看不起“没阉割干净的现代太监”,没带自己的秘书,也就没人替他,把自己的胳膊肘儿搭在车窗顶上。于副只好自己拉开副驾座的车门,屁股朝天一撅,就往钻去。

可钻了一大半,就听见有人在叫。

“这不是于副么?钻什么钻?到这儿来么。”

声音熟悉可耳,且带着股不可抗拒的味儿。于副便又朝天撅着屁股,重新钻了出来。一回身,脸上堆满笑容,原来是温书记。市委书记看样子是才下来,站在他后面不解的咧着嘴巴:“于副市长,你的车呢?”“临时检修,嘿嘿,温书记,您也是到?”

市委书记却瞟瞟他,朝不远处自己的“凌志”扬扬下颌:“坐我的么。”自己向前走去。

于副市长并没有马上跟上,而是站在原地紧张的思忖。

林市长要看到我从市委书记的车上下来?嗯嗯,这不是哪壶不开拎那壶吗?不行,这俩老小子正勾心斗角的暗打着,我得避避才是。于是,于副突然往地上一蹲。紧巴巴捂住了自己下腹,作万分痛苦状。

那温书记上车后,见于副没跟上,有些讶然的探出头来看他。

见这厮正捂着自己肚子蹲在地上。

禁不住冷笑笑,回头一拍驾驶员椅背:“开车!”凌志简短的鸣笛二声,滑出左前方,刹那间汇进了滚滚车流。见二个冤家都走了,于副这才站起来一招手,钻进的士,飞驶而去。

司机身穿紫色风衣,戴着深蓝色鸭舌帽。

看看挤进了车流,不回头的问到:“于副市长,到哪?”

“跟着前面那辆凌志。”于副朝温书记的车屁股挥挥手:“保持一定的距离,别跟得太近。”“都是到谷老板那儿,你们当市领导的,怎么不集中去?各走走,像作贼似的。”于副这才看清,司机是个年轻姑娘,脸轮清秀,秀嘴玲珑,带着点玩世不恭。

于副眼光越过前面的凌志,就想看到林市长的丰田小面包车。

可晚高峰,车载斗量,车轮滚滚,一片红色刹车灯光晃眼,哪里看得到?

于是,于副收回眼光:“你们这些的士司机呀,无孔不入,个个都贼精,像包打听。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女司机笑:“顺祥房地产成立十二周年,也算得上是K市一大民间新闻。那谷老板天生爱结交当官儿的,这样的庆祝会,怎么会不邀请你们?你没看到市委市府大门上,停了这么多的的士?当真是你们当官的生意好做哟?”

于副斜斜眼光,女司机右侧鼓突的胸脯和丰腴的大腿,勾勒成一条优美的曲线。

在秋阳的余辉里,显得那么诱惑迷人。

“我好像没看到过你么?小姑娘,姓什么呀?”于副感到自己喉咙有些发涩。这女司机有点诱人呢:“怎么不读书,来开的士?开的士很找钱吗?”女司机咯咯咯笑起来:“真逗!于副市长,这是你第三次问我啦。”睫毛闪闪,脸露酒涡,佩戴着白手套的双手,灵活的握着方向盘,直视着前方。

于副拍拍自己额头。

“是吗?”满脑子林市长,温书记的他,实在记不起己经问了她三次:“是三次么?”

又瞟瞟姑娘:“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开的士,不怕出事啊?”“我只开白班,马上就要交班了。于副市长,你真的认不出我吗?”于副就是认认真真的看看她,仍摇头:“不认识么。”

“那你该认识于蓉吧?”

于副扬扬眉梢,突然恍然大悟。

“哦,我是说看起有些熟呢,于蓉的同学嘛!家里来玩儿过的呢。”女司机大笑,于副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女儿常带女同学回家玩儿,那些如燕子般轻盈的小姑娘,花花绿绿,青春盎然,每每让于副颇觉陶陶然。

久而久之,女儿的女同学们,在忙忙碌碌的于副市长眼里。

就混合成了一个年轻活泼的小姑娘脸孔,他实在是无法具体辩别谁是谁?

于副坐直了身子,轻轻咳咳:“小同学,你是兼职还帮忙开?哎,不是正在读高一吗?怎么,你有驾照?”“于叔叔,兼职呢,于蓉有时也来开开,我们都有驾照哦。”于副又拍一下自己的额头,有些郁闷的点点头:女儿的驾照呢,是自己吩咐秘书找路队拿的。

可她的其它同学们是通过关系拿的?

还是自己进驾校学习后,通过正规途径发的?就只天知道啦。

哼哼!现在的这些高中女生啊,还不知道有多少秘密呢?女司机突然说到:“于叔叔,知道不,刚才你蹲在地下装肚子疼,人家温书记狠狠的恨着你呢。”于副一激灵,扭过头:“哦,你看见的?”

“当然!你可要当心,市委书记可不是好惹的。”

人小鬼大的女司机,认真的叮嘱到。

“我和于蓉是好姐妹,不然,我才不给你讲呢。”

“哦,呵呵,我确是肚子疼呢,没想到,真没想到哇。”于副下意识的遮掩到。他明白自己做了件蠢事儿,那鬼精的温书记焉能不明白?不过,让他明白明白也好。不然,还真以为我于光非要巴结他呢。的的!嘎!

“于叔叔,到了。”于副回过神:“这么快?”

然后掏出了张百元大钞,递过去:“谢谢你了哟!”

小姑娘却把他的手一推:“要让于蓉知道了,非拧我的胳膊不可。于叔叔,免费。”话没落地。

一只手忽的拉开车门,将她拧了出去:“我就知道又是你?驾照交出来。”小姑娘在那双手中,又摆又跳的嚷嚷着:“放开我!哼,讨厌,我就不交,我就要开着玩儿,你管得着吗?”

于副忙推开车门窜出去:“哎哎哎,谁谁谁呀?”

“于副市长你好,这丫头太不像话了,我得拉她回去。”

是路队!市交通大队大队长,一面向于副问好,一面拉着自己女儿,有些无可奈何:“你呀你呀,读高一了哦,还让你妈和我碎了心。走,回家去。”手招招,旁边垂头丧气站着的一个年轻小伙,就恭恭敬敬的走上来。

“路队,真是我让她开的。我知道错啦,我认罚。”

“滚进去,快把你的车开走。”路队气吁吁的瞪着他:“明上午到我办公室来。”

看看被老爸揪住的高一女生小司机,于副摇摇头,对路队到:“唉算了吧,你父女俩这样算什么呀?对了,你也是?”路队点点头,对那张灯结彩的酒店大门扬扬下颌。

“对不起,于副市长,你先进去,我得把这丫头弄回家才行。”

于副对小姑娘挤挤眼睛:“听老爸的话,回家去吧,谢谢你啦。”转身走向酒店大门。

这是K市有名的五星级外资大酒店。大门被装卸成格林童话里,尖塔圆顶魔法师住宅形状。门顶上,霓虹灯闪亮追逐着一排白底红字,“庆祝顺祥房东开发有限公司成立12周年!”

二个外国模特儿花枝招展。

围簇着一个瘦削的中等个中年男。

每到一个客人,三人便笑盈盈的上前迎接。见到是分管于副市长到了,男子和外国妞笑吟吟的迎了上来:“欢迎欢迎,于副市长大驾光临,谷某不胜荣幸,蓬荜生辉。”于副就站下,矜持的微伸着右手:“很热闹嘛!”

谷老板抢上一步,双手握住于副的右手,笑逐颜开。

“托您老的福份,里面请!”

旋即放低了嗓音:“龙虎都到了,正在贵宾室喝茶呢,您看是不是?”“你认为呢?”于副漫不经心,打量着二个外国模特儿,眼光停在二模特细得令人生疑的束腰:“还有哪些人到了?”“暂不忙触霉头!习主任,罗主席,周计委,代局,路队等,都到了。”

谷老板低声回答。

“礼品都按您的吩咐准备好了,晚八点正式开宴,港台歌星请到了三位,您看,还有什么遗漏的没有?”

“那个302到了吗?”“刚到,还带了个小妞儿,说是他的院办主任。”于副面无表情,点点头。

想想,又问:“那个武夫呢?”谷老板不屑的回答:“不是您老的叮嘱,谁请他呀?到了,也带着个年轻妞儿,说是他的秘书。”

于副鄙视的瘪瘪嘴巴:“球大个队长,也知道带秘书?行了,你忙自己的吧。”

谷老板就把自己的右手一挥,大声的笑到。

“于副市长笑话了!谷某就一守法商人,喜欢结交朋友,哪敢设什么宴啊?请,于副市长里面请!”二个外国模特听了,也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邀请到:“于副市长,里面请!”

进了大门,二个身着黄马甲的待童上来,接过了于副手里的外衣,挂在衣架上。

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下。

于副便慢慢朝满是人群的大厅走去,可走几步总要回头,瞟瞟挂着自己衣服的衣架,总担心会不会有人趁火打劫?他一路上碰到不少熟人,大家都只相互点点头,至多抬抬右手,算是打了招呼。

一个伺童单托着三排酒杯的大礼盘,一路慢慢走过来。

人们便纷纷伸手,取下盘中的玻璃杯。

杯中盛着小半杯黑红浓稠的葡萄酒,晃晃悠悠,散发着一种酷似沥青的涩甜。于副刚取下一杯葡萄酒,二只手同时伸过来,分别拈着了最后二杯。于副抬头,笑了:“你好,冯!你今天看起来挺精神。”冯微微笑答:“你也一样!于副市长,潇洒自如,落落大方,一点不像五十出头。请!”

举举手中的玻璃杯:“请!”

于副也举举自己手中的玻玻杯,二人一仰颈脖,微微呷上一口,轻轻吞下。

冯看来很兴奋,兴致勃勃,扬着脑袋瓜子,高兴的打量着大厅和室内装饰,对那盏从五楼空间直吊而下,晶莹剔透,璀璨夺目的水晶大吊灯,赞不绝口:“真没想到,在K市能欣赏到原滋原味的英国风光!”眉头一蹙,居然抑扬顿挫吟诵到。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挨他站着的一个年轻姑娘,轻声提醒到。

“冯,这是于副市长啊。”

冯停止了吟诵,又举举自己手中的酒杯:“对不起,失礼了,于副市长别见怪。”于副矜持的微微点点头:“哪能呢?见过林市长了?”“还没么。”冯就抬起眼睛,在人群中寻找:“302事情特多,没想到会接到邀请函。本不想来的,可林市长的伤不知好痊愈没?所以来了。”

于副在心里冷笑笑:“书呆子,你不来,你那恩师怎会心情愉快?他高兴了,我才好办事儿。”

指指边沿走廊上的贵宾室:“估计在那儿。先不忙吧,有的是时间。对不起,告辞了。”

转过身.没走几步,一眼瞟到人群中的史队,便又停下。城管大队长端着酒杯,正和身边的一个秘书模样的女孩儿,说着什么,说到高兴处,竟然仰头哈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都扭头惊愕的瞧着他。

史队也好像感到了有什么不对,自动停住,迷惑不解的瞧瞧大家。

眼光一扫,正和不远处的于副眼光碰在一起。于副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去:“史队,你好,这位是?”“大队部史秘书!”史队随口回答,然后瞅瞅对方:“怎么,你也接到了请帖?”这差点儿让于副喘不过气来,好在他闭闭眼睛,然后睁开。

“是呀!我也奇怪,我怎么也会接到了请帖?我对这个顺祥房东,可一点不熟呢。”

史队却满不在乎,晃晃自己手里的酒杯。

“谷老板么,有事儿总找我,和城管大队合作多年,关系还好。”于副做出恍然大悟样,用酒杯对着史队扬扬:“赫赫有名的城管大队长嘛,谁不怕?谁都想巴结呢。”史队鼻子哼哼,将自己手里酒杯晃晃荡荡,然后,一饮而尽。

一抹挂着葡萄酒液的嘴巴,冲着于副问.

“我还盼着那四个受伤队员的费用拨下来呢,于副,好几天啦,这事儿怎么还没个定论?”

于副勉强挤出微笑:“再等等吧,当然,如果你一会儿碰得到林市长,当面问问最好。”史秘书就点头:“对,当面问林市长,当面问。”史队扭头瞧瞧她:“当面问,好不好哦?”

于副趁机离开了,穿过人群,踏上了通向二楼贵宾室的楼梯。

二楼探出去的走廊上,有人倚在栏杆上朝下看热闹。

有人独自端着玻璃杯,在慢腾腾散步。还有人结伴而行,边散步边喁喁而谈。沿着走廊过去。

正中有三间灯火通明的房间。于副知道,那就是专为接待重要客人的贵宾室。林市长和温书记一定在里面,自己进不进去呢?进去,二人问起如何解释?

不进去?明天又是公事公办,绕了大半天说不到点子上……

有人碰碰他:“于副市长!”于副回头,一怔,居然是鸿达温总。

脸孔身材都酷似温书记的温总,身边还有一个年轻人。二人衣冠楚楚,神采飞扬,一人端一玻璃杯,杯中的葡萄酒点滴未减。于副笑到:“温总,你也来了?看到你爸没有?”温总反问:“你看到我爸没有呢?”

于副摇头:“我刚到,正找呢。”

 “找什么?有事办公室谈不好?偏要在这种场合开聊?”

温总毫不客气的嘲弄到:“你们这些市领导啊,个个都挺会作秀,就是正事儿没干好几样。”于副皱皱眉头,这小温总说话狂呢,老子好歹是副市长么。

他瞟瞟对方,不怀好意的笑笑:“我刚才碰到了史队,正谈到你呢。”

果然,温总立刻瞪圆了眼睛:“谈什么?我还等着他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

“这个嘛!”于副故意含含糊糊:“不是有个协议么,看看,看看再说嘛。”温总逼了过来:“再说什么?有本事我们打开窗子说亮话,看谁敢熬着赖着?不就区区一个大队长么?还想不想干啦?”这,激怒了于副。

他当然听出了对方的潜在语。

小温总与其是在骂史队,不如说是直接指着自己鼻子骂我。

想着前几天自己煞费苦心的合稀泥,对方好歹也得给点面子,没想到居然如此嚣张?他把自己手里的杯子晃晃,然后一口喝干,看定对方到:“有问题,当然要解决。可不是说这世界是平的么?什么都抵到了底儿,其实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我看呢,还是审时度势的好。”

温总听了,嘴巴张张,想再说什么,可一时无语。

旁边的年轻人就拉拉他:“行了,我们下去吧。”

于副突然觉得对方很熟,忍不住叫到:“哎,你,你,小伙子,你好是?”“我叫徐明。”年轻人直来直去:“于副市长,你真不认识我了?”于副又拍拍自己脑袋瓜子:“徐明徐明徐明,哦,这名字儿好熟么,哦想起来了,”

他高兴的抬头:“你不就是林市长的爱婿,鸿达的前财务经理徐明么?听说你失踪了嘛?”

小伙子笑:“我不是正在你眼前吗?于副市长,再见!”说完,和温总慢腾腾的下了楼。

于副市长瞅着他俩的身影,骤然醒悟过来,这不是进贵宾室最好的借口么?鸿达轰然坍塌,林市长女婿不辞而别,这事儿大家都知道。特别是林市长那个大千金,党报主笔兼副总编,被处长老妈着打掉了孩子,曾引起包括于副市长在内的众官儿们,好一番嗟叹。

可没想到,这个失踪了二年多的徐明,现在居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

嗯,得进去让林市长知道才行。

想着走着,贵宾室就到了。于副跨进去,并没有谁阻拦,迎面的小屏风前,严秘和李秘正坐在椅上看报纸。听见有人进来,二秘都抬起了眼帘,几乎是同时招呼到:“于副市长,有事?”于副不卑不亢:“嗯!林市长在里面吧?”

严秘面带嘲讽的点点头:“正在和温书记谈话呢。”

于副头一昂,就往里走:“好!我给他汇报个事儿。”

二秘同时站起,可对方毕竟是分管副市长,使得二人想拦又不好拦的。“于副市长,能不能等等?”可于副身影一晃,不见了。

里面是装饰得舒适豪华宽大的房中房。

林市长和市委书记,正分别坐在雕花单人木沙发里,说着什么。

于副的突然出现,倒让二人一楞,停了下来。要说官场的潜规矩就是这样,除了公开的官衔和职位,没有人明确规定和具体划分,你属于什么层次?哪些地方你不能去?哪些话你不能说?

云云云云。可事实上,你的官衔和职位,就决定了你的参与层次。

哪些地方你不能去和哪些话你不能说等等。

维持这种潜在规矩的,是官儿们的自觉性和自知之明。

市长和市委书记先后驾到,被谷老板点头哈腰的引进了二楼贵宾室。于是,庞大一个贵宾室,除了二个秘书在外看报纸,二巨头在里稍事聊天休息,就再无别人。这儿,便成了禁区,自二巨头以下的各大小官员,也不会擅自闯进来。

所以,于副的出现,倒让二巨头有些吃惊。

“林市长,温书记!”于副招呼到:“我刚才在下面转了转,好多的人,真是热闹。”

林市长看看他,指指木沙发:“于副,坐坐!”于副有所不知的是,刚才严秘扔下他,被林市长发现后,就批评了他:“不像话!好歹人家也是个分管副市长,你这样做太没礼貌嘛。他要跟,就跟吧,都是参加者,没有高低的。”

所以,现在林市长态度温和,说话和气。

“这么说,到了很多人?”

“很多人!看来,这谷老板生意做得大,朋友也结交得多。”“那,官员多不多呢?”温书记似笑非笑:“还有,你那肚子,好点了么?”

于副在二巨头对面坐下,盘算着如何开口?

“临时跑回办公室,吃了药,好多啦。官员嘛,”欲言又止。

他摸不透温书记的真正意思,不敢轻易回答。并且,官员大规模的参加这种场合,似乎也不太恰当。“我看,冯,史队,陈主,路队,代局都来了。对了,我还碰到了小温总呢。”市委书记笑起来,笑得有点意味深长:“谁让他来的?他认识谷老板?这种场合,没他的戏么。”

林市长不动声色。

“民营企业么,还是相对自由的。于副,仪式几点开始?”

其实,他俩的桌上,就摆着印制精美烫金的邀请书。邀请书第二页,就是庆祝会仪式的进程和节目表。“七点半!还有个把钟头。”于副对林市长讨好的笑笑:“是不是让冯上来给你瞧瞧?”

不待对方表态,又对市委书记讨好的笑笑:“我看小温总呢,气色还不错,好像并没有受那件事的影响。”

温书记点点头。

“你的心很细,很好!谢谢!那事儿呢,也麻烦你了。我那小子说话没大没小的,还得请于副市长你多包含。年轻人嘛,我们都是从年轻时过来的嘛。”

于副注意的听着。

他看到林市长始终不动声色的微笑着。几次想告诉他,可当着温书记的面,又觉得不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