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离别滋味
作者:林木  发布日期:2023-03-11 13:15:21  浏览次数:232
分享到:

离别滋味

先生,你的出现是个奇迹

你一个人走来,看到生命的反影

一把手术刀不能剔除所有毒瘤

一支犀利的笔可以在脸上写满疼痛

也可能做锋利的匕首,或投枪


我在记忆里搜索,这并非初遇

先生,我没有忘却,我是你呐喊要唤醒的人

重读你的书信,仿佛看到一堆书籍

你在暗淡的桌面雕砌文字木刻

研究铸剑的修辞学

眉宇间有社稷和百草,剑眉如匕首

手中的烟,像射出子弹后的枪


我跟在你身后,走进一个虚假的门

从你的后院观看,夜空近了

能闻到三味花香,听到鸟儿扑翅的声音

秋夜留下凄美,月色赋予一点悲伤

枣树四周荒凉,枝叶略显反讽、荒诞


先生,你是我们曾经拥有的良知

是灵魂的灵魂

你让我想起我们的世界,这么多年过去

你以为我们不会再蒙受耻辱

血馒头已被遗弃在山野

路边的野草,还会被人踩踏


你看了我一眼,转过瘦削的背

转眼间

先生,你已比黄河的源头更遥远

我甚至来不及在诗里,向你挥手


声音的梦

春经过冬眠,不再保持沉默

通过树枝抽芽。声音能表达什么?

鸟声,流水声,和豆荚爆裂的声音

可有相同的梦?

冬的声音,在梅花里,落雪里

还有我的笑声,风声雨声

更有爱的声音,不经过耳朵,可以直抵心灵

每一种声音向远处传播

最后响成一片,接近梦


每一种声音向远处传播

接近梦,最后响成一片

还有一种爱的声音

不经过耳朵,直抵心灵


赤裸裸

不一样的梨,肚里有诗书,VC

可以撑船。酸涩是生命的原味

能冲淡生活的辛苦

身上长出利刺,裸露

没有红毛丹密集,但锋利

每一根,像银针

扎在穴位,疏通经络血脉

也像许多自我揭竿而起

占据贫瘠的山头

不称王。如刺猬的外表下

有颗柔软的心


灯塔

还未成行,已来到岸边

眺望伍尔夫的灯塔。涨潮了

看不见礁石,只有伍尔夫的波浪

汹涌,拍击。风雨中,光线刺透水雾

如悬在低空,随风摇晃

就这样我进入伍尔夫的世界

独特。艺术。一座形而上的灯塔

有一个伍尔夫留给我的房间

在里面写作,不会被疯狂记忆

黑暗的漩涡吞没


时间

以流水描述时间,不准确

说洪流是情绪宣泄

至于沙漏,适合作室内摆设

白驹,应该拉到草地上溜达

时间,是以齿轮运动的形式存在

紧紧咬合,作反向运动

因摩擦而磨损

吞噬一切,是时间的属性

放之四海,或时间内外,皆准


上一篇:群体的骗局
下一篇:诗说三国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