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我家苑区S+E形
作者:钱水根  发布日期:2023-05-23 23:10:09  浏览次数:822
分享到:

清晨,清脆的“咔嚓”声,把我从睡眠中唤醒,探身窗外,我家苑区右首的“凡人食府”,围着长长的塑料膜,破土机伸缩着锃亮的舌头,正在拆除食府废弃的断垣残壁。

我家这处苑区,环境整洁,景致秀美,高架边觅一丝静谧。那年,置业时,看中这里交通便捷,如要外出,路上地下,网路密集,跳上钻下,可达任意地方。这里环境好,门庭宽敞,面朝大路,右边,苑名基座下,青绿、绛紫相间,三层叠加,自成一景;左边,一簇翠竹,四季常青。

转眼,在这里生活20多年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一人一事,绿荫下卧伏的S+E形道,越发清晰、熟悉、深刻。

进入小区,右边,树木、花草第一集结地,高个的,10多棵大树,有柏树、杉树,和我叫不出名的树,错落排列,立正稍歇,姿态各异,有棵柏树,两人才抱得过来。中等的,似枫叶,紫色调、长条型。矮个的,一簇一簇,贴着地面,叶子像长发,四散垂挂;三条紫砖小路,交叉着伸向幽深处。

左边,1号楼裙房,靠近大门这一段,一棵枇杷树,遮掩着橱窗、快递储物箱;树,高低不等,约18棵,有剑麻、枇杷、玫瑰,矮的,多修剪成球型。

一条S形道向内延伸,两个半圆,一左一右,拱卫着一对孪生兄弟:1号楼、2号楼。楼幢周边、角落、凹凸处,见缝插绿,不见裸土,各式花卉、树木,随季变换顏色。

走过S形道,眼前一条E形道,横贯苑区。靠墙一侧,长长的停车线,约有200米,笔直规整,墙脚清一色冬青树,缕空砖上,方框标记,停泊着各式自驾车。随着小车普及,车位停满了,有些车,停靠两幢楼周边。

E形道突出的“三笔”,中间一笔,连着S形走道,首尾两笔,五彩斑谰,花卉树木,应有尽有。

首笔,那是苑区的宝贝,一个直径约20米的花坛,连同周边,聚集着几十种花卉树木,密密麻麻,争先恐后,伸着“脖子”往上长。隔一条小径,有晾衣架、老年活动室、健身设施。我常到这里走走,花坛与1号楼、2号楼,在一条直线上,两幢24层的高楼,高大威猛,气势恢宏,抬头看,仿佛汪洋大海上,一艘巨轮迎面驶来,我似一只舢舨;又像无边旷野中,一座山峰拔地而起,我像一棵小草;也似动物王国里,一头长颈鹿缓缓而来,我是一只小免。

末笔,一间红砖平房相隔,我一直以为是两块花木地,不久前,我绕道屋后,才知道是一整块,占地不亚于E型道首块花坛地。这里,靠近围墙一侧呈三角地;中间小径,曲曲弯弯,步行其间,可达苑门口右铡花木地,因隔着2号楼,看似成了二块。顺着小径,这头进,那头出,曲径通幽,别有一番景致。靠2号楼一边,还有一网状小屋,若干花盆,培育花草。

苑区的人爱绿化、有情调、重品味,署名“吴阿婆”的两则微信,让大家啧啧称奇!

其一:春天匆匆而过,迎来了初夏,阳光灿烂,万物萌生,苑区枝繁叶茂,色彩班斓,鲜花盛开,争奇斗艳,小草芬芳,景色怡人,美,好美呀!西面的老人活动室,儿童戏嬉场,大人散步、跳舞、聊天,小孩踢球、骑车、玩耍;旁边的宠物乐园,小狗狗放风,小猫咪觅食,时不时,还有小鸟来观光,分享食物。

其二:小枇杷露出了奶黄般笑脸,有的害羞,躲在叶中,有的被鸟儿偷吃了。该採摘了,乘着好天气,风和日丽,志愿者聚在一起,採枇杷,有拿箩筐的,有捧垫子的,有扛梯子的,大剪刀、小网兜、塑料袋,各尽所能,老王撑开大剪刀,小许爬上梯子,其余人张开垫子,摘落的枇杷,圆溜溜,奶黄黄,一串串、一颗颗,小心翼翼,放进箩筐中。有人忍不住,剝一颗,先尝尝,皮薄肉厚,水润润,略酸带甜,天然、环保,味道好极了!

然而,绿树成荫、花团锦簇、邻里和睦的苑区,右首边一处歇业多年的“凡人食府”,残存的断墙、瓦砾、烟囱,像“牛皮癣”,满是油污,锈迹斑斑,蚊蝇孳生,说不出的难受。

苑区的人,一直想清除这摊“牛皮癣”,多年来从未间断,希望清理这片废墟。

今年3月,事情有了转机,居委人来苑区,大家又提此事。第二天,接到居委电话,说大家的心愿要了却了,“食府”要拆除了!

几天后,“食府”遗存消失,垃圾清除,围墙延伸,上端插着箭杆,下端墙体深黄,秀外慧中的苑区,又添一份靓!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苑区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皆因有热心人,前后几任居委,苑区“银燕睦邻”点,老虞组织大家买花、买工具,业委会、绿化人,不懈努力,打造绿色家园!上一届业委会王能贤,一腔热忱,几经寒暑,默默付出,植下各式花卉树苗,换来这处花花世界。本着求教,我找了本届业委会冯老师,冯老师说,苑区绿化整体升级,还要听取专家意见,实施后,苑区更吸人眼球!

2023年5月20日写于上海


上一篇:写在春晖里


评论专区

钱水根2023-05-24发表
谢谢责编老师!谢谢版主老师!我第一次投稿,即得到老师您的认可!谢谢!有合适稿件,我会继续传上!请老师多指点!责编老师工作愉快!诸事顺遂!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