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乌有国里谈乌有
作者:邹唯韬  发布日期:2023-09-02 16:30:07  浏览次数:897
分享到:

初看沿滨、海风先生《乌有七日谈》这部书的时候,我想起的不是薄伽丘的《十日谈》,而是民国小说家包天笑先生。包天笑如今已经被很多人所遗忘,他的小说介于通俗文学和严肃文学之间,私以为把他归为鸳鸯蝴蝶派不太公平。我分明记得这位先生是怎样用浅显而不肤浅的笔触写那个时代普通的人和事。不像那个时代很多苦大仇深的俄国小说家,他的笔下没有那么多白痴,没有那么多罪与罚,没有那么多战争与和平,没有那么多奇形怪状的角色和宏大叙事。他讲的很多是正常的人稍微值得一提的人生故事。我一直认为,这世上大多数人,回顾往事的时候,只是嗯,啊两声,好的故事往往不是那么多的。和包老先生一样,沿滨先生的写作不是夸张的,更不是咄咄逼人的。很多华人在西方的生活是非常单调的,和社会的接触也有限,我想这也是他们很难有太多人生故事的一个原因。所以这也就是《乌有七日谈》这本书的可贵之处。它把很多华人用一生经历凝结出的点滴收集到了一起,让在海外久居的人读起来格外唏嘘,觉得一切都似曾相识,而又子虚乌有,我想这就是文学的魅力吧。

 我印象很深的一则故事,是描写一个经历八平方事件的乌有国诗人斯亚的,说他是诗人,其实充其量是一个失败的文学爱好者。一直生活在文学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下面的一段是描写他的某种“觉醒”的:

几个月下来,斯亚发现自己真的是百无一用是书生了。现在才明白上次在餐馆里碰到的名诗人满脸落魄不是气质不是假装不是深沉,而自己似乎也变成了那个活在自己想象里的《拿蚯蚓的诗人》

我敬佩的诗人落单地晾在酒席的角落

复杂的面孔单纯的眼神蚯蚓一般地爬过

食客们灌着酒谈着女人政治战争和祖国

谈着南太平洋岛上的某个下午某种寂寞

“人类穷奢极欲纸醉金迷寡廉鲜耻充满邪恶

不知对错不思悔改无可救药无可救药

耶稣默罕默德释迦牟尼孔子孟子忙个不停

你我他你们我们他们却还是不知对错”

他平静地随手拿出一条土色的蚯蚓

“智慧之人啊请你告诉我

蚯蚓的思想蚯蚓的追求蚯蚓的年龄

蚯蚓的奋斗蚯蚓的痛苦蚯蚓的爱情”

我们稳重而安静地哑口无言落荒而逃

所有的食客都从酒席上溜走如同蚯蚓

诗人的话语充满魔力如同酒精

醉酒的清醒的全成了清醒而没有方向的蚯蚓

“诗人本来就是疯子我看你变不成蚯蚓”

妻子具有女人天生的冷静

“你首先告诉我你到底是男蚯蚓还是女蚯蚓

生活如剑能让你分裂成更多的蚯蚓”

斯亚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心中最后的一根稻草,也消失了,他终于明白应该要告别诗歌了:

金盆洗手

金盆没有

水有

时间如水

看看自己一双手

苍白无力

却指望文字

一声叹息

。。。。。。

  我读罢只能一声叹息。

 又读过了几则故事之后,我合上了书。陷入了沉思,这大概就是真实的力量吧。我忽然感觉自己很难去面对这些真实而刺眼的故事。有时候我会想,这个时代是不是的确需要某种超越真实世界的力量。

或许我是真的老了。


上一篇:他们仨


评论专区

艾斯2023-09-03发表
谢谢邹先生的点评。文中提到的故事,是《诗人之死》,我刚放在本网上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移步去指点。谢谢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