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倾听蒋勋老师演讲的观后感
作者:车彩燕  发布日期:2024-01-18 17:28:27  浏览次数:242
分享到:

今天悉尼春雨绵绵,滋润着大地上的花草树木。中午时分,恰好翻到油管频道里推送的最新的蒋勋老师今年5月份在台湾的一个半小时的精彩演讲——《大疫繁花此时众生》。于是午餐后,我便细心地倾听着,深深地沉浸在蒋勋老师温润柔和、缓慢细致、娓娓道来的演说当中。他从自己的切身体会中与大家分享疫情发生之前、期间、之后的放慢脚步,在台湾池上宁静的生活中所感受到的繁花似锦的景象,还有审美上和心灵深处的感悟。

         他从正红、明黄色、纯白色的繁花盛开的奇妙色彩中分享和进行心灵深处的拷问:“花是对人的祝福。花开仅仅是对人的祝福吗?花开是为了它自己的繁殖的使命。”

        红色是高彩度的花色。红色是有记忆的,何谓红得发紫?就是红色加上蓝色变成了神秘高贵的紫色,我认为紫色还可以加上“浪漫”的情怀。有趣的是,一向正统的儒家孔子只认定红色才是正统的颜色,他认为紫色是奸色,不纯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中国红一直是正红的原因。蒋勋老师是推崇庄子哲学的,所以他的审美理念里面有更大的包容性。

         黄色是高明度的花色。明黄色自古以来就被皇室霸占了,因为它的高明度,很容易被发现,是高贵的象征。

        他也特别分享了对七里香、栀子花、野百合的纯白的喜爱,这三种白色的花因为芳香四溢,香到昆虫晚上都无法睡觉了,而要忙着采蜜。他还分享了白色的雌雄油桐花交配后的浪漫壮烈的景象:当雄花把最好的能量毫无保留地传递给雌花之后,就纷纷凋落,形成了一场浪漫的花雨洒满大地。这是一种大竞争的壮烈牺牲。  

          白色玉兰花的香味是它特有的诱惑繁殖的方式。白玉兰花是我母亲在物质贫乏的年代中一直喜欢戴在发夹上的花朵,既清香又雅致,这种清雅一直是母亲在我成长岁月中爱花爱美的最特别的形象。

        在僻静的山谷里,梅花的香味是传得最远的。“不是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梅花的寒与香是分不开的情结。

        蒋勋老师也谈到了叶子的颜色,他曾经用绿色的叶子做书签,这是他文青时期的做法。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先生在读初中的时候,在平海中学第一次拿到发下来的全新的英语课本时,他打开一看,竟然惊喜地发现书里面夹着一片鲜绿色的叶子,他当时很好奇地想是否上天要给他什么样的人生提示呢?于是他上英语课特别认真,所以英语成绩也特别好。最后他考上了县重点中学——我的母校惠东中学高中部。也由于英语成绩突出,他高二的时候被县中的英语科组长刘老师选中了,进入他免费特别培训的课外英语小组,成为唯一的男生,最后高考完,考上了师专的英语系。我和先生都是由于热爱学习英语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今天听到蒋勋老师的文青叶子书签的故事,不禁让我产生更大的共鸣了!

        蒋勋老师建议大家告诉孩子关于花的故事的时候,有比告诉孩子花的名字而更重要的方式。他建议大家用两千多种的视网膜的色彩去记忆那朵花,用一万多种的嗅觉去记忆那种花,让孩子这样使用感观去认识鲜花会更有意义。

         蒋勋老师是虔诚的佛教徒,他最后分享了佛陀在菩提树下用一朵花的开示来启发大家。他说佛陀坐在菩提树下苦修、悟道,告诉众生生命的意义、幸福和真理是什么。他猜想佛陀会不会用语言和文字讲累了,然后到了最后一天上课的时候,他手中拿着一朵花给大家看,然后不讲课。弟子们都很诧异,无法做笔记。幸好有一个大弟子叫迦叶抬头微微笑,然后佛陀就走到他的身旁,把那朵花送给了他。佛陀说他一生所讲的道理就在这一朵花里,不靠语言传,不靠文字传,教外别传。在宗教之外,心心相印,靠着心的领悟来传递。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知道的最重要的禅宗。禅宗希望不要用语言,不要用文字,而是把一朵花带到人的面前开示,用一朵花来开示所有生命的道理。那朵花可能帮助你度过哀伤,度过恐惧,度过所有艰难的时刻,然后最后有微笑发生。

         今天听完蒋勋老师的演讲之后,心里产生了满满的震撼和共鸣!回顾自己的前半生,在中国有10年是在教育工作中用白粉笔和温柔悦耳的声音教书育人。有11年是通过色彩的审美设计理念来创业,生产人造水果、丝花、圣诞装饰品。来到澳洲后,有4年是通过味觉、嗅觉的敏感度来经营咖啡店,那时每天上班都要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感觉特别不舒服。有5年是通过色彩的审美搭配,打理师姐的时装店。

          也许父亲给我起名的时候,就希望我一生能够像一只多姿多彩的飞燕,自由自在地翱翔在蓝天白云下的万里晴空中。冥冥之中注定我对色彩的敏感度有着特别强烈的好感,所以今天倾听蒋勋老师关于花的色彩的演讲时,能够产生更大的共鸣。

         这也让我不禁想起了素未谋面的外公,他有两个女儿,他给大姨起名为林花,给母亲起名为林红。我猜想外公是否也喜欢文学,因为大姨和母亲的名字都在南唐后主李煜的这一首词《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里。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所以我爱花,但是不插花,因为看到花谢枯萎,会黯然神伤。我只喜欢在大自然中欣赏繁花盛开的缤纷色彩, 即使在野外见到娇艳动人的花朵,我都舍不得去随意采摘,我只有默默地观望和守护繁花盛开的美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喜欢看到花开花谢都在大地上自然地呈现,而不要人为地采摘。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对得起这天地间大自然灵气丰盈的馈赠。

         蒋勋老师由大疫中的繁花盛开的缤纷色彩,讲到佛陀用一朵花来开示佛门弟子,让我不禁想起这一段佛语。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念念从心起,念念不离心。”

          这些也许就是我今天最欢喜的体会吧!阿弥陀佛!

36b79408f463b4c5d0886da428aaf7f5.jpeg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