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繁花》剧拆解(五)
作者:金帼敏  发布日期:2024-01-19 10:46:44  浏览次数:380
分享到:

凡是过往 皆为序章

通俗解释《繁花》大结局股票大战

一夜成为百万富翁的股市梦,是每一名炒股者的终极目标。

当时的资本市场,几乎完全是“散户化”市场,A股中的持股者在2000年之前,持股例一直是超过95%。1705692233808020077.jpeg

都说资本的竞逐是伴随着血雨腥风的。然股票对普通股民来说,这个血雨腥风还算温和的,踏进这个门槛也不用很高的文化水平。我只是想说,如果你遇上一个整天在你面前吹嘘自己或某某人炒股怎样怎样有本事,基本上你就可以远离这种人了。因为这些人不但智商不足,智慧也不够。

像剧中爷叔对阿宝讲的“纽约的帝国大厦从底下跑到屋顶,要一个钟头,从屋顶跳下来,只要8.8秒。”也就是说给阿宝听的,与普通股民无关。

记得从小我就听惯我妈嘴里说:哦哟,你们那个谁谁谁呢,泥尘桥的娘舅噢,就是48年买期货,一夜输光从外滩跳下来的!”后来90年代股市恢复,我家族里老中青三代哪个不炒股?包括我妈不是也从小菜钱里克扣出来,硬要买上几股。

所以股票它不是华山论剑,参与者一定要武学修为高,通过手中的剑招,见招出招的论高低。股票就是“城头击鼓传花技,席上搏拳握松子。”

击鼓传花你配上锣鼓点,稍微用点脑子,最后这朵最好不要接。与划拳也一样,“哥俩好啊、五魁首的,小心思动一动,把对方灌醉自己滑脚。

炒股票小聪明小智慧足矣。

所以现如今人们不是说上海人就是小聪明,没有大魄力吗?所以这个群体股民多,估计就是这个理。

 那些炒股到最后跳楼的,其实都是跟机构融资,到最后被平仓、也就叫爆仓。

 也就是说胆子够大,借钱或抵押贷款去博命,专业名称叫融资。把自己一家一当全抵押了,你不跳楼谁跳楼啊。

普通人最多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金盘洗手不就完了呗。谁的一生没有赢过与亏过啊。为什么那年月个体户嘴里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小赌怡情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爷叔也不可能从来没有碰过股票的,没有碰过,他的经验又是从何而来呢?

  2008奥运那天大盘爆跌,全线返绿。股民们就像迪士尼乐园乘过山车一样,这边兴奋的在看张艺谋的方阵,那边仅有的资金全被套住。西装革履进的股市,被剥的只剩汗衫短裤,还逃不出来。这心情五味杂陈、笑比哭好,也就只能苦笑。

那天我乘一辆出租车,一路上司机骂骂咧咧地讲A股巿场怎么黑、怎么黑,讲政府如何不监管、如何股市就是坏人操纵等等,反正股民的心态,发了财是自己的本事,倒楣了全是别人坑的。

  后来车子开在浦东大道,经过浦东振华机械厂时,司机指着一辆巨型伸向天空的大吊车对我说:“它妈的,这吊车的资金全是我的!”

  随便怎样,这辆大吊车价值几百万是有的,我相信这个瘪三兮兮的出租车司机不会说假,他套牢的就是“振华机械”当时也算一只强力股了。

他也不是照样潇洒而又苦哈哈的活着,也没有想过要寻死觅活。这就是普通股民的众生相,因为我也是。

  我从来没有去过兖州、也不知道河南药业在哪里,但我记恨他们,当我得知那个什么复星医药的老总是河南首富时,我就知道他这个首富位子,我也被宰过冲头,抢着挤着与大伙一起抬轿将他抬上去的。

  我们现在看到一家家公司在争相上市,应该明白它为啥要上市?很明显,它要做大、它要圈钱、它要发财。是企业向民间圈钱,是民间在输血养它们。90年代先是一些有资源没资金的企业向社会募钱,然后是国企、然后国内资金凑不够,就走向世界。比如中石油、中电信等等,不是都在上市了B股以后才发达的吗!发行股票毕竟比银行贷款还要合算,一没利息、二那些推动上市、手中有权的老总们,自己可以有原始股,公司一上市,一个优美的华丽转身,身价就几个亿、几个亿的。然后这些大亨们把大餐吃完,抹抹嘴高调的走了,剩下些残汤剩羹,我们去抢。

我送你高升,千里之外。我来接盘,太遥远的爱。

繁花剧中上海服饰公司蔡总想和阿宝联手做一级市场,前提是必须拿到上市指标,他们都想借此机会摇身一变,股林称霸、威名远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 不醉不罢休 好儿郎浑身是胆 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

  90年代是历史的“风陵渡口”,也是股票的“风陵渡口”这个词听起来似乎文艺又浪漫,其实它就是山西黄河上的一个渡口,它所承载的上海市民的奋斗生活,与黄河渡口一样厚重苍桑。

1987年豫园商城成立,拉开了上海商业股份制改革的序幕,七年以后,服饰公司压轴登场,上市当日,正逢上证指数风雨飘摇,加上快到春节假期,大部分股民对服饰公司开盘行情都抱着观望态度。要知道当年强穆杰这种人,商业机密很高的,他不会让对手知道手中的王牌,比如握有多少资金等,据说南国投来炒沪股,都是用麻袋从深圳往上海运钱来的。不像今天有什么龙虎榜,连跟风的散户都知道什么机构资金强大。

强穆杰在瀛洲实业上不但赚了一大笔钱,还开拓了中国股市第一个收购案。(他这个赚的就是前面那个借高利贷金老板及小江西的钱)后来南国投把公司也搬到了上海外滩金融圈。当时强穆杰手上有2亿多资金可以操控,他手下的操盘手开始分头建仓。

 因为宝瀛大战打了个平手,故宝总也是赢家。此时他的底仓有自己舰队的3000万,但其中的1000万也是高利贷借的,然后有宋太的3000万,宋太是狡猾的,怎么肯将自己资金被别人操控呢?于是李李拿至真园作3000万抵押给宋太。此外宝总又说服了小宁波,从他那里得到江浙小老板的3000万。但还是不足于与强穆杰抗衡,于是李李替宝总拉来了“西国投”融资。当时是不是宝总手上有9000万资金了,故西国投按1:1融资给宝总。也就是讲,侬手里有9000万,我可以借给你9000万。故至此,宝总手里有1.8亿资金了。这样俩人是否有点旗鼓相当,可以博一博了。

1.8个亿拉升了宝总对服饰公司原来的开盘价估值10.20元 ,因此他打算开盘价11.8.8元。所以这个股价叫低开高走,是不是散户都有赚。而且宝总是有上市公司100万只原始股的。

因此这个时候如果不贪心,大家有赚钱。

但是强总是参与上市发行的。这是一个不见硝烟的战场,人吼马嘶的股市,在经过一番激烈厮杀,强穆杰大资金进场高开高走,高位洗盘,股价一路上涨,最后以18块8毛8收盘,这样其他人是不是都踏空了。强穆杰靠资金优势,成功的吸了一波筹码,取得首战告捷,此时,有奶便是娘。服饰公司的蔡总对强穆杰佩服得五体投地,主要是他水涨船高,利益最大化。

接下来的股市开盘的5个工作日、每天的4小时,强穆杰兵分多路用不同的账户持仓,连拉大阳线,服饰公司的股票飙升至25元,市场轰起来。此刻如果跟风的散户是不是也有些发财的会啊?包括宝总。不要忘记,他是手上握有原始股的人。

但是,人心不是这样的,否则就没有“贪心不足蛇吞象”这句话了。

此刻久战股市的宝总,确实是把手里的50万股已全部出清。他手拿现金随时准备抄底。而服饰公司的蔡总就站队强总,谁拉高股价我就跟谁。

但是强穆杰又给操盘手下指令,倒做差价,空头回补。因为他有钱,且这个资金是公司的,不像宝总自己只有一小部分,其余全部要付高利贷的。

接下来的两天,宝总抛股票,大盘出现阴线。但是强总仍在主力撤离时倒做差价,此时股价在28元上横盘数日。几次大盘震荡后,天天惊心动魄地,把上海散户们彻底搞的弄得晕头转向。

大家要晓得,现在我是事后诸葛亮哦,坐在那里,喝喝咖啡看看电视剧,所以看的煞煞清。如果当时你是持股者,谁晓得里头有啥个花头筋,如果侬碰到当时小江西听那所谓的股评家一番话,那么这个击鼓传花,就一定落在你的手里。

麒麟是祥瑞的代表,象征着权贵和后代的兴旺。1990年12月,深圳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相继成立,中国资本市场就此进入草莽初创阶段。上海滩的炒股高手,大佬们,就聚集在一起成立了这个命名麒麟的组织。这个组织最早是一战前由上海滩的洋人与官商买办及江浙沪的商人富豪在上海成立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战火虽然不涉及上海,但是欧美的战事吃紧,命都不保,谁还有心炒股,尤其是做期货,绝对欧美市场才是主力阵地。后来战后北洋政府邀请杜月笙恢复的,49后解散,90年代再次成立。

当时麒麟社的巫医生等人都看不懂强穆杰的用意,蔡司令江湖老手,一看就明白是强穆杰想把阿宝踢出局,阿宝就关照蔡司令,邮票李和胖阿姨等用拖拉机账号跟着南国投的节奏,低盘接货。(拖拉机帐户就是一个主账户拖着多个子账户)这样你就搞不清楚谁是大盘主力。

这样宝总手里的盈利很快达到百分之十五。我数学不好,算利润搞不清爽,因为还要加上阿宝先还清所有的利息,但是宝总此时绝对已经赚的翻倒。

但是阿宝不是小股民,人家是做大事体的。 他想要倒捉强穆杰,让他出局。当时蔡司令担心服饰公司蔡总不同意,毕竟369拿现钞也是不错的。

当蔡总来找阿宝打听情况,阿宝让他给股民赠股,让股民有信心,蔡总讲要开董事会研究决定。于是服饰公司公布年报,股票一片红火,天天涨,人人买进这个股票等分红。股市散户一片欢声雷动,肯定比过年还开心。

但是强穆杰却提醒蔡总不要送股,他派人查到阿宝的两个金主是宁波服装厂的老板和林太,阿宝只是操盘手而巳。

于是就决定先砍去阿宝的左膀右臂。此刻服饰公司的蔡总就站队强总了,谁拉高股价我就跟谁。

强穆杰说服宁波服装厂老板撤资,又晓得了林太其实有李李至真园抵押做后盾的,于是便打电话要买李李的至真园,李李是商人,这一点与汪小姐、玲子就不一样了。这件事若放在汪小姐、玲子、与阿宝身上,上海滩是要讲江湖义气的。人家阿庆嫂开个茶馆,也要讲江湖义气第一桩了。决不会关健时刻釜底抽薪,出卖朋友。你看李李与宝总再贴心,在利益面前,背叛友情眼睛都不眨。所以网上说可惜了宝总与李李没有最后走到一起,这个绝对是错的。

李李即刻就同意加价百分之十五,强穆杰一口应承。后李李打电话通知阿宝,林太的股份转给南国投。不过她把盈利的三百万转给了阿宝,算是仁至义尽了,你阿宝自求多福、且走且珍惜吧。

此时阿宝无语。宁波老板与林太都已撒资,阿宝手上只剩自己3000万了,大家别忘了,西国投的融资是1:1的,也就是说,此刻西国投只能借给你3000万了。

这个时候,南国投又开始做空头回股,这个主要是想降低成本。比如,开盘10卖出,收盘9买进,持股数量相同,这样成本是不是降低了。这个在股市上就叫做阴跌。

这个时候服饰蔡总坐不住了,他盯住宝总,是你帮我们上市的,股价跌这么惨,你要出手,你要护盘!

宝总讲侬为啥还不向市场发利好消息,分红送股?此刻就是服饰公司蔡总有点垃圾了,他竟然赖掉了发年报时是同意分红的。侬同意分红,故才有宝总的股票舰队就到处吹风,说这个公司马上要有利好啦,于是散户资金纷纷入场。结果侬与强总与见个面,就发公告说不分红了!这在股市上就叫利空消息。利空一出,市场草民的心理是承受不住,马上股价就一路狂下。记得当年玩股票时,在股市10点钟开盘前的10分钟,电话是最忙的,亲朋友邻股民之间纷纷通电话关照:“侬买过哪些哪些股票吗?小心噢,听说这家公司今天有利空消息!”所以侬想这时候股票市场乱会不乱?大家一窝蜂的抛、抄底都来不及。

此时强总杀气腾腾的召开南国投大会,操盘手们个个斗志昂扬,誓言把阿宝彻底踢出局,让阿宝尝尝收尸的滋味。

阿宝呢,西国投的9000万巳经少了6000万。再加上前面第二次进场用掉的资金,此刻宝总手上只剩 3.300万。并且,其中的3000万还是蔡司令等券商募集的。阿宝手里自己的本金最多只有300万,也就是说,如果股价再跌到10.88那么西国投就会强行卖股,这个就叫平仓。这个我们不炒股也会明白的。投资公司与银行借钱给你,你是不要激动的,它是在做生意,而且在做“宝大祥”的生意,只赚不赔的。它们永远是只做锦上添花,决不会做雪中送炭之事的。

如果股价跌到10块钱,阿宝确实就身无分文了。至此,阿宝是不是要唱一出十面埋伏,乌江自刎的大戏了。

此时和平饭店里面和风细雨,宝总仍笃悠悠在酒店看着窗外风景喝咖啡。外面的股民都快疯了。

蔡司令问他怎么不急,宝总讲再等等,还没到最后时刻。

蔡司令心在胸腔里快放不下了,叫起来说:“这还不是最后?”

应该说,这时候的阿宝是被打的只能败下阵来,因此他决定把个人的现金部分取出来分给蔡司令,邮票李和胖阿姨,宣布他们小乐惠舰队暂时解散。

但是此刻的宝总在等第三方“麒麟会。”

按道理讲,宝总都四面楚哥、穷途末路了,麒麟会凭啥要帮他?

只要明天股市一开盘,西国投平仓,麒麟会与强总都是收尸队,散户与阿宝出局。

但是此时的市场已被强总做空,股价巳跌8块,宝总亏了3000万。大家都亏的。

并且如果此宝瀛大战强穆杰赢了,从此股市就不再是麒麟会的天下,沪市的主场便拱手相让给了南国投,民族气节何在!这个不是我狭隘的地方主义作祟,这是根据上一场宝瀛大战得出的推理。我想,就算麒麟会没有意识到,就阿宝这种虽独孤求败性格,但不失英雄本色的人,绝对应该想到这一点。


  因为麒麟会也买了服饰的大量股票,况且他们又没有原始股,南国投压低股价对他们也是损害,而且兔死狐悲,南国投成功后,下一个目标是不是就吊打你麒麟会?这次如果帮你宝总一把,是不是可以先打趴你南国投?

2个亿的盘子,我麒麟会与你宝总先分羹。

这里就是南国投没有防备的麒麟会这只黄雀。毕竟里面都是比爷叔还爷叔的老法师。

交易所已通知明早务必把资金补齐,否则就要清盘。

但是此刻事情有些倒过来了,如今宝总舰队巳散,反而麒麟会舰队被捏住了命脉。巫医生说的很清楚,他们也重仓了。

阿宝现在似乎是在赌一把麒麟会,看你舍不舍得陪自己一起倾家荡产。

麒麟会不是雷锋,不会随便做好事,让你阿宝赚便宜,他们要按照他们的游戏规则来。因此一直等到第二天开市时最后时刻,麒麟会给宝总来个60秒倒数。他可以给西国投3000万护盘,但你阿宝要把手里的盘子全部拿出来,巫医生并表示还可以给阿宝200万现金,或者是给他300万股齐山煤电的法人股,每年可以得到相应的分红。,阿宝拒绝他提出的两个条件,倒过来给巫医生5秒时间,麒麟社把收购川沙的那块地交出来让村民自主经营,他从此退出股票交易市场,巫医生权衡再三才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强穆杰做好了想亲眼看着阿宝出局的场面,交易所送来强行平仓的通知,阿宝一直没有消息,王总知道他也筹不到平仓的资金。

蔡司令懊悔当年把阿宝拉进股市,胖阿姨和邮票李捨不得解散舰队,眼看股市就要开盘,阿宝一直没有出现。

最后5秒钟宝总私下和麒麟会达成了交易,宝总永久退出股票交易市场,麒麟社把收购川沙的那块地交出来,租给让村民自主经营,自己在服饰公司的原始股交给了麒麟会。

其实逼迫麒麟会低头的,是因为阿宝掌握了一个商业绝密信息,就是麒麟会买的土地里有20亩是阿宝的,他们在找主人,想买下这块地,这个就是当初阿宝给发根儿子阿四去打理的那块土地,阿宝可以不卖给麒麟会,由于这块地是夹在他们地的中间。这样就会影响他们扶持公司上市,关键就是这个,才让麒麟会在最后5秒妥协的。

网上说这块地是川沙迪斯尼的地,这个都是编故事,自己乐乐,人家剧情没有讲。

最后麒麟会老大的一句话是对的,我们不是帮他,是自救。

服饰公司股权争夺战落下帷幕,强穆杰、宝总出局。宝总去川沙种地玩花草,强穆杰因损失惨重,刑事诉讼被判3年牢狱。

阿宝与汪小姐的5年之约,俩人的形象一个浦东、一个浦西。

姜育恒的歌:  

再回首 云遮断归途

再回首 只有那无尽的长伴着我 

王安的歌:

昨日向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花花世界 鸳鸯蝴蝶……。

《繁花》剧分解全剧终 18/1/2024于悉尼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