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农事·约(拒马河诗话)
作者:杨学芳  发布日期:2024-03-21 11:04:53  浏览次数:180
分享到:

春耕,意味无穷的农事美学。时令中的倜傥风流

春来了,农夫要下田。待耕的是二月,猫咪叼走的是冬眠  

不晓历史,最终还是要退回历史的。明晰来路,方无悔前行 

以真诚,尊人间所有美好。以己优,赢四海之敬 

没有深沉,何来坦荡?

蒙昧中,一切出彩皆是灰色黯淡的,所之风物皆无不形色猥琐

沉默,一定是遇到了比张扬更巨的困惑

操守与情怀,人当珍爱的两大品相

时间是一个打谷场,可以晾晒一切风物与世事

约与束——高级的养生。紧缩的是质地,裕出的是空间

微凉——春之气质。春身世的叙事,四季最敏感舒宜的一款

让蚂蚱越过冬季,那是上帝都为难的事

母体的意义在于分娩新生命,优质的古文明朝向的一定是新的发现

行的意义在于过,过的意义在于出

自从诗来,我的白昼失明了。我沿着打烊的长夜流浪、拾荒。向着微光的天际

我与一颗星相距十二里,隔着一峪尘埃,几座圆周率数点环飞的荒岭(3月14日,国际圆周率日记。笔者与圆周率大成者祖冲之为同乡)

当你升起后,原来的高不可攀瞬间雾化了

严冬,故里的石板屋檐下,同时垂挂着成排的冰凌和我的诗句

不知几时,日常中的“正常”不见了。太阳恍惚,地球已在流浪

陈旧式血栓赛与陈旧式认知栓塞,往往共生于我们的大脑,发挥着几乎相同的作用

丰饶的物质生活里,我们可以过出纯一的精神日子


上一篇:复活节在吟唱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